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给孤苦孩子温暖的家
http://www.syd.com.cn   来源:辽宁日报 2018-04-13 10:43
分享到:
更多

  拍全家福时,刘金艳的亲生女儿挎着父母的胳膊,站在了父母中间。

  刘金艳是辽阳灯塔市铧子镇黄堡村的一名普通农家妇女。在当地,刘金艳的好是出了名的,除了把自己的一双儿女带大,并不富裕的她还收养了4个孤苦无依的孩子,并尽全力给孩子们温暖和母爱。她的生活靠一个小卖部维持,为了孩子们有衣穿、有饭吃、有书念,刘金艳经常去捡破烂儿补贴家用,被称为“拾荒妈妈”。她曾获得省十大杰出母亲、省道德模范提名和辽宁好人、辽阳市道德模范等荣誉。

  打电话给刘金艳,69岁的老人说:“过来吧,欢迎你来我家串门。”语气轻快,声音洪亮。

  从灯塔市铧子镇搭乘传说中的“神牛”,没多久就到了黄堡村刘金艳家——路边有一栋二层小楼,旁边有个平房,平房门上面写着“金艳批发部”,十分好找。

  除了靠着一面墙摆放着一个个荣誉证书和绶带外,“金艳批发部”与村里常见的小卖部没有太大区别。经历搬迁、翻修、扩建,这个小卖部依然是刘金艳和老伴儿张远义最大的收入来源。

  “从第一个孩子来我家算起,有31年了”

  记者到达小卖部时,刘金艳没在。一个长发女孩像在自己家一样招呼着记者:“大姨马上回来。”

  刘金艳回来后告诉记者,这个女孩叫小宇,她并不在自己曾经收养的4个孩子之内。“这个孩子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爷爷奶奶去世后,她就过着流浪生活。她跟我妹妹认识,我也就认识她了,之前她病得不像样来投奔我,我就想一定得把她救过来,到处找大夫,终于把她抢救回来了,然后她就一直在我这儿住着。”

  不久前的那场大雪,让村里一个60多岁的残疾人出不了门,刘金艳就带着小宇一起去给他家扫雪。别人遇到困难时,刘金艳总忍不住帮上一把。

  “看不着就算了,看着了就不能不管,大姨就是这样的性格,你说怎么整?”历数着自己管的“闲事儿”,刘金艳问记者,也像在问她自己。

  “从第一个孩子来我家算起,有30多年了。”刘金艳清楚地记得,她收养的第一个孩子美美属狗,今年36岁了。

  那是1987年,刘金艳在当地一座煤矿附近开了一家小卖部。当时,一个邻居告诉刘金艳,邻镇有个5岁的小女孩,和奶奶相依为命,奶奶突然病危,小女孩无依无靠,不知将来怎么样。热心肠的刘金艳骑着自行车就去了,看着这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刘金艳心疼了,征得孩子奶奶的同意,刘金艳抱起孩子说:“跟妈妈走吧,妈妈家开小卖店,有好吃的。”就这样,刘金艳把美美领回家,并给她洗了澡,从里到外换了一身新衣服。从此,美美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员,没人管的孩子终于有了妈。到了上学的年龄,刘金艳又把孩子送到了学校。

  31年来,刘金艳一直把美美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对待,操心她成长,操心她出嫁,操心她生孩子,美美也把刘金艳当成亲妈。现在,美美已成家立业,并成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在美美第一次生产时,刘金艳为她支付了2万多元的医疗费用。美美的第一个孩子身体不好,刘金艳又张罗着给孩子看病,之后,又帮美美把孩子带到6岁。

  美美全家如今都在河北,刘金艳想他们的时候,就拿出照片看看,回忆美美和她孩子小时候的事情,总惦念她们过得好不好。

  第二个孩子说:“姑妈,等我长大了,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由于家附近有煤矿,很多外来务工人员经常到刘金艳的小店买东西。一天,一个30多岁的周姓男子领着一个4岁的小女孩走进店里,他一进门就给刘金艳跪下说:“大姐,您心肠好,帮我带带孩子吧,我找到活儿就来接她。”这个男子说,他从黑龙江来灯塔打工,妻子跟他闹别扭离家出走了,自己没能力照顾孩子。

