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周刊
黄小森:40年探寻光影密码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5-18 13:33
分享到:
更多

  黄小森

  1950年生。沈阳市文联副主席,沈阳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沈阳市手机摄影协会主席,辽宁省摄影家协会顾问,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沈阳工业大学客座教授。

  1985年,作品《暮归》《祖孙情》入选全国第十三届摄影艺术展览。1986年,《暮归》获沈阳市政府奖;《牧归》入选日本举办的第十六届国际影展。1987年,《牧归》获日本札幌市长奖;作品《糖葫芦》入选日本举办的第四十七届国际摄影展。1988年,在日本札幌市举办《黄小森摄影作品展览》。2000年被沈阳市委、市政府授予“百位艺术名家”称号。2004年获辽宁省首届金像奖。2006年,作品《甘南法会》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五届人类贡献文献奖。2008年举办个人摄影展并出版《至纯影像》作品集。2012年,作品《东北·乡里乡亲》参加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我一直思索着能否把自己从事摄影40年的感悟总结出来,与摄影同仁们、摄影爱好者们说说心里话。摄影的本质是什么?摄影的社会意义在哪里?促进摄影艺术发展的重要因素如何把握?怎样引导摄影创新和突破瓶颈?如何破解光影密码……一系列摄影难题在我脑海里久久难以抹去。

  我问自己,为什么从年轻时候起喜欢上了摄影?为什么一干就是40年?为什么不辞辛苦长途跋涉去寻找想拍的东西……”

  2018年1月,黄小森著《摄影艺术与摄影语言》由沈阳出版发行集团沈阳出版社出版,该书为沈阳市文联“沈阳市优秀文艺名家工程”丛书之一。

  2018年2月12日,黄小森在沈阳日报新媒体中心接受了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的采访。

  大院·乡下·工厂·文联

  黄小森说:“我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父亲是红军时期参加革命的,母亲是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父母对子女的教育很严格,父亲总是提醒我们:要向工农看齐。我的整个人生,都遵循着父亲的这种教诲。”

  “我小时候爱好比较多,爬树啊、摘枣啊、游泳啊,上学之后,就是爱好体育活动,‘文革’年代,我是初中生,比较单纯,在家里、大院里和小朋友一起玩,就开始对摄影感兴趣了。那个时候家庭生活比较富裕一些,可以买得起相机,就和院里的一些朋友们、发小们到处拍一些合影啊,名胜啊,人像啊。后来就赶上‘下乡’了,大客车把我们送到沈阳站,然后上了火车,拉到了昌图的许家店。我在农村生活了四年,回来之后就进了工厂,先在车间当学徒。三年学徒,头一年每月工资17块钱,第二年19块钱,第三年21块钱,出徒了,是二级工,38块钱每个月。”

  “在工厂当学徒以后,我被调到了武装部保卫科,那个时候正好厂子里也有相机,也有放大设备,更激起了我的爱好,到处去拍一些照片。”

  “1978年5月,我调到了沈阳市文联,专职搞摄影,一直到退休。我刚到文联的时候,胆子也大。1978年侯宝林来沈阳,在大馆演出,那时候没什么好相机,就是海鸥,我跑到台上,给侯宝林拍照片。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沈阳市摄影家协会是1984年正式成立的,成立之前,叫美术摄影会。”

  “从事专业摄影之后,自己比较刻苦,我深知,想要在摄影这个行业有所成就、有所发展,就得吃苦,就得吃别人不能吃的苦。”

  大车店你们住不住?

  “我到文联之后,整个1980年代,年节、假日没有在家里待过。五一,春耕时节,就到农村拍备耕场面,80年代,我拍农村、农业作品多了一些,农村题材,拍辽西的作品比较多,也拍工业,拍沈阳铁西的重型、变压器、鼓风机这样的全国著名的企业。那个时候叫深入生活进行摄影创作,现在好像不大提深入生活了,事实上,深入生活,是摄影创作的灵魂,真正的深入生活,是你要扎进去,要沉下来。那个时候要先坐火车,然后长途汽车,换几次才能到目的地。出去半个月,也就能有一两天的创作时间,还要和老乡沟通,交流,让他配合,搞摄影的人,可以说还要是一个导演,还要是一个组织者。”

