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名人佳作
紫槐花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5-17 11:10
分享到:
更多

  当我站在飘满槐花香的山林中时,以为是站在江南。只是这里不是江南,而是北方再平常不过的一座山林。山林里长着很多茂密的槐树,开着俏丽娇艳的紫色花瓣,像一串串“灯笼坠儿”,又像一只只娇小的荷包,一簇簇地挂在枝头。清幽的香味飘散在林中,引来蜂吟蝶舞。迷人的紫槐花,使一座高昂、素朴的山娇俏、婉约地伫立在面前。

  我是第一次看到紫槐花。一棵、两棵、三棵、四棵,高的、矮的、粗的、细的……它们参差不齐又铺天盖地地长满一片山峦,开满一片山坡,给山峦穿上紫色的霞衣,仿佛顷刻间,一片山就被霞光浸染和包围着,一圈圈的紫色光环,罩在山峦的上空,在阳光的辉映下,闪耀璀璨夺目的光芒,也把温热的夏天熏得欲昏欲醉。

  轻轻地靠近,仔仔细细地观察它,每棵槐树无论大的小的高的矮的,几乎都缀满了一簇簇花朵,每一簇又似按部就班,茂密丛生,一簇有几十瓣,甚至有几百瓣,像一个和谐的家庭,这个家庭的每个成员都不懒惰,都在努力,兄弟姐妹团结一心,向下伸展,模样差不多,身材差不多,扎的蝴蝶结也差不多。我相信它们每一瓣都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芬芳,也有自己的宿命。它们开满一季,不顾前程,不顾生死,奋力朝下,仿佛在生的那刻起,就做好了时刻与大地殉情的准备。这一幕,让来至山坡的人怎能不动容呢!

  面对满山的紫槐花,绚烂间,心绪夹杂了一点点哀伤,像看到自己未知及衰老的命运。“蝉发一声时,槐花带两枝。只应催我老,兼遣报君知。白发生头速,青云入手迟。无过一杯酒,相劝数开眉。”偶尔掠过的几声蝉叫,把诗人的槐花赋也引将出来,不免伤怀。

  其实,这片山林不止有紫色的槐树花,还有山里红花、野枣子花、零零星星的白色槐树花、菜花……在春末夏初之际,使尽浑身解数,在山林间争艳。不过,紫槐花尤为特别。

  很多花盛开时会骄傲地挺胸抬头、昂扬向上,充分展示娇媚艳丽的外表。槐花却显得低调羞涩,有根枝条有片绿叶的托衬,就能羞答答地开起来,没有豪言壮语,不够千娇百媚,像羞涩的少女,一片红霞的映衬,一枚“灯笼坠”的挂饰,就尽现万千风情。人美,在可爱,在优雅;花美,在姿态,在韵味。紫槐花的羞涩的味道,恰能表达它的韵味无穷的魅力。

  我们在花间驻足了许久。嗅槐花的香气,拍照留念,品赏山间花草,享受拥抱自然、徜徉自然的惬意的滋味。一位友人折来几根细矮的枝条,编成一顶草帽,在帽檐插几朵槐花,戴在头顶,然后,摆几下POSE,逗大家笑一笑。那情境,只有和几个知己离开城市的人群,来至安静的一隅,可以做到如此放松无羁吧。

  每种花草都有它独有的气味、独有的姿态、独有的形状。它们长在丛林、溪旁、梯田、坝埂,点缀着自然,点缀着四季,芬芳着我们的生活。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