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父亲的书签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3-07 17:04
分享到:
更多

  □曲德君

  1月31日的晚上,毫无疑问最受关注的是据说152年才一遇的“超级蓝血月”天文奇观,而我却坐在灯下静静地看着一本记载有父亲事迹的丛书《跨过鸭绿江》,这是父亲留给我们的唯一念想儿。7年前的今天,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81岁。

  这本书是父亲生前最为珍爱的物件之一,如今成了父亲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当我把书翻到第67页时,父亲讲述轿岩山战斗的场景又在我眼前浮现,而看到书中父亲1955年授衔时的英俊照片,我的内心不禁为父亲而骄傲。在这页书中我看到一张几近发黄的纸片,可能是父亲自制的书签,上面是父亲圆润的字迹:德君送来1000元。瞬间,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记忆的闸门将我拉回到15年前的那个父亲节。

  2003年的6月15日是个星期日,我特意请了半天假和兄弟们去郊外看望74岁的父亲。母亲在我16岁时就过早地离开了我们,是父亲一手把我们一个个拉扯成人,当我们都先后成家立业后,父亲为了不给我们添麻烦,在沈阳的城郊买了一幢房子,成立了新家。

  颠簸了1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见到了父亲。父亲苍老了许多,牵挂我们的心却多了一份——得知我们要来,父亲特意来到离家不远的马路上等我们。不知为什么,在车窗摇下之前,望着父亲向我们招手,我的鼻子一酸,眼泪落了下来。

  走下车的瞬间,我猛然觉得父亲的腰已经有些驼了,但他似乎在倔强地保持着军人特有的挺拔身姿。我忙疾步上前扶着父亲的双臂:“爸,节日快乐……”说话时我的双眼已经是噙满了泪水。父亲听我这样说就是一愣,我忙解释:“爸,今天是父亲节呀,我们特意来看您!”父亲笑道:“好好!快上楼,快上楼。”父亲显得很兴奋,上楼也不用我们搀扶着。

  我们带来了父亲喜欢吃的木耳和一些水果,还有一大兜子补品,父亲责怪我们乱花钱。

  中午我和哥哥与父亲小酌,几盅白酒下肚,父亲的脸红红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从他17岁参军,讲到浴血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一直讲到抗美援朝……我静静地听着父亲的讲述,不忍插话,生怕打断了父亲对往事悠远缠绵的回忆。

  父亲那天真的是太高兴了,酒喝得多了点,渐渐话也没有了,眼睛微闭,但笑意仍挂在那被风风雨雨刻满了深深皱纹的脸上,我忙把父亲扶上床休息。

  望着父亲清瘦的面颊,听着父亲发出轻轻的鼾声,我慢慢将1000元钱塞到父亲的枕头下并留下一张字条:“爸爸,我爱您!这钱是单位给我的奖励,请您一定收下!”而后悄悄起身从外面关上了房门。

  下午,我在单位接到父亲的电话:“你这是干什么?爸爸不缺钱花”我听得出父亲嗔怪而有些哽咽的声音。

  “爸,就算我孝敬您的还不行吗……”我也说不下去了。我和父亲在电话里足足沉默了1分钟。“爸,您老要多注意身体,我们会常去看您的……”我挂断了电话。

  同事问我怎么了?我说:“今天是父亲节……”

  15年了,此情此景犹在眼前。今天再次看到《跨过鸭绿江》,看着父亲留在书中“书签”上的文字,泪水浸湿了书页,泪光中,《跨过鸭绿江》封面的五星红旗烁烁放光,映照出父亲微笑的脸。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