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王梦赓:复笔乾隆 潜龙腾焉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18-05-10 13:23
分享到:
更多

  王梦赓复笔作品

  帅正视频同步播出

  《王梦赓:复笔乾隆潜龙腾焉》相关视频,请扫描二维码观看。更多视频,敬请关注帅正新闻客户端。

  王梦赓作品局部

  挖掘城市历史,深耕地域文化,延续地缘文明,沈阳日报、帅正新闻、沈报融媒持续推出特别策划——盛京人物·融媒访谈,倾听名家口述历史,回放过往、品味人生,梳理文脉、分享感悟,立足现实、启迪未来。

  王梦赓

  1938年生,天津人,笔名厉影。曾任沈阳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学术委员、研究馆员,辽宁省文博高级专业技术职称评审委员、中国清宫史研究会理事、中国博物馆学会理事、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艺术委员、台湾艺术学会荣誉理事、辽宁博物馆学会理事、沈阳书协副主席、沈阳政协文史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会员,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终身获得者。

  书法作品多次出国巡展,并入选黄河碑林等风景名胜区。获国家、省级书法大奖几十次,多次出国讲学和学术交流,发表专业论文70多篇,出版专著七部。

  清乾隆皇帝曾先后四次东巡盛京皇宫,御制了大量诗文,但多数真迹已不复存在。沈阳故宫博物院有一块乾隆亲笔题写的“紫气东来”匾,是十大“镇馆之宝”之一,为国家一级文物。沈阳故宫凤凰楼现在悬挂的“紫气东来”匾是2010年复制的,复笔“紫气东来”牌匾的人,就是王梦赓,他被业界称为“王乾隆”、“宫廷御笔王”。

  2018年4月3日,81岁的王梦赓接受了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的专访。

  家学渊源

  “我1938年出生于天津,在北京读私塾,父母磨炼我,是我的向导。我家祖祖辈辈从事书画、文物、周易研究,爷爷是京东八县的秀才。我从6岁开始学习书法。那时候在北京,曾祖父教我读四书五经。我也是从6岁开始喝白酒,北京二锅头,60度,一杯。‘喝下去,你就是我们老王家人。’曾祖父就是这么说的。酒喝下去之后,我拿笔一划拉,写出一个物字,再写,又写出一个为字,在场的长辈们说,厚德载物,大有作为,你们家传统的传承,就是这小孩了。从那以后,家里准备了一个板子,我淘气了,就打。母亲给我讲大八义、小八义,三国演义,讲怎么做人。我12岁开始做诗词。我的家学渊源,就是从这来的。”王梦赓边回忆边说。

  “1958年,我考上了北京机械学院。上大学之前我就是学生代表,是北京四学子之一。当时被推为学子是有条件的,要求相貌、学习、作风等各方面综合素质突出。大学时代,作为学生代表,我的作文成为其他学生的范本。”

  “1962年,我从北京机械学院毕业后,一机部把我分配到沈阳铸造厂。到了沈阳铸造厂,安排我在翻砂车间劳动,这期间,我也没把学业扔掉。人们都管我叫‘小北京’。后来厂里的军代表看了我的档案,了解到我在大学期间就品学兼优,并且小有名气,就跟宣传部门沟通,说这可是个人才,不能给埋没了。1973年,把我调到沈阳市文化局,1975年,我到沈阳群众艺术馆工作。”

  稽古鉴今

  “1976年,经过审批,我正式调入沈阳故宫。到沈阳故宫之后,听说我懂文物,他们拿个杯子让我看,我说我小时候喝水就是用这样杯子,是宋代的;又拿个瓶子,我说这是梅瓶,是元代的青花瓶;又拿一幅画,我说这个画是假的;又拿一幅,我说,这个是真的……他们拿出东西来,我能说出一二三,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我在出国讲学及交流中,一般讲清初史,主要谈宫廷艺术,国外的清史爱好者常提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问题,比如,他们在沈阳故宫参观后,对清宫里的人怎么如厕很感困惑,因为他们在参观时没有看到厕所。我解释说,那时候的人通常使用夜壶。”

  “在整理录入博物馆的古董时,我发现过问题。一批文物鉴定整理后,经过反复论证和甄别,我提出其中82件文物是假的,并且有的是三级文物说成二级文物,我坚持不能入库,并写出为什么不能入库的论点、论证和论据,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和意见。我认为,这既是对学术负责,也是对国家负责。”

