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夏天的凉床
http://www.syd.com.cn   来源:九九文章网 2018-06-22 10:39
分享到:
更多

  说起凉床,距今有六十多年的时间,那时我还是一位少年,还不知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只知道这个街道到那个街道的路,知道田家充水铺子,杨家小书店,李家酱坊和小学校在哪里,我生活的圈子就这么大,在这个圈子里经历冬天寒冷,夏天炎热,一年一岁。

  那个时候,没有空调没有电扇,记得我在夏天剃头,坐位的上方有一块厚布,后布一头用绳索吊在屋梁上,靠人拉动绳索,带动厚布晃动产生风,风很微弱,但有凉爽和舒服感。

  记得我们住的房子,象豆腐干,一个门一个窗户,房间堆满东西,光线暗淡,风在外面不进来,夏天房间就象火炉,太阳落山它还把高温藏在屋内,人们无法在家里睡觉,家家抬出凉床放在门口纳凉,整个街道的两边,凉床一个挨着一个向前延伸,细长的街道有夏日微微的晚风,人们感到满足和欣慰,那火炉的房间等到下半夜,才自然退温,有怕露水的人就回房间睡觉,而多数人一觉睡到天亮,有的还睡到太阳晒到屁股。

  吃晚的时间,家家把凉床当作饭桌,摆上菜碗,如果你走在街道的路上,就知道家家晚餐的内容,基本上以素食为主,偶尔有鱼有肉的碗碟,那是有客人在喝酒聊天,那时候的生活都在一个档次上,穿的能看到,吃的能看到,却听不到谁抱怨生活贫困,我那时还不懂事,有时在这家乘碗饭,那家吃点菜,也可以和她们孩子坐在凉床旁,共进晚餐。当然这都要自家父母的同意。有时父母不同意,我就端着饭碗走动,偷偷接受大人挟给我的菜。

  晚餐后,凉床又成了娱乐地,有的坐上面下棋,有的在凉床的一头打牌,有的围在凉床四周听故事,还有仰睡在凉床上,看星空的月亮,凉床好像是舞台,表演黑暗前的各种节目。

  那时,男人只穿短裤头,肩上搭着揩汗的毛巾,手上拿着扇子,女人比男人多一件上身短袖褂,谁都没在意露胳膊露腿,不文明不雅观,谁也不在呼自己和要求别人的检点,人们的眼睛是纯洁的,心灵是朴素的,也就不会发生,谁对谁起了歹意,谁睡在凉床上受到侵扰,总之,那个时候安全感是在人的名声中,凡事不会往害处想,也不会往坏处做。(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家的凉床和小凤家的凉床挨着,小凤妈小巧玲珑,小凤爸人高马大,两人站在一起,高矮,轻重差别大,在父辈看来,她俩没有一点夫妻相,听母亲说小凤妈原来是他家的童养媳,是小凤奶奶在菜场捡回来的农村女孩,从捡回来的第一天起,就把她看成自己的儿媳妇,到了十七八岁,知道事理的小凤妈,愿意和小凤爸过日子,俩人就睡到一张床上,到了二十八九岁才生出小凤,小凤是她俩掌上明珠,爱的不得了。

  我看过小凤爸在马路上拉板车,那板车轮子和汽车轮子一样大,有十几个轮子,十几个人拉,还有一个喊号子的,“哎吆吆,大家出把劲呀,加油拉,拉到大工厂,哎吆吆,机器轰轰响,城市大发展,哎吆吆,生活节节高”号子的词是喊号子人现编,拉什么货就喊什么也的词,他们是搬运大队的工人,从火车站把大件运往建设工地。新中国的建设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产生,老一辈子的他们深有感触。

  小凤爸爱喝酒,每晚喝两杯“老白干”,货真价廉的粮食酒,他喝酒不讲究菜,两块干子也行,一碗臭菜也行,没有菜有一碗面条,也能把酒下肚,喝完酒,小凤妈就端来烫脚水,让他跑脚,脚泡到水凉,老茧皮泛白,他就自己为自己修脚,脚翘的高,离眼睛一个拳头的距离,小心翼翼剪修老茧皮,如果没有先洗脚,这脚的臭气怕是被他鼻子全吸进肺里,就他这姿态也太不雅光,按现在,人早就离他八丈远,可当时玩的人就在他前后左右,不当一回事。

  小凤本人,继承了父母的优点,飘亮的脸蛋,挑高的身材,象一朵含包欲放的花朵,美中不足的是她的眼睛,落下父亲的遗传,吃过晚饭后,她就看小人书,书是在杨家书店租来的,她看书,眼睛离书太近,书把脸遮了大半个,那时候我听母亲说,她视网膜有问题,而且很难治好,他家在这眼睛上跑了许多医院,花了许多钱,还是现在的样子,眼大无光。

  我出于对她的同情,不客气地把小人书拿过来,一字一句读给她听,那时我己经是四年级的小学生,也认识不少的字,有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读完了还重头讲给她听,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我对读书产生兴趣,虽然是小人书,它也有完整的情节,通时画面加深对文字的理解,我有这读书兴趣真要感谢小凤,渐渐地我的作文水平,一下跃到全班第一名,老师和同学都感到惊奇,记得市教育局出版的《小学生作文选》,还有我的短文,我很清楚读书对写作很有帮助,特别是我在重新讲给小凤听时,一是,她及时指正我哪儿说的不对,二是,加深我的印象,那时,我知道写文章不能东扯西拉,画蛇添足,写文章就是说话,言简意精。

  小凤对我的帮助太大,到现在我都感谢她,人就是这样,遇到良师益友是一辈子忘不掉的,小凤是我初小的良师,六十多年了,我还忘不掉她,共同看书的时光,是那样美好,遗憾的是,我不知道小凤现在怎样,她的眼睛好了吗?她幸福吗?她还健在吗?

  我的少年不在有,少年记忆的画面己经模糊,凭借凉床的轮廓隐约浮现当时,百姓的市井生活,想用现在的笔墨着彩它,赋寓新的内容,然而一切徒劳,那是真实的,有泥土的味道,有泥土的色彩,有泥土的内容。

  虽然画面模糊,我还是把它珍藏,常常怀念,而又这样告戒自己:不要生活在福中不知福,不要在蜜坛罐里说蜜不甜,不要说永不满足是最大的动力,而我认为满足就是幸福所在,一个时代有一个代的条件,安心接受就是幸福,你能说那个时候的人们不幸福吗?躺在凉床上照样睡个好觉,吃粗菜淡饭照样长出健康身体。住在简陋的房子,照样安心生活。

  而我的孙子辈,总感到现在不幸福,原因在于比攀,我很当心这样下去的后果,在这篇文章中多叙了那个时代的生活场景,偏离写凉床的本意,-------我和小凤的爱意,请凉解。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