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永安桥:沈阳第一桥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5-10 13:23
分享到:
更多

  永安桥摄于1905年3月

  历史悠久的沈阳,流淌着辽河、浑河、蒲河等大河,有河便有桥,古人曾在这些河流上架设过不少石桥、木桥等。斗转星移,到了今天,在沈阳所能见到的古桥只剩下永安桥、福陵和昭陵里的“神桥”。在这些现存的古桥中,位于沈阳西30里的于洪区马三家街道永安村内的永安桥距今已有377年的历史了,被称为沈阳第一桥。

  盛京御路上唯一保存下来的清代古迹

  清代以前,沈阳以西有史称“南北千余里、东西二百里”的“辽泽”。因有辽泽的阻碍,自古以来,从沈阳经辽西去中原不得不绕道。向南得绕道辽阳,向北得由今天的新民市东北境渡过辽河,然后经法库、彰武去辽西。还有经沈阳西南的彰驿、黑山西去北镇的路线,这条路比经辽阳、彰武去辽西路途都要近不少,但要经过“辽泽”,泥泞难行,只有在冬季尚可通行。

  努尔哈赤定都盛京后,盛京成为清政府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迫切需要建立其交通枢纽地位,特别是开辟通往辽西更近便的交通路线,以利于八旗大军来往于辽西各地对明军的征战。

  崇德三年(1638),皇太极下令八旗兵丁人夫,在盛京城西的低洼地上日夜劳作,修筑一条大路。当年这条大路两旁深挖壕沟,路中间增土,高三尺,路面宽十丈,路边广植柳树。此路从盛京修到辽河,称为盛京叠道。直到崇德七年(1642)在蒲河上建设的永安石桥修成,整个盛京叠道才基本竣工。清入关前,完成的只是沈阳至辽河间,约120里。清入关后,又修筑了辽河至广宁(北镇)的一段。盛京叠道,最初又称盛京至辽河大路,清入关后,又称盛京御路(大御路)、京奉官道。其具体路线是:沈阳—永安桥—老边—巨流河—白旗堡(今新民市红旗堡)—二道井—小黑山(今黑山县城)—广宁(今北镇市),然后经锦州、山海关直达北京。

  盛京御路(大御路)的修筑,是清入关前一项重要的交通工程。它缩短了盛京至北京的里程,加强了盛京与关内的联系,提高了盛京的地位,使盛京真正成为东北的交通中心和枢纽。如今,大御路的踪迹已难寻觅,只有永安石桥完整地保存下来,成为这一重大历史工程的惟一见证。

  全国惟一一座用龙头和龙尾装饰的石桥

  永安桥,又名大石桥,位于于洪区马三家街道永安村东。桥东西向,西偏北30度,原横跨蒲河之上。

  永安桥为三孔砖拱石桥,内部砖砌,桥面铺以条石,两侧栏板,也以石构筑。桥下三孔为半圆无铰等截面圆弧拱,中孔拱径3.73米,两边孔拱径3.43米,拱尖高1.83米。拱圈以双层石、砖加白灰浆砌筑,拱圈侧面用石镶面,并用7根铁拉杆与拱桥连锁中拱。拱圈两侧外沿雕有“二龙戏珠”浮雕,桥北面雕有“二龙探首”,桥南面雕有“双龙翘尾”,这对石龙头朝北迎着水流,而尾部则朝南顺着水,不管水流多么湍急,它都会将水分开,使水均匀地分成三股从孔洞中流出,像两条活生生的白龙,在翻腾的水中游动,呈现“二龙驮桥”的宏伟气势,这种设计科学、造型创意独特的桥梁,在中国古代桥梁建造史上独一无二。

  桥拱下满铺条石,拱间水下砌有迎水剑和分水剑,以防止洪水冲击。桥身全长37米。桥面宽8.9米,桥两端稍向外张开,宽12米。桥头两侧各立一对雌雄对望的大石狮。桥两侧各有栏柱19根,端柱柱头圆雕狮子,其他柱头均作复巾式。端柱外置抱鼓石,鼓心雕双鹿、双虎、麒麟、羊、牛、三雀、盆景、猫蝶等图案,抱鼓石外置小狮子。栏板共36块,透雕柿蒂形三孔和卷云纹浮雕。

  桥东路南立一建桥碑。碑座为花岗岩须弥座,浮雕仰覆莲花。碑首为红色片麻岩,浮雕蛟龙四条,碑额篆刻“敕建”二字。碑身绿泥板岩,阴刻满、汉、蒙三种文字。碑阳汉字为:“宽温仁圣皇帝敕建永安桥,大清崇德六年岁次辛巳季秋吉旦。”碑阴汉字为:“催工牛录周元勋、督工甲喇章京臧国祚、石匠任朝贵。”

  永安桥结构合理、坚固,造型雄伟壮观,石狮雕饰古朴,形象逼真,可与福陵石牌坊、昭陵石像相媲美,堪称石雕艺术精品。1963年,永安桥被辽宁省人民委员会(今辽宁省政府)确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皇帝、文人墨客题诗赞美永安石桥

  清帝从顺治元年(1644)入主中原后,凡经十位皇帝,其中有四个皇帝十次东巡,十六次走在盛京御路上,并从永安桥上通过,往返于京师与盛京。康熙皇帝三次,乾隆皇帝四次,嘉庆皇帝两次,道光皇帝一次,共十次东巡。

  康熙二十一年(1682),康熙皇帝第二次东巡,驻跸在永安桥西,犹记得十年前曾从此经过,放眼一望雨后消尘、春催柳绿便知盛京在即,题诗《过永安桥口占》:夹路飞尘宿雨消,十年曾此驻龙镳。春风城阙知非远,几处轻寒变柳条。