  就这样,刘金艳留下了这个小女孩圆圆。虽说圆圆称她为姑妈,但她一直把圆圆当女儿来待。一次,圆圆生病,刘金艳急得满嘴起泡。圆圆也喜欢姑妈,刘金艳走到哪里,圆圆总是跟到哪里。过了不久,这个男子一个人离开了当地。一晃儿,圆圆到了上学的年龄,刘金艳想,不能耽误孩子,就把她送到了学校读书。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圆圆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圆圆的生母来了,哭着要领走女儿。

  圆圆虽然有4年多没见过亲生母亲,但还是搂着这个女人不愿意松开。刘金艳想,孩子还是跟着自己的妈妈比较好,就同意她带走圆圆。她们离开的那天,正赶上下雨,刘金艳冒雨把娘俩送出很远,最后把伞留给母女俩,自己顶着雨跑回家。临别时,孩子发自内心地说:“姑妈,等我长大了,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随后几天,刘金艳吃不好、睡不着,想圆圆,想圆圆临走时含泪抱着她说的话。到现在,刘金艳还是经常想起圆圆,挂念圆圆。

  第三个孩子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我现在越来越能理解她了”

  1998年,刘金艳因病住进医院,同病房有一个9岁的小女孩叫淼淼,刚刚做完阑尾炎手术。当时,医院里的其他病友不断地给这个小女孩塞钱,刚开始刘金艳很奇怪,一打听才知道淼淼是个孤儿,在福利院生活。刘金艳那次住院所用的1000元医疗费是借的,但是,淼淼这个孩子更让她心酸,她就想收留这个孩子。

  出院后,她着手联系收养淼淼的事情,由于不懂政策,差一点被当成人贩子。后来经过相关部门调查核实,福利院才同意让她收养这个孤儿。

  淼淼是第三个来到这个家的孩子,她一直管刘金艳叫奶奶。

  “有人说,家里还有两个呢,她是不是收养孩子有瘾?”刘金艳说,她想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把孩子领回家之后,她给孩子买了新衣服和新书包,送孩子上学。

  在刘金艳眼中,淼淼一直很懂事,是最让她省心的一个孩子。如今,淼淼在阜新工作,她的儿子也已经6岁了。今年大年初二,淼淼一家特意开车从阜新回来,看望刘金艳和她的老伴儿。

  记者电话联系了淼淼,淼淼说:“奶奶对我们这几个孩子都特别好,自己总是省吃俭用,把好吃的留给我们。即使生病了,她也舍不得花钱看病,就挺着。奶奶是个热心肠的人,辛苦了一辈子,总为别人考虑。当时我家附近外地人租房子的多,有人逢年过节回不去家,奶奶就把他们都叫到家里来一起过节。平时她还总去孤儿院走走,能帮的人她都会帮一下。”

  “我和奶奶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俩脾气挺像的,毕竟她教育我长大,我现在教育孩子的方式就随奶奶。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我现在越来越能理解她了。”淼淼说,由于工作忙,平时只能跟奶奶通通电话,大年初二是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的日子,她都会回村里看看奶奶。国庆节放假时,有空也会回去看看。她说:“没有她,不可能有我们的今天。”

  刘金艳收养的第四个孩子叫平平。“当时,村里有一对山东籍姓郑的父子俩,在村里靠捡破烂儿为生。孩子6岁时,母亲离家出走了。”刘金艳说,2003年,孩子父亲突然病逝,14岁的平平无依无靠,守着父亲的尸体哭了很长时间。刘金艳和乡亲们凑钱帮平平料理了父亲的后事。看着孩子可怜,刘金艳就把平平领回家,并继续供他读书。

  “苦点儿累点儿不算啥,只要孩子们有出息我就高兴”

  4个孩子陆陆续续走进这个家,只有刘金艳自己知道,在抚养这些孩子的过程中,她的生活平添了多少辛苦。

  孩子多了,又都上学,开销自然很大,本来家境就很一般,丈夫和女儿无法理解她的做法。

  虽说经营着小卖部,但那点儿收入远远不够维持家用。刘金艳就利用早晚时间出外捡破烂儿补贴家用。后来,煤矿关闭了,小卖部的生意也越来越冷清。为了多挣点钱,刘金艳还曾开荒种过玉米和地瓜卖钱,炸油条卖早点……

