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何止于米,相期以茶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3-09 09:12
分享到:
更多

  □王绵厚

  去年元宵节,我是在澳洲女儿家度过的。当南澳的星空同样朗月高照时,在女儿家花园式庭院的大榕树下,女儿端出几杯浓浓的咖啡,我则泡上一杯铁观音,信手翻看由国内带去的新版《唐诗宋词》和旧版《茶经》。在静思唐太宗《守岁》诗“共欢新故岁,迎送一宵中”的同时,不禁想起“茶圣”陆羽引《神农食经》的名句:“茶茗之服,令人有力悦志”。

  也许是受茶圣的启发,也许是即情“悦志”,我忽然想起,古人说起与民生攸关的“食经”七言——“柴米油盐酱醋茶”时,为什么有“茶”而没有“酒”?这显然不是祖先的疏忽,大概说明茶与酒相比,茶如水,与人生的关系更密切。

  如果把茶与酒都拟以人性,酒如“烈女”而茶如“淑女”;酒性烈而茶性温;酒如大海喧嚣,茶如涓涓甘泉;酒尚奢华富贵,而茶尚朴实清贫。所以激情豪放的历代诗人,吟咏酒的作品浩如烟海,而吟咏茶的作品寥若晨星。但如同诗词创作,不独以数量论高下,历代咏茶的诗句虽少,却也不乏名句。如《茶经》的名句:“觸忧忿,饮之以酒;荡昏寐,饮之以茶”。这是古人对排忧解闷时饮酒、清神悦目时唯茶的经典诠释。

  天地造化、万物有灵。“茶”字构架的本身,就是“人”在“草”“木”之间。这或是在仓颉造字的“六书”之初,即赋予茶集草木精华之灵性,故古人将“品茶”作为养生之要义。古人甚而把“品茶”与“参禅”并提,提倡“禅茶一味”。这不是消极的避世禅念,而是讲茶能“通神养性”,茶能“益智强精”。品茶向来是智者的健身选择,如同神医华佗所言,“苦茶久食,益意思”。

  茶道如此,中华先民一直视茶道为“睿智之道”和“长寿之道”。故古人有“米寿”和“茶寿”之称。米寿指88岁,茶寿指108岁。后者与佛教的最高境界108“禅茶同岁”。是人们对期颐的鹤龄追求。这种观念,不仅长久传承在中华文化中,也漂洋过海,深远地传播至日本等东亚国家,成为东方文化底蕴深厚、经久不息的“图腾”。

  有道是良辰苦短。当南澳的夜色,同样明月斜照星空时,我同老伴、孙女与儿女一家,收拾茶具准备进屋休息。我最后喝一口香茶,不禁想起母校北大名师、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先生,在谈及“米寿”和“茶寿”时说,“何止于米,相期以茶”。这位哲人道出的,不仅是对人寿的追求,更是一种人生精神境界的理性悟念。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人生一世,纵有穹楼广厦千万间,他也只能只身生活在天地草木之间,从这个意义上说,“茶经”应是我们身心的永恒归宿。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