  鉴于在历代书画、碑帖鉴定,文物复制,书画创作和书法教学等领域取得的成绩,王梦赓于1993年开始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现在还担任荣宝斋沈阳店文物鉴定专家组组长、北京三希堂国际拍卖公司高级鉴定专家顾问。

  痴书悟道

  “由于对书法痴迷,我拜溥雪斋、陈云诰为师。在求教过程中,老师发现我绘画也很好,推荐我到北海画舫斋学绘画。在书法上,我是真草隶篆行魏都会写,以草书、楷书为主。我追求作品的雄浑刚劲、奇秀率真、古拙厚重、典雅清新。尤其对乾隆时期的‘馆阁体’做了深入研究,馆阁体,明代叫台阁体,书法界认为馆阁体是最俗的书体,我曾对沈阳故宫馆藏乾隆御书匾联逐一评析,就此写过论文,纠正了学术界对馆阁体的偏见。”

  “我在沈阳讲了12年书法,从来不拿稿,我脑子里就有,一讲讲几个小时。杨仁恺说,搞书法的人,如果就会写字,别的不懂,那不叫书法家,叫写字匠,王梦赓的文学理论修养,体现中国文明史,他把书法研究透了。”

  “我研究甲骨文是从高二适整理的《急就章》开始的。我学的甲骨文版本,是曾祖父给我留下的碑帖,相当好。1953年,在北京听郭沫若讲甲骨文,郭沫若讲课时,我站起来提了10个问题,旁边站着于立群,她说,你叫王梦赓啊,你的楷书写得真好。我当时写颜楷和魏碑。”

  “我的作品经常应邀去、东南亚、欧洲展出。对于作品受欢迎的原因,我认为主要归功于两个字——传统。无论是哪种书体,我有一个准则——下必有由,即下笔写字必须有根据,每一笔都必须有说法。深深扎根于中国文化传统,然后才能在继承基础上有所创新。不论是现代派书法的什么派别,在我看来,离开传统无疑是无水之鱼。从传统文化中才能获取其‘道’,有‘道’才能称其为‘家’,融汇传统精华才能找到每一个字的生命,人生的辛苦、智慧便都能融汇其中。”

  “我的书法,在国外也好,在国内也好,遇到讲价的,绝不卖,但是你说没钱,可以白送。我该不要的,啥钱也不要。这是什么性格?这叫讲德,什么叫厚德?什么叫积善成德?我考虑的就是,怎么把中国老祖宗传统的东西融化到我的脑海里。”

  “2000年,我出版了《王梦赓自书诗词百首》,用了27种书体书写,我把从出生,到在沈阳故宫工作这些年的经历全写出来,杨仁恺给题的书名,沈延毅还有北京几个专家题跋。大伙评价说,这就是王梦赓的苦、辣、酸、甜。其中有一首诗我记得非常清楚:浮生过半愧无功,冬去春来一梦中。太息红尘诸业苦,何时禅榻卧清风。美国出版物把这首诗收录了,说王梦赓这一生,真不容易,艰苦奋斗,能写这么多东西,确实不得了。”

  沈阳故宫博物院原院长支运亭说:“纵观王梦赓的书法作品,挥毫濡墨,运笔如飞,神完气足。唯此才形成了寓飞动于凝重之中,显华美于豪放之表,刚健婀娜,婉转流丽的风格特征。”

  辽宁省文联原主席郭兴文说:“上溯周秦两汉,下至六朝唐宋,熔铸百家,博采众长,兼收并蓄,大而能化,自成一家,他于书法,诸体皆擅,尤以行草为最。梦赓先生的书法艺术,妙通玄机,感应自然,成为‘道’的体征。文字的造型和章法的构成已经由‘形而下’的技巧层面实现了‘形而上’‘道’的层面的飞跃。”

  醉心文博

  2006年4月7日,在北京鲁迅博物馆举办了“王梦赓复制乾隆御笔玺印暨书法金石展”,时任国家文物局领导鼓励王梦赓把这项工作圆满完成。

  王梦赓介绍说:“所谓复制文物,主要体现在‘精、气、神’方面,并非简单的临摹。我在复制乾隆御笔时,对有关乾隆方面的历史进行了仔细研究,尤其对乾隆帝每个时期历史背景以及用笔特点等进行深入研究。全国各博物馆,凡乾隆写的东西,我都要看到,它的复笔人是谁,是复笔的,还是他本人写的,我都研究清楚,在做了大量前期工作后,才开始进行复制。我这一辈子,遇到弄不清的问题,宁可不睡觉、不吃饭,也要研究透。”