  乾隆皇帝东巡以诗纪行,题诗四首写过永安石桥:《雪中过永安桥》《前题再咏》《永安桥》《题永安桥》。乾隆十九年(1754),乾隆第二次东巡二过永安桥,作《永安桥》诗一首,并作序:“盛京城西至广宁(今北镇市)向多沮洳,行旅颇艰。我太祖初定沈阳,即命修除叠道一百二十里,太宗崇德六年又建永安桥,自是师行无阻。用集大勋策马经过,摛毫志事。”诗曰:除道修桥经指挥,师行来往迅如飞。奚称贞观征辽日,布土徒劳奏绩希。全诗颂扬了大清先辈建桥修路之功绩,谈吐间提升了先辈在历史上的地位非同一般。乾隆四十三年(1778),乾隆第三次东巡三过永安桥,兴之所至,又作《题永安桥》一首:向多沮洳盛京西,百廿里修道似堤。更建坦行永安约,遂教直接广宁蹊。当年师旅赀挞伐,此日农商受福禔。有举胥为奕世计,经过惟亹继绳兮。诗中不但在前一首《永安桥》的基础上,融入了小序的内容,还展开写修桥的意义、作用,给军旅农商带来的“福禔”。

  清初修筑自盛京至辽河大路,在盛京西30里的蒲河上修永安桥,使盛京真正成为交通便利、四通八达的关外中心城市,尽显一代帝京与陪都的特殊位置。这一巨大变化,在清初居住于沈阳或路经沈阳的文化名人的诗文中自然得到反映。

  乾隆年间有诗文广泛流传于京师中原的辽海诗人常纪,作为地地道道的沈阳人,他传下的二百余首诗作,许多是咏怀辽沈的,其中有两首五绝《晓过大石桥》,以朴实的语言写出了路经当年盛京名桥的所感所思。其一诗曰:夕行落照圆,晓行晨星多。霜华积野草,秋水增寒波。驾言度石桥,石桥何峨峨。愧非马相如,今日复来过。

  在清初东北流人中有一位极富个性、才气横溢的诗人,丁澎,咏盛京《永安桥》诗云:千丈晴虹跨赤霄,天边忽下永安桥。二陵雪尽松楸出,万井霜开雨露消。汉水滹沱原有树,咸阳灞浐不通潮。翠华曾作临汾赏,小队鸣弓逐射雕。这首诗兴起瑰丽,豪气逼人,丁澎把永安桥比喻得如同千丈彩虹横跨在红云铺展的天空,浪漫地咏赞永安桥是从天而降的奇观。丰富的联想,华美的辞藻与用典,工稳的对仗与韵味,奇丽的比拟与烘托,使丁澎这首《永安桥》在清代同题诗中尽享风光,堪称一首佳作。

  享誉当年辽沈文坛“辽东三老”之一的戴亨其《宿大石桥》诗云:去家三十里,犹隔一宵程。两岸众峰敛,一钩新月明。近乡思愈切,久别恨旋生。不寐听残夜,荒鸡下五更。戴亨虽祖籍杭州,出生在北京,但随父戴梓流放到沈阳落籍,他生长于斯,读书于斯,所以,他一直把沈阳当成故乡,虽多年漂泊在外,对故乡仍有深厚感情。永安桥离城区虽只三十里,他觉得走在路上时间还是太长了,恨不能一步到家。这时看浑河两岸山势渐隐,而长空月朗,愈是走近故乡愈是思念,想起久别亲人所受的不公与磨难,莫名的怨恨油然而生。长夜难眠,似乎蒙眬间就听到林野里传来鸡鸣五更的啼叫声了。全诗用笔简练却境界油然脱出,尤其切切深情随境而生,韵味浓醇。

  满族诗人、官至吏部员外郎的善聪一首《永安桥见新月有怀》,写得朴实如话。诗云:寒月初之夜,归人第一程。石桥寻古迹,茅店树村更。厚禄何曾报,心交感倍生。有怀原不寐,谁解怨鸣鸣。

  在清代康熙年间的“留都十六景”中,有“永安秋水”一景。说的是在碧空万里的金秋时节,来往于盛京和京师(北京)的旅人,驻足在宏伟壮观的永安桥上,瞻望前程,俯看桥下流淌的清亮亮的蒲河水,瞧着四野的风光,见景生情,胸中涌起无限美好的诗意,因而吟咏书怀。在此后的“盛京八景”或“奉天八景”中,又有“御路神桥”一景。这只是“永安秋水”的景同名异而已。但它确实突出或彰显了坐落在由北京通往盛京的皇帝东巡的大御路、御路上由先皇皇太极敕建的“神桥”,以及它的非同一般桥梁的显赫地位和作用。

  距今已有377年历史的永安桥虽因蒲河改道,其主流不再流经桥下,但偶有支流从桥下穿过,仍可以使人追想起古时风轻云淡、水清桥美的怡人景色。今天的永安桥上已禁止行车,桥的两边各建了一座水泥桥,车行此处,左右分行,形成一个以永安桥为中心的环岛形路面,这对永安石桥是一种很好的保护。

  建议

  永安桥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已有55年,鉴于永安桥作为清朝进关大御路惟一的见证物,有着极高的建筑价值与历史价值,应进一步加强永安桥的保护,将其申报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同时应该规划建设以保护永安桥为中心,包括盛京御路博物馆、永安桥诗廊,以及复建永安桥附近作为其姊妹桥的永济桥、明长城马三家段的综合文化景区,使其成为沈阳西部或者说沈阳极具人文气息的旅游场所,成为宣传沈阳历史的重要文化阵地。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