  “1983年,我带着沈阳市搞摄影的六七名会员,骑自行车往沈阳郊区跑,到马三家子,大潘这些地方,到大潘,乡里的招待所没有地方住了,说还有个大车店,你们住不住,我们说得住啊。到了大车店,一个大屋,七八张床吧,睡觉的时候,我把棉衣脱了,鞋脱了,外裤脱了,穿着毛衣毛裤,盖着店里的被,被盖到胸前,上头盖自己的大衣,为什么呢?被子的味实在太大了。那个被子,一揉吧,嘎巴嘎巴响,黑油黑油的。我们有个摄影家,衣服都脱了睡,把衣服搭在铁丝上,他说是怕生虱子,睡到半夜,他起来了,我发现他在穿衣服,我说你起来穿衣服干嘛,天还没亮啊。他说,不行啊,被子太拉人了,我这身上都拉一道一道的了。这就是当时艰苦的情况。”

  “我当年所在的工厂,是沈阳第二印染厂。我们厂子那时候染灯芯绒,金丝绒。我在工厂是能干活的人,工厂染好的布,要送到东贸库,我就跟车队帮忙,扛那些货物。在农村时,我当过一年生产队长,当地老百姓批评我,说干得太猛了。积肥、起粪各种农活,我都干在前头,各种苦都能吃得了。”

  兄弟五人,四个大学生

  “当年推荐工农兵上大学,我也报名了,可是到了纺织局没批我,因为我父亲在市里当领导,有人说我走后门。我当年如果上了大学,可能就搞不了摄影,可能就也没有这一点成就了。我们家兄弟五人,四个大学生,四个党员。我两个哥,是文革前的大学生,都是哈军工的,两个弟弟,都是恢复高考之后考上的大学,大连工学院毕业。”

  “1985年,我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审核很严,必须参加中国摄影家协会举办的两届作品展,必须有两幅以上入选作品。那年,我们去抚顺龙凤矿创作,大家在一起讨论,切磋,互相帮助,很受启发。我当时的协会组织工作也很重,作品入选了国展,成为了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随后,作为市摄影家协会秘书长,我的绝大部分精力用在了协会工作上,组织展览,组织会员深入生活,虽然自己创作和参加比赛少了,但是我也没有放松自己深入生活进行摄影创作,每年也要找时间出去一两次。”

  还有哪个题材没被拍过?

  “我回顾自己40年来的经历,说到摄影语言,摄影语言实际上是通过镜头体现主题,体现构图,用光、线条等摄影元素,通过这些来表现景物或人物,使画面有很大的冲击力和感染力,成为一个很好的照片,这才能达到目的。看什么拍什么,不行。”

  “有人说,全国影展时,看到黄山,婺源,峡谷这种题材的照片,评委们就扔掉了,这种题材,不要去拍。我是不赞成的,第一,这种说法不对,作为评委,要尊重作者的劳动,这是最起码的要求;第二,如果说这样题材不行,你要给大家说什么题材行,什么题材可拍,我认为大家要真正深入生活,真正要深入进去。沉下去,去走访研究,运用好摄影语言把照片拍得进入极致,就是谁也不可否认的好作品。现在还有哪个题材没被拍过?但大多还没有拍到极致。”

  “有人问,为什么黄小森去这个地方去好几次?他是不是不会拍照片啊?因为我一次去、两次去、三次去,都没有拍出感觉到很满意的、能达到我要求的作品,所以就必须多次去。应该说,我反复拍摄一个题材,内心无休止的创作冲动,还是归结于对自己拍摄的画面里蕴含的摄影语言不能说服自己,需要深刻再深刻、简洁再简洁、厚重再厚重。”

  “现在人们感到摄影艺术发展,好像到了一个瓶颈期,没什么好拍的了,好多影展在用PS做了。我认为这是把摄影人引到邪路上去了,我们需要的是好好拍照片,而不是做照片。制作,如果是广告,无可厚非。真正的摄影作品,是面对面,一次性完成。”

  怎样才能拍得最美?

