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雅集
这两件文物瑰宝为啥这么值钱
http://www.syd.com.cn   来源:新浪 2018-04-13 10:19
分享到:
更多

  

  仇国仕展示《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本报记者赵晓林

  4月3日,注定是一个引起文物界、收藏界高度关注和惊喜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香港苏富比(微博)2018年春季拍卖的收官日,首度有3件中国工艺珍品以超过亿元(港币,下同)价格在半日内成交。其中清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花卉碗及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皆以2.39亿元成交,前者刷新了清康熙御瓷的成交价纪录,后者刷新佛经世界拍卖纪录。

  为什么清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花卉碗及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能拍卖到如此高价呢?两件文物的价值何在?

  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

  开光花卉碗

  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为康熙年间的御瓷经典器物,以粉红色釉为地,十分罕见,御制珐琅彩中常见色地有红、胭脂红、黄、蓝、绿等,却罕以粉红作地者。此碗器形雅正,弧壁浑圆,高岭为胎,质密细腻,诚景德镇御窑佳品,皑白美如雪。著粉红为地,嫣绯嫩色,彷彿半怯羞容,庸须胭脂红。画四面梅花形开光,轻抹碧蓝,内绘群芳,恰似倚窗观晴空,青云映花浓。碗内巧留白,碗底红料书“康熙御制”双行四字宋体款,罩双方框,字体挺拔隽朗,照证清宫绝艺。

  据介绍,如此神品可谓举世无双,独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同着粉红为地,绘花相异,但论色调、布局,却能与此匹配。二碗巧夺天工,同以罕色作绘,遥想康熙当年,二碗似分别由两名画师同坊并绘,成于一炉。

  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中国艺术品部国际主管及主席仇国仕介绍了这只碗的难得之处:此碗递藏记录清晰有绪,可上溯至上世纪30年代上海收藏,更曾为亨利奈特及日本出光美术馆旧藏,来源显赫,如今得见,难能可贵。他还表示,领衔的这只康熙花卉碗绝迹市场达30年之久,是最精湛的康熙御瓷之一,与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另一件有着“兄弟”之脉。

  康熙皇帝品德出众,秉性好学,积极务实,思想前卫,对科学态度开放,且广任贤能,招揽敏思之仕、巧手之匠,身世不拘。又力兴御作,紫禁城内设作坊,造就宫廷画家、艺匠,联同欧洲传教士,通力合作,地利人和,为时虽短,却为文艺发展迎来新姿,成就前所未见,制有此般雅器,别开生面,启珐琅彩瓷先河。

  康熙珐琅作,设坊紫禁城内,规模有限,烧制时间仅只数年。初作彩瓷构思不一、绘饰各异,因此所用彩料,每每斟酌调制,然未几已见沿袭因循,多施鲜黄、绀蓝、金紫为地,绘艳华彩葩,其他色地之珐琅彩瓷甚为稀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碗,四面开光绘牡丹、池莲、秋菊,以及寒梅山茶,刚好是春夏秋冬四季朵研,风格与传统工笔花卉一致,应出自中国画师之手。加上梅花式开光,恰似园林洞门花窗,窗外门后别有天地。惟四屏开光之间,罕饰黄褐色烟叶,渗异国情韵,暗示一缕西风东渐来。

  而此次拍卖的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纹饰皆见洋风,施艺创新,史无前例,且以红料书款,可悉当时尚未受后来蓝款法规所限,也未见因循拘谨,应属康熙年间珐琅作早期御瓷。此碗年代虽早,却又胎佳色雅,艺技精湛,远胜试验雏例,故极其珍罕。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作为本次春拍的重点拍品之一,明宣德御制《般若经》十卷在拍卖前便被寄予厚望,香港苏富比特别为其设立单品专场,拍品以6500万元起拍,最终以2.1亿元落槌,加上佣金以2.39亿元成交,创下世界佛经文献拍卖的最高纪录。

