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名人佳作
能上你家坐坐吗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6-26 09:23
分享到:
更多

  □郭双成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这是孟浩然的诗《过故人庄》。说的是他应朋友邀请去串门,朋友家山林风光,环境优美;两个人饮酒闲聊,高兴。临别,诗人还约定“重阳节哥们儿还来啊,到时不但要观赏你家的菊花,还要喝菊花酒”。看来两人挺熟悉,是朋友,是邻居,常来往,不见外。

  俗话,远亲不如近邻。过去小胡同大杂院岁月,张王李赵,五行八作,邻居都处得像朋友,像兄弟一样,相互帮衬着,过着虽说清苦却十分开心融洽的日子。无论冬夏,只要在胡同里见到了,大婶大嫂子们,都热情地说:“好几天没见了,快到屋里坐坐。”拉着手,说着,笑着。胡同里的老百姓不会做诗,那时在胡同里却有几句顺口溜:“王大妈,李二婶,快快进屋歇歇腿儿。累了抽袋烟,渴了喝口水儿,上炕唠唠嗑瓜子儿。”人与人,户与户,处得亲切,友善无私。我记得,小时候我妈的屋子里,总有两个柳条笸箩,因为总用手摸,那柳条子都被磨蹭得发红锃亮。一个是我妈的日用工具针线笸箩,另一个是烟笸箩,里面是一些旱烟,一点卷烟用的白纸条,我大姑和刘大婶一进屋,总是先装烟袋后说话。我妈不抽烟,但是,她不许我们动她的烟笸箩,她常说“那是我招待人的,别给我动”。别给动的另外原因是这笸箩里还有一副纸牌,就是俗话说的“看马掌儿”用的纸牌,有的地区也叫游浒,类似麻将。有时候男人上班了,孩子们上学了,忙中偷闲,老姐妹们就来点“雅趣”,摸把纸牌,娱乐生活,没有输赢,就是个乐趣。串串门儿,坐一坐,俗话“主雅客来勤”吗,慢慢一品,就知道谁家随和,谁家院墙上搭梯子进,房顶上开门出了。要是有这样生分的邻居,大伙就会出于好心对其耐心地“小火慢炖”:把他焐熟。

  那时候,你要是下班一进院子闻到一股鲜香的韭菜味,就会来一句:“谁家包饺子了,这么香?”因为都是在院子里做饭,包饺子的大婶就开口了:“香啊?一会来尝尝吧。”问话人手一举:“今天就免了吧,我煎小黄鱼呢。”一问一答,显出了邻居间处得红火。若是冬天,大嫂大妈们上街买菜碰见了,总是要拉着老姐姐或大妹子到家坐坐。“到家坐坐,我家那炕可热乎,暖和暖和再走。”这都是挂在嘴边的话。其实呢,根本没有什么事,你也不是为了求我,她也不是找你干啥事,就是个亲密无间的邻居,说说唠唠。人嘛,总不能把自己整得那么曲高和寡,弄得不食人间烟火,拿腔装蒜充大个儿吧?民俗民风,市民百姓过的就是俗日子。记得陶渊明《归园田居》:“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农民相见,说长道短,唠的就是农事。胡同里的男人女人们,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大的,无非是咋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咋帮衬着别人也把日子过顺当;小的,煮高粱米粥放上一点点面碱,粥就易熟、黏稠、好吃。大酱缸不能落进雨水,进了雨水就生蛆等。这是她们的科学知识;老刘家生小孩了,大伙要伸把手帮助,老李家房顶漏雨,星期天大伙出把力和泥给他抹抹。这是她们的公共意识。邻居嘛,邻居就是哥们儿,就是朋友,就不能“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朱子格言》有:“见穷苦亲邻,须加温恤”,就是要求左邻右舍,相助相帮,共创幸福。

  夏天热,几乎家家门窗都大敞四开,要的是个过堂风,凉快。那时候住家的不太讲究什么“个人隐私”。天热了,无论男女,大人小孩,晚饭后全在院子坐着,喝喝茶,纳鞋底,张家长李家短唠闲嗑。说的人传递胡同里外人与事的“动态”,听的人一笑,不褒不贬。当然,也没人上法院告状,说有人牵涉了他的隐私。有些文化的,给小孩们讲古,说三国西游。老奶奶讲“瞎话”,说吃饭掉米粒,将来娶麻脸媳妇;小孩子要是总骂人,嘴上就会生疮。那时候小孩子好哄,听了就信,信了就坚守。

  串门儿,到家坐坐,司空见惯。请邻居到家坐坐,拉房前屋后的老伙伴上炕暖和暖和,是礼貌,是人情;是一好换俩好的友善、和谐。这也为社会环境美提供基础。那时,派出所的户籍民警几乎天天都在胡同里走动,大妈长大妈短地叫着,到这家坐一会,上那家呆一会,那真是“进一户,知三家”,这是工作艺术。胡同里大小院落,从没出现过砸人家玻璃窗、堵人家钥匙孔的事。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是小胡同里的风情,和谐社会。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