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图片
昆曲梨园梦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7-17 09:14
分享到:
更多

  □张芷萱

  不知从何时起,我喜欢上了昆曲艺术。或许是课堂上的耳濡目染,抑或是文字里的情真意切,又或是中州韵中的温柔小意,让我不觉痴迷其中,三月不知肉味。

  昆曲乃百戏之祖,它糅合了唱念做打、舞蹈及武术等,以曲词典雅、行腔婉转、表演细腻著称,因此它给观者的听觉、视觉感受也是极为丰富的。昆曲之美在于声色,在于情,更在于境。

  昆曲的声腔以清丽婉转的水磨调传世。“水磨调”顾名思义,好像古代水磨漆器、水磨糯米粉一样细腻软糯,仿佛一字字一句句,缓缓悠悠,娓娓道来,婉转间更能体会那种文人的闲适之情。唱长拍的音节时,要用橄榄音,就像一朵花由含苞欲放到绚烂盛开再到安静凋零,由浅入深到浅,气息的黏连好似唱完了一生一般漫长,其间的起伏却不觉乏味。南昆中最耐人寻味的,莫过于其唱词使用中州韵姑苏音演唱,尖团音的变化,让曲词多了一丝俏丽清脆。

  昆曲不似越剧有纷繁艳丽的舞台效果,一个场景的塑造往往需要演员一个人的表演,这就使“载歌载舞”成为它的一大特点。几乎所有的行当都有其特定的舞蹈动作,比如昆曲《西厢记》中佳期那一段戏,表演侍女红娘的贴旦有着近乎十五分钟长的“十二红”,需要演员一个人通过唱演舞蹈来体现红娘心中曲折细腻的心思。著名戏曲家梁谷音曾介绍道:“这一出戏红娘要像花蝴蝶一样在舞台的每个角落飞转,让观众感受到红娘的俏皮,而不觉得烦闹。”值得一提的还有《牡丹亭》中的衣着形态。月白浅粉的衣裙上绣着清丽的花朵,长长的水袖,婀娜的身姿,让观者不觉跟进到了美的梦境中。

  若说昆曲其美,不仅仅浮于表面,真正动人的是那情。最美的莫过于《游园惊梦》:“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杜丽娘正值青春年华,看着这春光好景,心绪万千,如痴如醉。少女的情态是这般醉人,让听戏的人也醉在那一片春光中,无可自拔。“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也。”汤显祖塑造了这样一个跨越生死的至情之恋,将人们的审美诉求、对情突破理的呼唤深藏其中,透过演员的一举一动展现在众人面前。

  昆曲美的价值,在于它高度的写意性,运用想象与夸张,创造意境,传达神韵。它不限于对现实的描摹,而是通过一方舞台,将该展现的淋漓尽致发挥出去,留在读者心中的,便是那久而不散的意蕴。它更像是一种诗化的表演,把声情与词情融合在一起,达到一个综合的境界。它不仅仅是一种形式美,而是可以升华到精神境界的一种美。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中提到:“这是一种高度提炼的美的精华。”

  在这之前,一说起中国古典戏曲,我能想到的除了每年春晚的文艺汇演,就是那街头巷尾老爷爷嘴里哼着的咿咿呀呀的旋律。似乎艺术就是这样,知之者爱之,而不知者将其奉为阳春白雪,不敢轻易尝试。

  戏曲似乎已经老了,代之以年轻人耳机里愈来愈快的鼓点与风花雪月的吟唱。人们更愿意花几十块去电影院看一场酣畅淋漓的电影,而不愿坐在戏园子里听上那么一出戏。但戏曲艺术是不朽的,它不需要简单的复制粘贴,更需要一种艺术传承。愿戏曲常在,愿爱戏者常在。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