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胡同里的小花——鬼子姜
□郭双成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7-31 09:33
分享到:
更多

  无论院子大或小,住了多少人家,老头老太太们都爱在小院空地、墙角房边种上几样小花,美化、点缀生活。什么喇叭花、芨芨草、胭粉豆、鸡冠花、西番莲、夜来香,等等。特有趣的是,摆在窗户台或院里的花盆可就千奇百怪了:有瓦罐、玻璃瓶、罐头盒、用旧的洗脸盆,还有用木板钉成的小木箱,真正的、又挺讲究的烧瓷花盆却很少见到。反正装上土就下种子,目的是让它长得满院子叶绿花红,添些生活气息;再有就是这些花花草草,有的还挺实用。比如学名叫凤仙花的芨芨草,小女孩子们称它“指甲花”。吃了晚饭后,几个小女孩凑一块,把粉红的花瓣收罗一点,研磨成糊,涂抹在手指甲上,包好不动,第二天洗掉,指甲就变红了,很让女孩子们心动又欢喜。

  房前屋后有些花花草草,给下了班的人们添了许多闲聊的话题。可还有一种花既上不了房屋的窗台,也占不了小院的“中心地位”,登不得大雅之堂。只是偶尔触动了感慨的心弦,人们才会说到它,喜欢它,感谢它,就像想起了某某贫而有志的老邻居。它就是小胡同大杂院里不怕冷落,倔强生长的“鬼子姜”。

  一说起鬼子姜,现在年岁大一些的人还会有记忆:在胡同的边边角角,在院子的墙根旮旯,或是在两个院子的分界线上,可以说有一点点闲地儿,就有了它的“阵地”。它高高的身材,叶如小扇,黄花似葵。老辈人说它,天旱不盼雨,水多不望晴;人不栽种我自长,地下生根是菜粮。鬼子姜,俗称洋姜,姜不辣,学名菊芋,是一种适应性强,对土质要求不严的植物。至于,为什么有这个名称,说法难求。有人说它是外来的“洋姜”,民习:凡洋则为鬼子,所以叫鬼子姜。有人说,此物无处不在,今年砍伐明年生,大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气概,神出鬼没生长在不播良田不种瓜的闲散角落,故称鬼子姜。

  鬼子姜,它身高2米,黄花单片,并不美丽。再说女人赏它必须头仰目抬,好是累人,所以不喜欢。它叶多零散,身枝纤细,无婀娜多姿之趣,男人也不亲近。可是,院子里的老人们尊重它,尊重它自生不灭,生得顽强。院子里的主妇们喜欢它,喜欢它既是美味小菜,又是饥年饭食。因此,人们任由院里花开树长,怎么着,也要在院落四角,留给这并不美艳可招人敬重的“自生自长”的鬼子姜一片立足之地。它夏天长得疯快,开出许多小黄花,地下结出许多鬼子姜。到了秋风起,枝叶枯黄了,院里的大妈们又收拢起,用它引火点炉子,烟青火亮不熏呛。来年开春不经意间,那向阳的墙脚与墙根,就又是一片绿叶小黄花。

  鬼子姜的根下生长许多块茎,大些的似老姜,小点如螺蛳。外皮粉红或土黄。这种鬼子姜,大块的可煮熟食用,比不上白薯(地瓜)甜软好吃,但在饥馑之年,它就是救命的口粮。小一点的可腌咸菜,清脆可口。有名的锦州小菜中,它是主角之一。因此胡同里的人们都说,若是看花,鬼子姜长的太高,黄花单片,难入法眼。可它却有比花儿美丽感人的特长,为生活提供食物。而且,它不需人工浇水、施肥、洒药。它生长在院子里,是风景,是作物;它生长在村外地头,是防风沙的墙,是固水土的堤。人们不用管理它,它会越长越密、越壮大。

  我家的后院,靠着院墙长有许多鬼子姜。秋后母亲让我帮她挖,能挖出许多大小根块。于是,我妈就前院后院,张家李家去喊老姐妹们来分享“不劳而获”的丰收。用洗脸盆装,一家二三盆。烀着吃时,水要少,最好烀熟时又刚好要干锅了,这样吃着有甜头。腌咸菜,鬼子姜可“独立”成菜,也可搭配朋友,如芹菜、豇豆、辣椒、苤蓝等。如小菜腌时兑些虾油,味道更妙。如今超市里锦州小菜三五块一袋,您买来尝尝,那鬼子姜就是爽脆可口。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