  “博采众长,启迪后学,这是我做到的。沈延毅先生给我写过四句话:删繁就简,借鉴前贤,启迪后学,利溥砚田,从书法,到文物鉴定,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文物鉴定这个事,谁也不是神仙,但是鉴定里面论点、论据、论证得说到家,不能无中生有。再大的专家,都不是当事人,古时的东西,他都没见过,从地下拿出来,都是祖先的东西,不掌握一定的资料,没法去鉴定,一定要秉公,这样才好,我认为最根本的就是这样。很多人知道,王梦赓的脾气倔强。在文物鉴定上,考古业内人士说,如果王梦赓说话了,我们可得慎重点,他不会轻易说。我已为国家复制有价值书画类文物500余件。在国内外展览中为国家创直接经济效益1900万元。经我鉴定的文物上万件,文物晋升80余件。”

  杨仁恺先生曾评价:梦赓先生从事文博工作几十年,与文物业务结下不解之缘,故而于古典文献、金石、八法、考古钻研甚力,成果益著。梦赓多才多艺,文章、诗词、书画、篆刻、文物鉴定均有造诣,不同凡响。

  复笔乾隆

  王梦赓说,“‘紫气东来’源于老子的故事。相传,老子出函谷关之前,守关长官发现天上有一条紫色的云气自东向西飘然而来,大喜道:一定有圣人要过关。果然,不多时,只见老子骑着青牛而来。如今,在函谷关前百米处仍有‘望气’台遗址。后人便以‘紫气东来’表示祥瑞。相传当年乾隆到山海关的时候作了个梦,梦到在沈阳的凤凰楼下必须磕三个响头,才能够返回北京。到了凤凰楼,他磕了三个头,就看到东边一股紫色云气飘来,乾隆题写了‘紫气东来’挂在沈阳故宫凤凰楼,回到北京,一切顺利,乾隆盛世出现了。‘紫气东来’成为高贵、吉祥、安康、兴旺的象征。”

  “2011年,我复笔的乾隆御笔‘紫气东来’作为赠送给美国芝加哥孔子学院的国礼,悬挂在该学院的大堂正厅。在随文化交流团访美期间,我复笔的‘紫气东来’被一位美籍华人收藏家以80万元收藏。回国之后,国家文物局确定,乾隆御笔复笔人就是王梦赓。北京故宫、沈阳故宫、避暑山庄,清代皇家遗失的书法也需要复笔。复笔不是拿个样子一放一铺一描。我复笔乾隆、雍正、康熙的书法,经专家认证,就是乾隆、雍正、康熙写的,复笔人是王梦赓,我把字里行间的用笔、用墨都研究透了。‘大家王梦赓’这几个字,是启功给我题的。启功说,你们看王梦赓写‘紫气东来’,精、气、神贯在其中。”

  “如果到天津、北京的博物馆找王梦赓,人家可能不认识,我的笔名叫厉影,厉害的厉,电影的影,我母亲姓厉,一说厉影,在这些地方,乃至日本、韩国,署名厉影的我的作品广为人知。”

  徐邦达、启功、谢稚柳、刘九庵、杨仁恺五人是国家文物局鉴定委员会书画组委员,王梦赓则是杨仁恺先生的助手和承继者。“解读王梦赓,就是解读中国传统的道德文化。王梦赓不仅是书法家,更是海内外著名的清代文物鉴定专家。”著名学者、辽宁大学原校长冯玉忠这样说。北京故宫文物资深鉴定专家耿宝昌则认为,王梦赓复制的乾隆御笔玺印不仅有乾隆的神韵,还有自己的独特个性。

  如其人也

  2017年12月26日,王梦赓从艺60周年艺术成就发布会与学术研讨会在沈阳举办。

  王梦赓谈道:“我崇尚正直、善良、宽厚、仁慈的人格及公正无我的生命情操。少年时曾作过《咏荷》诗:荷叶塘前碧,莲花槛外红。凌风泥不染,玉藕暮秋丰。”

  有书画方家评价说:梦赓先生人书俱佳。他挚于情,笃于义,心系国运,侍奉严慈,友于亲朋,达立同仁。为人耿直、正派、热情,诲人不倦、直言不讳。

  郭兴文说:梦赓先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学者、仁人、书家,他的人品和书品实现了高度的统一,也再一次诠释了刘熙载所说的“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如其人而已。”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赵威王晓辉

  丁思文徐小凌王韬博/视频

  魏爽/制图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