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告别有时 思念无限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3-09 09:11
分享到:
更多

  魏爽

  制图

  □张颖

  三十多年前奶奶离世时,还在读大学的我对于生命和死亡的意义知之不深,只觉得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走了,活着不再有意思,愿意随她而去。几十年来,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渐渐变淡,但丝丝绵绵的思念却始终萦绕心头,从未止息。前不久,父亲也离开了,去天堂与他的妈妈团聚。这个时候的我已进入知天命的年纪,全然明了死亡是生命的必然,但情感上仍是挫骨锥心样的痛。告别的日子过后,思念如影随形地缠绕心头,浸入心底……

  生活总是令人猝不及防!失去父亲,心中的伤口仍在滴血,元宵节翌日,相识近三十载加之同龄的同事又遽然辞世,意外得让我惊若木鸡。前些天,他还在劝慰我不要太过悲哀,容颜犹现,良言余音,却是阴阳相隔,天上人间!长辈驾鹤西去,同侪英年早逝,告别、思念……这是生命中怎样的不能承受之重啊!

  关于告别,字典上是这么注释的:离别,分手;辞行;和死者最后诀别,表示哀悼。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生在世,我们大部分的时光都是在告别中度过的,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着各式各样的告别。

  小时候读那些有关告别的诗句,会伤感,却因年少无知,过去便了无痕迹。走到青葱岁月,有了同学、师生间的告别,便稍稍有了些许的心动,有同学少年早逝,虽不很熟识,却也偶尔忆起些许片断,感觉有些奇怪,莫名其妙,也许那就是一种思念。及至离家上大学的时候,才第一次体会到了告别的痛苦,一步三回头地哭成了泪人。更难挨的是漫漫长夜里那悠悠的思念,如南方的梅雨一样淅沥缠绵,浸入骨髓。大学毕业时宿舍里的号啕大哭、站台上的抱头痛别,至今仍是想起都动心的画面,更持久的是别后同窗之间的相互思念。步入社会生活后,各式告别更是时时刻刻在上演。

  有时会想,也许这世间的每个角落每天都在上演着小如聚会后的告别,大到亲人、朋友、同学、爱人之间的生离死别。渐渐地,我们学会了告别,习惯了告别。可是思念呢?生活让我们学会了告别,却低估了思念;告别短暂,思念悠长;告别易过去,思念却难走远。思念的感觉犹如南方的梅雨一样,让人感觉说不出的难捱。思念如伤口般,尽管愈合,可伤痕还在。思念永永远远地驻守在人的心底,在你刻意想起的时候,在你情不自禁之间,无时不在,让人无处躲藏。时间可以抚平告别之痛,却无法减轻思念之情;岁月可以带走人生,却抹不去留在心底的那份思念。“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是对亡者的思念;“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是对恋人的思念;“天各一方,往来书信叙情谊”是对同学的思念……思念犹如滔滔江水日夜流淌,永无止息。

  诗歌音乐表达思念,相聚会面聊慰思念,鲜花祭奠安放思念……即便如此,每个人的心底依然还会珍藏着一份挥之不去的思念。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