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论坛
回到老菜园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7-05 09:48
分享到:
更多

  1

  记事的时候,家住在乡下,院子里有一个菜园子,里面种满各种各样的菜。各种各样的菜长满了垄沟垄台。渐渐长大后,这些菜竟长在了记忆的垄沟垄台上,鲜灵灵地,再也抹不去。为此,我称我那菜园子叫老菜园子;为此,我专门为它写了一本诗集,叫做《写给老菜园子的信》。现在,老家的老菜园子真的老了,在岁月那边,荒草已将它覆盖。也知道,童年的菜园子永远失去了。城市的家再也没有歪歪扭扭的篱笆墙,铝合金的窗台下再也没有一块可以长出鲜菜的土地。

  2

  参观一座带菜园子的楼房,我在屋里见到了一个菜园,钢筋架着的,水泥扛着的,横卧在阳台上的一畦菜园,有肥沃的土,有湿润的水,有横竖的垄,有红绿的菜……只要住进这样的房子,就能享有这块园子。呵,世间竟有这样的美屋,携带着菜园子的楼阁美屋!与那些独楼独院别墅不同的是,这不是露天的园子,不是只在夏天滋长的园子,而是,长在阳台上,承着四季的暖,阳光和音乐可以漫卷而入,寒冷和尘嚣再也无法侵扰的菜园子。

  3

  要是拥有这样一个园子,便可以四季随意荷锄而作了。像爷爷那样,扛着细齿的耙子,沿着垄间晶亮的小道,从一头走向另一头,嘴里叨念播种和收获,手指掐算着今年和来年,做地主,做富农,做汗水淋漓的土地佬;像一棵老老实实的庄稼一样,枝繁叶茂地活着。土地是爷爷的命根子,是爷爷的劳作,也是旺了爷爷心的福。拥有这样一个园子,我也便拥有了命根子、劳作和旺了心的福。

  我将像爷爷一样,卷着一腿高一腿低的裤管,赤着脚,从垄的这一头走向另一头,每天走一遍。渐渐地,把自己走成一朵花,走成一颗菜,走成一棵庄稼。

  4

  我将怎么对待冬天呢,拥有了这样一个园子?那掳劫万物的寒冷,我将怎样隔着一层玻璃,狠狠地报复它呢?那欺负了半辈子生命的寒冷,该被我怎样挡在外面?大北风该怎样栏杆拍遍地号叫?老寒流该怎样横冲直撞地乱踢?

  阳光热着,暖气热着,音乐热着,我的园子暖呼呼。这冬天,我将沿着墙根细密地种下一圈茉莉,繁茂茂的,绿莹莹的茉莉。好好地培植它,一定要它在大雪纷飞的冬天,在最冷的时候开出花,那些细碎的、白色的小花,沿着玻璃墙,开满整个园子,园子将飘满浓郁的香气。

  让那从远处来的雪花,那开在天空的细小的白色的雪花,奔赴而至,就在窗外,就趴在玻璃上,看着白茉莉,气倒在窗上,一点点融化。

  5

  我将在园子里种满各种花,让世界上的最柔最美盈满我的园子,那时我不叫它菜园,而是花园。

  那将是怎样的花园呢?两畦紫罗兰,安徒生的紫罗兰;一簇红蔷薇,歌德的红蔷薇;三行菊,陶潜的菊;一挂婆罗花,泰戈尔的婆罗花……每一朵花心儿里都坐着一个诗魂,每一缕香气都吐着独特的芬芳。对了,一定要给唐菖蒲留一块宽裕的地儿,那是我爱了一辈子的花,那是怡然自得的自己,守住一角,由着性子,恣意地盛开。

  在通往万紫千红的小径上,要撒满蒲公英的种子,雾气濛濛的早晨,蒲公英第一个醒来,开满花径。金灿灿的小路,铺在脚下,当每一个脚印踩过,脚窝里便开满鲜花。

  6

  夏天的早晨,推开窗子,向远处招手,招来一只蝴蝶;日暮时,再招来另一只。让两只蝴蝶在园子里翩翩起舞,让园子成为它们的家。就不要蜜蜂了,蜜蜂只知道一个心眼儿地干活,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蝴蝶才好,蝴蝶知情达意。两只蝴蝶一定会在园子里一见钟情,然后一前一后地缠绵悱恻,一左一右地海誓山盟,让整个园子飞满爱情。再给它们取两个稍微古典的名字,一个叫梁山伯,一个叫祝英台。那时,它们不用让自己又假装又拿捏,没有楼台也天天相会,没有井台也十八里相送。

  7

  而在满月的夜晚,这园子将会怎样呢?

  月光从宽敞的玻璃窗泻下来,泻满整个小园。那是李白的月亮,也是东坡的月亮;那月光不仅沾满诗意,还沾满仙气。在这样的月光下,在午夜到来时,什么样的幻象不能出现呢?

  所有的菜都会扭动着身子,从菜畦里跳出来,舞动绿袖,翩翩起舞;所有的花都会系好香喷喷的花冠,轻轻摇摆,嘤嘤歌唱。在轻歌曼舞中,一个仙子从花丛中幻化而出,是亭亭的兰花?是妩媚的玫瑰?还是优雅的水仙?

  揉揉眼睛,看清楚了,这不是梦。这样的园子,这样的午夜,这样的月光,什么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8

  东篱把酒,暗香盈袖。围着这般的绿肥红瘦,该不忘饮一杯李清照的淡酒。

  依园门处,置放一方梨木小桌。一把折扇,摇出一缕南宋清风;轻啜慢饮,遍尝岁月万般滋味。先是站着,再是坐下,最后躺靠在摇椅上。那是浸在淡酒中慢慢流淌的时光,也是映在花影下渐渐远行的年华。让每一次淡酒都洒一点,故意洒一点,洒在地上。人微醺时,土也醉了。等到整片园子都醉了,人也老了。

  很老的时候,我将走不到园子深处了。只在园门的躺椅上,睡眼昏沉地看着这个伴过大好时光的园子,久久地看着它,不说话。那时,青菜绿着,瓜果红着;芭蕉绿着,樱桃红着,而年轻过的菜园子已变成了老菜园子。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