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人物
徐成淼:从本土文化挖掘散文诗的现代内核
http://www.syd.com.cn   来源:中国作家网 2018-05-17 09:16
分享到:
更多

  你无限伤感地对我说:“花刚开,又即刻谢了,——好景不长啊!”让我对你说吧:没有花谢,哪能结籽呢?须知花开固然是“好景”,但收获却更是“好景”啊。

  你那么惋惜地对我说:“黄昏的景致是美丽的,可惜立刻要代之以黑夜了!”让我对你说吧:今天的黄昏虽然过去了,可是明天,不是有一个更美丽的早晨么?

  亲爱的朋友,把你的眼睛看着前面吧!

  ——《劝告》

  徐成淼:2017年是《劝告》发表六十周年,也是我文学写作六十周年。六十年在人的一生中,应当算是很长的一段时光了。在中国的纪年方式里,一个甲子,从来都是要郑重其事地对待的。那么我们就以此为契机,也来“郑重其事”一回吧。

  我一直以为,人的一生,许多事情,并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比如说把我和散文诗摽在一起,就不是我的本意。这事儿我在许多场合都提到过,说得比较透彻的,是2007年出版的《一代歌王:徐成淼散文诗选》序言。在那篇序言中,我这样写道:

  1957年早春,我还是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二年级的学生,刚满十九岁。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亮的日子,我们小班在老化学楼里上课。课间休息的时候,大伙儿跑到门外休息。那儿有一溜花坛,春花在阳光下开得正旺。有个和我同姓的同学一边赏花,一边叹了口气,说这花开得多好,可惜不久就要谢了。听了这番感慨,我心头一动,有些什么话想说。接着上课的时候,我就在小本子上写下了几句话。意思是说花谢是为了结籽,不应该为此而伤感的。

  那时我正读泰戈尔的《园丁集》和《飞鸟集》,读冰心的《春水》和《繁星》。课余时间就试着写一点短小的散文诗,并冠以《星星集》的总题。文前有一个小序:“我零星的思想,像涓涓的水流,从眉宇间滴下,滴在我朴素的诗篇上,缀成颗颗繁星……”。课间在化学楼门外花坛前的那一点感触,后来被我写成了一首题为《劝告》的散文诗。我把《劝告》和其他几首散文诗一起,寄给《复旦》校刊。校刊上有一个文艺副刊,叫“大草坪”。不久,我的《星星集》就在“大草坪”上发表出来,其中就有后来引发了“严重后果”的那首《劝告》。

  那年6月,我到杭州日报实习。实习期间,《文艺月报》编辑陈家骅到复旦大学组稿,把校刊上的《星星集》带走了。8月,我从杭州回到上海,看到《星星集》中的《劝告》和《给荣军》已被《文艺月报》以《〈劝告〉及其他》为题,发表在该刊八月号上。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地由一连串的“不经意”连接而成的。要不是徐姓同学在花坛前说了那通话;要不是我站在他身旁,听到了那番感慨;要不是陈编辑到复旦大学组稿,看到了我的散文诗;要不是他选中了其中的《劝告》,把它发表在《文艺月报》上;要不是有这一串“不经意”连接在了一起,我这一生就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

  但这许多“不经意”居然就这样连成一串了,可以说,从那时候起,我所有的遭遇,都是从《劝告》开始的。我就这样和散文诗结下了不解之缘,怎么也脱不开了。

  这应该是对《劝告》事件说得最周详的一个版本了。

  至于“这首散文诗意味着什么呢?”最简明的回答就是:意味着命运。《劝告》这件事表明,人的一生并不是事先有严密的设计,然后按照蓝图一步一步去实现的。人的命运中有许多偶然的因素,是许多偶然连接成人的一生。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