  苏富比中国瓷器及工艺部资深专家沈恩文表示:“作为博物馆级作品,《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从明代流传至今,历经600年传承保存完好如新,十分难得。”目前宣德御制四大部经中,《华严经》不知所踪,《宝积经》及《涅槃经》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只有这套《般若经》被私人藏有。

  明朝宣德年间,宣宗赐圣僧慧进“毗卢冠织金(衲衣”,诏至宫中,与僧众对写“金字”版本的四大部经,为国祈福,当中就包括了今次上拍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即《般若经》)。这个《般若经》共600多万字,众僧以泥金对写,这等人力物力是何等夸张。

  永乐一朝(1403-1424年),皇帝笃信藏传佛教,对弘佛宣教之事不遗余力,宣德帝(14261435年在位)延其祖父之业,续种善因。是以永宣年间,御制佛教重器辈出,唐卡圣像、鎏金铜像、瓷质供器,当中不乏巨作绝品,足见二帝虔敬之心。

  据晚明僧人太汝明河(1588-1640/41年)所纂《补续高僧传》,华严宗祖师慧进(1355-1436年)谙通佛学,众所钦服。宣德年间,皇帝奉慧进为大国师,邀其进京开讲佛经教义,且率一众僧俗,泥金对写《大宝积经》《圣大般涅槃经》《大方广佛华严经》与《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四部佛教经典(后三经以下简称为《大涅槃经》《华严经》及《大般若经》)。

  这四部御制佛经,其中《大宝积经》一百二十卷,以及《圣大般涅槃经》四十卷并《大般涅槃经后分》两卷,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这两部佛经前皆具宣德皇帝御制写经序,纪年大明宣德五年(1430年)。无论书风、佛图、泥金、笺纸,此《大般若经》均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大宝积经》与《大涅槃经》二部同。《大般若经》原共六百卷,现仅存十卷,其余命或与《华严经》同,尽皆佚失。

  现见十册《大般若经》,经折装,磁青纸本,裱以羊脑及顶烟墨制,漆黑亮滑,犹如明镜,是为羊脑笺,色泽含蓄静谧,配以泥金书写、制图,历久弥坚,是以为宫廷御制佛经专属。磁青纸本泥金经文,以台阁体书写,字体工整端庄,清朗秀逸。台阁体,乃明代盛行书体,书法家沈度(1357-1434年)尤擅此体,宣德帝也有书此体。此册内经牌赞与佛说法图等,有别于泥金经文,乃是羊脑笺上浅刻勾勒,再细笔填金,彷如戗金漆金,细致入微。

  此十册《大般若经》之首册前有勾勒填金经牌赞,上有“御制”两字,下书字八十,为国祈愿,四周饰以五爪游龙,江崖海水之上,逐珠穿云而行。此经牌赞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纪年宣德五年之经册所见,如出一辙,却有别于前述永乐年制例。此经牌赞上缀莲花,仿佛天降瑞莲。

  首册经牌赞后,续有佛说法图,共绘神明四十身,布局见巧思,细节知缜密,处处刻划入微,庄严典雅,独是此图已足珍,其风格又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宣德五年经册之佛说法图接近,仅布局与个别圣像有异,必属同一御作所制。

  十册《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宣德御制,种功积德,磁青雅纸浓色沉蕴,经文字体穆如清风,填金佛图宝相庄严,式样装帧沿袭有法,种种皆有仗于朝廷僧俗通力协作,才可成此重册,集法书、绘描、勾填等艺之大成。出现于拍卖场之明初御制经卷极为稀少,寥若星辰。

  此套《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品相尤佳,除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宣德御制《大宝积经》与《大涅槃经》外,目前没有见到过其他同类藏品。这套上拍的明宣德佛经据录早于1917年已为京都贵族珍存,再经Fujio Fujii及Thomas Phillips三世上校所蓄,秘藏不露,直至2014年大英博物馆明朝大展才重现世间,极为难得。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