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雅集  >  书香  >  资讯
园林之于人与城
http://www.syd.com.cn   来源: 2018-04-11 11:23
分享到:
更多

  何先球

  欧洲的园林设计,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法国凡尔赛宫的园林,是欧洲古典主义园林理念的经典体现。园林的整体规划,严格按照几何形设计,以一条大道为绝对对称中心线。在宽大宏伟的道路两旁,花草林木被人为的意识任意摆布。每一棵树木都被刻意修剪,雕琢成各种怪异的造型,就像把一个健康的自然人,编捏成精致而标准化的模样。强迫自然遗弃本来的法则,处处反映出人在自然力面前绝对的主导意识。后来我在日本,也看到许多类似的园林景观,把自然的松树修剪成塑料模型似的景观,看了令人发悸。这种过分精致化与细腻化的审美追求,以及人渴望成为自然绝对主导的意识,在园林的每一个细节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也许是在祖辈留下来的这条园林大道上,今天欧洲的人,发现了人在自然力面前的渺小。因此,今天欧洲城市的园林主流理念,转向人的心性与自然质朴价值的精神契合。把景观、城市、植物学、文化、艺术和环境保护,视为一个综合的系统,体现着自然美学、生态美学、生活美学与设计美学相平衡的特点。处处可以见到自然化的城市建筑、自然化的森林、自然化的草地。尊重自然力在城市中留下的每一块砖瓦、每一片落叶、每一滴露珠、每一种因时间而存在的生命痕迹。

  在人和城市的存在关系中,城市园林是一种小型的自然存在物,是人和城市,对待自然的姿态。人作为自然的创作物,与城市作为人的创造物,涉及到人、城市、自然三者的关系中,是人成为城市发展的主体,还是城市成为人的主体?如果人是城市的主体,那么城市就是人在时空过程中自然存在痕迹的一种叠加。一座城市是一方环境、人文、习俗、审美理想在时空中不断堆叠与重合的积累结果,它的底蕴,必然像一坛老酒一样醇和而独特。如果城市是作为人的主体存在,那么城市发展必然排斥自然人性的存在意识,不断排斥与遗弃旧的样式,追求自身新的欲望与面目。

  今天的城市,就像自然人的生命体一样,由无数个体人的智力,聚集成为一个超级类生命系统,它是人为创造与聚合的超级智体。以什么样的方式聚合这个智体的能量,就是一座城市的文化发展定位。如何摆脱这个超级智体的发展对个体人性的钳制与束缚,是人类未来,关于人与城市发展关系的重要命题。

  把城市本身自然化与人文化,是今天欧洲城市,面对未来发展挑战的回应与对策,也是今天欧洲城市的景观理念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反映了今天欧洲人对待人与城市,以及自然关系的反思与敬畏。这种审美追求似乎与凡尔赛宫传统的园林理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也与我国目前的城市园林理念相反。

  我们向往的生态农村,今天来看,这些散落在山水间的传统农村建筑,它们与山形、山体以及林木生态相得益彰,弯弯曲曲的石板山道,无论是在实用还是审美上,都能够保持四季的整洁一致,这与今天欧洲城市的理念,在人与自然存在关系的定位上,有许多相似之处。

  今天的欧洲城市园林景观,随处可见自然性的树丛,自然化的沙土路。其间,还精心地保留着许多经过风雨之后,自然倒下的枯枝。城市和人的基本功能,如何与自然力衔接?人并不是在对抗自然力而彰显自身的意识。在柏林,我看到环卫工人用专门的机器把那些多余的、影响美观与安全的枯枝,依照“神的归神,恺撒的归恺撒”的本意,把它们就地打碎,是哪棵树的,就撒在哪棵树根下。在公园里,落叶随意地散落在细沙路上,这些路随心意的小道,高高低低,冬天防滑,夏天防雨透气。让每一个走在沙路上的人,在窸窣作响的脚步声里,感受到生命在时间里的流动。

  人类因文明而不断迁徙,城市成为创造文明的聚集地。人依托城市而追求自我理想的同时,也可能会被城市本身的欲望所捕获,沦落为城市自身欲望的工具。因此,人在选择与建设城市的过程中,也需要选择对城市的某种对抗与平衡,自然力就是这种对抗与平衡的最有效方式。

  一个合理而理想的城市是立体的,它是人、城市与自然力的一种平衡结果。城市不仅是由钢筋、混凝土、玻璃堆砌成的冰冷而精致的存在,还有城市在自然作用力中,所呈现的生命质朴精神的皈依。过于规模化与精致化的城市,会给城市带来陌生与冷漠。

  今天,欧洲城市的每一处园林景观,体现了一种温度与体感,不回避人在时间里的痕迹,每一栋不去遮羞的老建筑,每一片不加修饰的树林,都隐含着城市人对生命质朴的理解与信仰,映显着城市与人的精神状态与自信。

  (作者为画家)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