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名人佳作
那手搭凉棚的张望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18-06-05 09:10
分享到:
更多

  □张蓬云

  每每说起母爱,许多人立刻就会想到那是妈妈的味道,清苦的日子里,虽说是粗茶淡饭,可一经妈妈的手,它就会让孩子们立刻大快朵颐,幸福地长大。母爱也令人想到妈妈的手领着孩童行走,无论白天或黑夜,心里就再不怕路上风风雨雨。以及,妈妈那絮絮叨叨的叮嘱,和叮嘱之间的甜蜜、温馨。是啊,母爱,是世上再也没有比它更厚重的恩情;母爱,是人间任何情感也比不上的纯情。然而,对于我,除上述种种让我难以忘怀之外,更让我感动并最让我心颤泪流的是妈妈那手搭凉棚的张望。

  初中之后,我就上了个住校读书的学校,刚好16岁。这个学校叫“东北241航空技校”,在小东珠林街,是军阀张作霖建设的“东北陆军医院”旧址。这个学校供吃,吃得好;供住,住得宽敞。一切课本不收费,还发校服。但纪律严格,每周只能在星期六晚饭后才可以出校回家,星期日下午5点之前必须回校。那时,这条街上还没有公共交通工具,我每到周六晚饭后,就与家住北市场、西塔地区的同学结伴回家,回家看看妈妈爸爸,看看兄弟姐妹。在家住一宿,第二天洗洗衣服,下午3点就得回校。一到这时,我妈就非得陪我出家门,到胡同。我说我是上学,下礼拜六还回来,你回家吧。可母亲只是一笑:“你走你的,我在这儿看看。”胡同很长才到大街上,我回头看看,母亲还在那里;不同的是她左手挥动着,意思是你走吧,右手举在额头向前张望,许久,许久。

  以后我去安徽上学,毕业后去西安、北京工作。每次回家探亲期满返回时,我妈妈总是把我送到大街上,然后伫立路边,手搭凉棚目送我上车远去。有一次,我对父亲说起这事儿,父亲说“她要不送你,几天睡不着觉啊”。妈妈总是担心我生活中一大“短板”:从小我不吃任何肉类及肉制品,不吃任何鱼虾。我的菜就是土豆、豆腐及小葱咸菜酱,后来是鸡蛋。妈妈挂牵我,怕我长不大,担心我在外上学、工作可否吃得饱。有一年要过春节了,妈妈怕我吃不好饭,特意从沈阳给我寄来3个大咸萝卜,让我在合肥过了个有滋有味的大年。

  工作后,每年有一次12天的探亲假。请探亲假要年初交申请,由单位领导按生产任务安排,年初、年中、年末分期放人。我们是“三线”军工,不可春节时,一下子人全走了,生产怎么办?一旦被批准,我就会写信告诉家里:我什么什么日子回家探亲。为了这事,后来哥哥告诉我,只要妈妈知道我回家的日期,在此前三四天,妈妈就要每天下午5点多钟,站在胡同口那绿色的邮筒旁,向小西门的方向张望。

  “兴许早回来呢”,她这样想。

  夕阳西下,她左手扶持着邮筒,右手举在头上,半眯缝着昏花的眼睛,吃力地向摩电车站下车的人流看。一辆车,二辆车……过去十多辆车了,没见她的儿子,但她不失望。有时邻居大嫂见了,会说“张大妈又在这儿等儿子啊”。她点头一笑。有时,院里的大叔见了,就要拉住她的衣袖“老嫂子啊,信上不是说5号回来吗,这才3号”,陪她一道回家。

  后来,我调回沈阳工作。每周日,我必定回家看望爸爸妈妈。告别时,妈妈仍旧送我一程。记得她老人家八十岁那年,一次我去为她照几张相片。我要走时,她仍然要送我并说“我顺便买块豆腐”。出了家门,在胡同走着,我向她唠叨起生活工作中的一点点不顺心。她对我说:“碰上了烦心事,睡一觉就好了;要是觉得闹心,就出去走走。人啊,有钱,他就一张嘴,能吃多少?他就一个身子,能穿多少?眼下紧吧点,没关系,人要学会宽厚善良,就会有好日子。”

  临别,我说我送你回家吧。她说还要与邻居大妈大婶闲聊一会儿。我走出二三十步,回头看看,她仍然站在那,左手没有挥动,可提着的那块豆腐直晃荡。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