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沈水书吧
谷荻花开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6-15 16:33
分享到:
更多

  过了春节,冰封一个冬天的土地解冻了,太阳晒在脸上暖洋洋的。茅草似乎比其他花草都醒得早,匆匆忙忙从地底下蹿了出来,露出长矛般俊朗的碧绿叶儿。

  于是,怀念故乡的茅草,一大片,或者,就是其中的任何一棵。儿时的春风徐徐吹过,茅草更是恣肆疯长,随风摇曳,像一片片碧绿的荷塘。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说:茅叶如矛,故谓之茅。小时候不懂这些,只知道采谷荻,甜甜的,家乡管它叫“毛毛嘚”。

  茅草处于花苞时期的花穗,即茅草萌出的芽儿,学名谷荻。它细圆锥型,将中间圆滚滚的肚皮掰开,露出白色细细软软的絮儿。絮儿是可以吃的,嚼在嘴里润润的,软软的,甜丝丝的,有一种特别的土地清香。

  那时,只要看到野火烧尽的草皮,儿时的几双小黑手就会在黝黑的草地上哄抢谷荻。野火烧尽了干枯的茅草枝叶,谷荻尖尖的牙正好轻而易举地露出地面,孩子们不用费劲儿地剥去一层层的枯草,谷荻就那样一排排地站着,等着孩子们去哄抢。在那物质困乏的年代,谷荻是大自然在春天给予孩子们的最好馈赠,既是孩子们的零食,又是孩子们非常愉快的娱乐活动。

  印象很深的一次,为了提谷荻怕过了时节,放了学顾不上吃饭,约几个小伙伴儿就直奔小河沟的茅草丛了。因为谷荻虽生长时间长,但太早,茅草包着不好提,拔下来里面也是空的。如果谷荻长大了,又硬又粗,味道早变了。我们几个猫腰一根根地小心提着谷荻,提一棵,吃一个,不觉间肚子不饿了。渐渐地,小伙伴为找寻密实的谷荻分散开了,尤其是寻到一处谷荻厚实处,更是默不作声,匍匐茅草中提食。不知是累了,还是困了,我竟斜卧于沟旁一密实的谷荻处睡去了。后来,还是母亲赶来找到我。“傻孩子,净顾吃了!”说着,说着,母亲和我的眼里都湿润了。

  无论荒凉一隅,还是上学路上,都有谷荻,随走随提,一把谷荻塞进嘴里细细咀嚼。那清香,如今想来,是夜色中弥漫而下的月光,捉摸不到绵绵不绝。那甜蜜,如雨夜里一首撩拨心绪的老歌,不淡不腻且沁人心脾!掰开一只谷荻,美味不过童年。

  进入夏季茅草长势更加旺盛,田野里到处是一片片雪白的茅草花在风里涌动,仿佛一场规模宏大的仙女群舞。谷荻绽开成穗状白花,毛茸茸地顶在茅草头上随风起伏……

  《诗经小雅》有诗云:“白花菅兮,白茅束兮。之子之远,俾我独兮。”儿时不曾想过像茅草这般平凡的草芥,不仅能入药,还是纯洁爱情的象征之物。现在想来,我深信不疑。

  转眼又是一个冬季,家乡的茅草如今正枯黄在小河边静默不语。偶尔有顽皮的孩子,点燃几处茅草,青烟在昏黄的夕阳下袅袅升腾……

  想念故乡谷荻花开的季节。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