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网络红文
带财狗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3-07 17:04
分享到:
更多

  □阿利

  小时候,家里养过一条大狗,毛色油汪汪黑亮,体型健俊,眼睛像通了电一样闪光。大狗住在屋里楼梯拐角下面,我们养狗,不是做宠物,而是看家用。

  狗会放鸭。鸭子们在水里,狗就在岸边蹲踞,不让鸭子丢散,有个别鸭子不守纪律,脱离集体,单独游走,狗暴躁地狂吠,喊鸭子归队,如果鸭子还不听话,狗就会扑通跳下水去,迎头赶上,把离群的鸭子驱逐回来。鸭子们嘎嘎乱叫,很怕狗的。鸭子们上岸后,狗就在鸭群周围跑来跑去,一直撵回家。

  狗也会放牛。早上,爸爸把牛缰绳放开,告诉牛,吃草去吧,牛自己走向山林草丛里。狗就会跟上去,送牛到吃草的地方,一直看着牛走进深深的荒草丛中,狗大吠两声,算是和牛打了招呼,说我走了,掉头跑回家。午后,太阳西斜得离山尖一竹竿高了,不用人吩咐,狗就会跑去山林里找牛,汪汪着,一路把牛赶回家。没有人训练它,是狗自己想这样做。

  有一回,遇到偷牛的人,狗保护牛,叫人打伤了,喂食,也不爱吃饭菜了,伸长身子,懒洋洋躺在地上,肚子肿胀圆大,难受地叫,声音很小,没有了力气。我摸它头,也蔫蔫的,无精打采,眼中泪水汪汪的,叫人心疼,害怕它会死掉。爸爸去找郎中,给狗配了草药。妈妈给狗煮了白面汤,搅了两个鸡蛋。有时,我们小孩子感冒或者拉肚子了,吃不下饭,妈妈也给我们做这样的鸡蛋白面热汤。我和爸爸用小勺子一起喂狗,把药捣碎,混在汤里,狗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努力吞咽。狗渐渐好了,努力站起来,四条腿勉强支撑着身体,摇摇晃晃,好像一股风就能把它吹倒。我急忙站到它身边,让它靠着我的腿,怕狗再摔倒。狗缓和了一会儿,能慢慢挪步走路了。

  妈妈说,是大姐出生时,才养的这条小狗。狗帮主人看小孩子,像放鸭子和牛一样。爸爸妈妈下田去,我们小孩子在家里,有狗在,大人就放心。若是陌生人来家里,狗总是吠叫着先把来人阻挡在院门口,同时呼喊主人;若是熟人来,狗会跑进屋,叼着主人的裤脚,往门外拉主人,让主人去迎接。狗的叫声是不同的,有时是高兴地乐呵呵叫,有时是恶狠狠地发怒叫。狗最会看人,一搭眼就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它从来不咬好人,看到不正道的人,才会追咬。家里没有男孩,是大黑狗保护我们三姐妹去上学。早上,大黑狗一路跟着我们走到学校门口。狗不进学校里,就在校门前站住,一直看到我们进教室,狗才转身回家。我们放学时,狗一定站在校门外路边,看到我们,就会欢叫着飞跑过来。从家到学校,走很远的山路,有树林,有草丛,过小溪。全校师生都认识我家的大黑狗,老师笑说:狗是我们学校的卫兵。

  我家的狗有性格,不像别人家的狗那样吃小孩子的粪便,不卑微。在路边遇到被丢弃的病死鸡鸭,我家的狗也不吃。这条狗尊重死者,不吃山坡上坟墓前的馒头供果。

  我家的狗模样好,两耳直立,嘴鼻挺阔,眼睛如元宝,是带财狗,能给主人家里带来财运。果然,有了它,家里日子越过越好了。

  大姐出嫁时,年老的大黑狗一直跟着送嫁的人们,走出好远,它累了,走不动了。一身红装的新娘大姐,感动得蹲下来,眼中含泪,抚摸大黑狗的头、颈和腰身,劝说:“你回家吧,等我回娘家串门。”

  老黑狗默默趴在路边,不再跟着送嫁的队伍向前走了。

  黑狗老了,不爱叫了。有人对爸爸、妈妈说:“这狗老了,杀了吧。”我们家不忍心杀它,这是条劳苦功高的狗!后来,忽然发现老黑狗不见了,爸爸、妈妈和我去找。黄昏时,发现老黑狗躺在深深的荒草丛里。它把草踩倒一个大圆窝,长久地睡在那儿。我叫它,也不醒,有苍蝇在狗嘴边飞,我给赶开了。爸爸说:“狗寿命到了,自己走啦。”我们就地挖了墓坑,培上新土。我的眼泪滴落到坟头。几天后,再来看时,狗的坟茔上长出了绿草。以后,我走过那段路,就会想起狗,耳朵中听到它的叫声。看到路边草丛中毛茸茸的草尖,觉得是狗的魂变成了草,在向我招手。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