  “人民大会堂有一张照片《蒸蒸日上》,拍的是黄山的日出。风光照片,拍过了,时间过了,就不能重复,同样的时间、地点、构图,也不能拍出同样的效果,天气会有变化,不能重复。”

  “我认为,不要抵制风光照片。不要说哪个好哪个不好,要说哪个拍得好,哪个拍得不好。这对摄影艺术发展才是有益的。比如说拍风光、峡谷,要用天气去烘托。我认为,真正的风光摄影,在摄影艺术领域里,它是最高的,它像一首唐诗,用光、色彩、造型,天气烘托,非常有味道,而且难实现。”

  “风光摄影,也不是说难驾驭,关键是耐心和心态,一定稳住。比如说看到云海,激动之后要平稳,平稳之后要思考,沉稳下来。我有感受,我看到很好的场面、很好的景物之后,心情特别激动,架上摄影架之后,我的心平静下来,如何去表现、反映,脑海中的摄影语言就在那,光圈是多大,景深多少,画面怎么处理,都很熟练。最重要的是,一定带着感情去拍,一定是先有情,后有景,做文化人,一定要先把感情做好。感情,就是受到感染激发的那种情感。这时,通常脑海中照片的名字都有了,这样才能拍好照片。所说的极致,不是一次两次去拍,而是多次去拍。画面、构图,大家差不多,不同之处在于天气气氛的烘托,怎么能拍到这样的天气,是很重要的,拍风光要懂天气的变化,才能有的放矢。比如我们想拍绥中小河口,开着车就去了,一没云,二没霞,什么也没有啊,怎么拍?如果下雨时赶过去,雨后肯定有霞,夏天雨后很容易出现雾或者虹,就可能拍出一些比较理想的作品。”

  “看到雾了,也看到霞了,怎样才能拍得最美?就要看自身的审美了。这个时候和技巧没有关系,技巧大家都掌握了,难在审美意识,还是长期的熏陶,潜移默化的形成,不是上课听老师说了审美意识就是人对大自然的美的认识你就会了,而是长期的积累,有的人拍了一辈子照片拍不好,为什么?原因就在这儿。掌握了镜头语言就是摄影语言,从生活中、从自然中能挖掘出很好的东西来,而且可以运用这种手段去很好的表现。”

  理论支撑在哪?

  “现在摄影界往往把理论忽略了,总是讲实践,很多大家,也是注重实拍,但是理论支撑在哪?也会有一些东西需要探讨,也会有一些我们不理解的问题。我写的这本《摄影艺术与摄影语言》,是想给大家一点借鉴,读者能喜欢的话,在摄影艺术创作中,会有一个理论支撑,能够运用摄影语言去表现,拍出很好的照片。”

  “我想说说,我们深入生活照相机对准谁的问题,照相机要对准人民,对准基层,不是总表现苦巴巴的,不是总表现落后、苦涩和贫穷。贫穷的地方可以去,可以拍,但是要表现出一种希望,只要能表现出一种希望,就是好作品。”

  王英辉先生在《摄影艺术与摄影语言》一书序言中写道:黄小森恰恰在这种摄影艺术发展出现瓶颈现象的时候,适时提出需要对自己作品摄影语言的重要性引起足够重视,这是难能可贵的。他在此书中从摄影语言的基本作用、表现形式等方面入手,讲述了摄影语言是摄影艺术灵魂这一关键课题。同时,他完全用自己创作中的大量作品来做说明,是令人敬佩的。

  我也经常用手机拍

  就新媒体时代的手机摄影问题,黄小森说:“现在全民摄影,都用手机拍,我也经常用手机拍,掌握了摄影技巧之后,用手机拍,也非常好拍,手机是非常便捷的摄影工具,方便、快捷,被拍摄者不反感,还配合。你要把构图构好,怎么构好,还是要加强修养,尽量不逆光拍。”

  “手机拍摄,有普遍性,我们于2017年成立了沈阳市手机摄影协会,也组织手机摄影展,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我们搞活动,组织会员去千山,去盘锦的村落,到凤凰山,到小河口长城创作,手机摄影作品还有一个优势,就是马上可以和朋友分享。”

  “手机摄影创作也有摄影语言的运用问题,也不应该是浅显的随意拍摄,而应该是在展示美感的同时,彰显摄影作品中包含的一定的社会意义。”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王晓辉赵威

  徐小凌王韬博/视频魏爽/制图

  黄小森摄影作品

  帅正视频同步播出

  《黄小森:40年探寻光影密码》相关视频,请扫描二维码观看。更多视频,敬请关注帅正新闻客户端。

  黄小森摄影作品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