  刘金艳的丈夫张远义虽然不赞成妻子的做法,但又不忍心让妻子一个人起早贪黑劳累,就总跟她一起干。“谁家有事可千万别让她知道,她知道了非去帮着办、帮着跑不可。”张远义说,他犟不过妻子。

  为了孩子,刘金艳没少操心。平平上初中时,有一回逃学去了网吧,刘金艳就挨个网吧找,要把儿子“抓”回来。平平看到妈妈来网吧,立刻藏到桌子底下,刘金艳看到后气得哭了起来。平平后悔地说:“妈妈,我错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学习,不惹你生气了。”

  平平喜欢体育,刘金艳就给孩子买健身器材。平平当年用过的沙袋和哑铃,刘金艳至今都还保留着。现在平平在北京工作,刘金艳感到很欣慰。

  “苦点儿累点儿不算啥,只要孩子们能有出息我就高兴。”刘金艳说,她也不求啥回报,孩子们都过得好,做对社会有用的人就行。“他们乐我就乐,他们好我就好。”

  张远义今年70岁,几年前患上轻微脑血栓,去年又发现患有冠心病。老人的亲生儿子十多年前因为车祸去世,老两口把家搬到儿子生前盖的二层小楼,把小卖部迁到了儿子家旁边。

  刘金艳把第一个孩子领回家时,她的亲生女儿十三四岁。记者想让刘金艳的女儿聊聊对母亲的看法,女儿却拒绝了,什么也不说。

  刘金艳说,女儿一直无法理解自己的做法。不久前,女儿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想到沈阳看病,问母亲:“你能领别人到处看病,能不能领我去看看呢?”母亲和女儿商量:“你看,家里小卖部需要人照看,你父亲身体又不好,我实在走不开,我找个人帮你排队挂号行不行?”

  女儿哭了,哭完对母亲说:“我自己想办法,你不用管了。”

  时日久了,小卖部的屋顶有些漏雨。去年,女儿、女婿出了2万多元钱,把房子翻修了,还把厨房扩建了。

  拍全家福时,女儿站在了父母中间,挎着父母的胳膊。

  补记理解

  与刘金艳在小屋里聊天的时候,一开始招呼记者的长发女孩小宇一直陪在刘金艳身旁。突然间,小宇毫无征兆地坐在了地上,浑身抽搐,牙关紧咬,目光呆滞。刘金艳立刻扶住小宇,熟练地用手按摩眉心、胸口,拍后背……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小宇才缓过来。看刘金艳和张远义的表情,这种情况似乎习以为常。

  刘金艳说,今年31岁的小宇一直有这个毛病,刚到自己家时更严重,现在已经好多了,不那么频繁发作了。可能是听我讲了这些事,理解了她大姨的不容易,心疼了。

  小宇含着眼泪搂着刘金艳说:“看到我这种情况了吧?只有大姨管我。我以后再也不惹大姨生气了,再也不顶嘴了。”平复了一会儿,小宇又说:“姐,你说,我和大姨能一直在一起不?”拉着她瘦而冰凉的手,记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金艳马上说:“能,你要好好听话。有人劝大姨别把你留在家里,大姨不是把你留下了吗?将来你治好了病,好好找个工作,再找个好婆家。”说着,两人都哭了。

  在屋外拍照时,小宇说一定要和大姨一起拍几张。在屋内,小宇说,还要和大姨再拍几张。记者答应把照片洗出来寄给她,她一再确认什么时候能寄到。

  刘金艳说,她过几天要出趟门,去看看省道德模范、辽阳市白塔区南门街道的唐革军,两个人在一次颁奖会上相识,一见如故。在一次活动中,两人被分到了同一个房间,当时,刘金艳生病了,唐革军倒水拿药地照顾她。唐革军给刘金艳的一封信,刘金艳现在还保存着,唐革军说,两人“相见恨晚”,刘金艳一桩桩一件件的人生故事、酸甜苦辣,让她“佩服已极”,相约继续当好人、做好事。

  刘金艳觉得,同样收养过别人家孩子的唐革军,特别能理解自己。

  □本报记者/关艳玲文/摄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