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人物
鲁迅的一笔捐款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7-05 09:48
分享到:
更多

  时隔两年重访北京西山脚下的李大钊烈士陵园,竟出乎意料地得到一分收获。在陵园东厢房纪念室的北隅,展橱里陈列着“民国”二十二年四月“捐助李守常(笔者注:大钊字守常)先生营葬费收据”(复制品)。诸多单据中有一张赫然写着:”鲁迅,洋五十元。”

  正是这笔看似普通却不寻常的募捐,在我心灵深处引发震撼,驱使我数次前往鲁迅博物馆、鲁迅故居、北京大学校史馆、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等处,作番考察和求证。

  相比今天来说,鲁迅生活的年代,募捐并非司空见惯。鲁迅一生募捐了多少次,也无人统计过。那么出于何因,鲁迅为李大钊募捐呢?这得从俩人的一段过往说起。

  鲁迅1912年5月由南京迁至北京。1916—1927年蔡元培任北京大学校长。在他麾下,汇聚了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鲁迅、沈尹默、刘半农等诸多知名学者教授。其间,这些人又都为《新青年》撰稿并轮流担任编辑,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推动者。李大钊发表了《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等数十篇政论文章。周树人首次以鲁迅为笔名在《新青年》上发表小说《狂人日记》。鲁迅评李大钊的文章是“先驱者的遗产,革命史上的丰碑”。鲁迅还为李大钊已编集的部分著作写序,足见鲁迅与李大钊友情甚笃,也难怪有人用“清任高风均平理想同心深契乐亭君”来颂鲁迅与李大钊的战友之谊。

  李大钊于1927年4月28日被奉系军阀张作霖处死后,其灵柩一直存放在宣武门外妙先阁浙寺内。l933年4月,北平地下党组织和各界人士共同努力,决定为李大钊举行公祭和公葬仪式。当时,北京《晨报》以《李大钊身后萧条》为题报道说:“李之乐亭原籍,家业毫无。生前唯知向学,不事生产,平素又极简朴,故境状萧条。”李大钊之孙李亚中后来回忆说,祖父“去世后家里的财产仅有一块大洋。由于没钱安葬,只好举行公葬,也就是以向公众募捐的形式安葬。”中共地下党以“河北革命互济会”的名义,发表《为公葬无产阶级导师李大钊同志宣言》。蒋梦麟等北大的十三名教授向社会发起募捐。鲁迅、李四光、钱玄同、胡适、周作人、易培基、刘复、张慰慈等百余名师生及生前好友,先后两次共捐款572元。其中捐一元两元的有之,捐十元二十元的不乏其人。随便举几个募捐人及数目:李四光拾元,周作人贰拾元,胡适贰拾元。唯独“今收到鲁迅先生捐助李守常先生营葬费洋伍拾元”的单据,为所列数额最多的一笔。

  处在那个时期,鲁迅同众多知识分子的命运一样,经济拮据。这一点,我在鲁迅博物馆找到了佐证。在李大钊就义的前一年即1926年5月,一张鲁迅在北大任教的“薪俸收据”上写道“金额拾捌元”。我猜想这应该是鲁迅一个月的薪酬(当然也应有别的俸禄)。如此微薄的收入,却能一次捐出50元,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同时表明了鲁迅的无私与慷慨。而这无私与慷慨中更蕴含着伟大。

  这里有个疑问。李大钊就义那年,鲁迅辗转厦门、广州,年底携许广平到上海定居。时隔六年后的这笔募捐款,莫非鲁迅专程由沪赴京所为?尚无史料证明。会不会通过亲友代交,抑或经邮局汇款?也不得而知。我认为这都无关轻重,也就没必要再加以考证了。倒是想给北京鲁迅博物馆提两条建议:其一,把鲁迅的这笔募捐从李大钊烈士陵园移至贵馆;其二,增补许广平在鲁迅墓前致悼词全文:“悲哀的氛围笼罩了一切,我们对你的死还有什么话说?你曾对我说,我好像一只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牛奶、血。工作呵,工作,死的前一日还在执笔,如今希望我们大众锲而不舍——沿着你的足迹。”两条建议既可以充实馆藏文物,又能平添文史资料价值,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鲁迅是伟大的。这早被他一生奋斗的轨迹所证明。正是出于对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的仰慕,鲁迅对红军长征胜利后东渡黄河抗日的壮举寄予厚望,称“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人类和中国的未来”。鲁迅确实伟大。他在上海病逝后,为他抬棺的有萧军、靳以、胡风、巴金等15位作家;治丧委员会成员有蔡元培、毛泽东、宋庆龄等领袖以及在诸多领域够得上鼻祖、大师、泰斗、巨匠量级的人物。毛主席还亲笔题写“鲁迅先生之墓”,评价他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

  鲁迅说:“死者倘不埋在活人的心中,那就真真死掉了。”是的。鲁迅的时代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而他的精神离我们却越来越近。鲁迅永远“埋在活人的心中”。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