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雅集  >  书香  >  资讯
清供图:一瓶一瓶又一瓶 岁朝图画笔如生
http://www.syd.com.cn   来源:新浪 2018-03-02 10:06
分享到:
更多

  澎湃新闻记者肖永军综合报道

  从宋元开始,“清供图”就是岁末年初画家们应景的题材,近代的创作尤为鼎盛。

  山东省博物馆近日推出“折来一枝春插瓶——清供图展”。此次展览将展出山东博物馆馆藏清供主题绘画50余幅,展厅内还原古色古香的文人庭院与中堂岁朝清供场景,使观众在新年伊始感受到传统习俗的喜乐吉祥与古代文人的雅致生活。新年的第一天,“澎湃新闻·艺术版”借此恭祝读者朋友新年快乐,吉祥如意!

  “清供”,又称清玩,由佛前供花发展而来。最早是以香花蔬果替代告朔之牛羊,是古人节令、祭祀时供奉的清香、鲜花、蔬果等清雅供品;而后发展成为诗礼之家厅堂和书斋陈设的各种古器、文房、书画、金石、盆景等精雅之物。前者通常附丽于民间祭祀或节令习俗;后者则与古代士人生活密切相关,表达着士人的审美意趣和精神追求。

  折来一枝春插瓶——清供主题绘画展

  旧时清供分类很细,大致有文房清供、案头清供等,也分“有名之供”和“无名之供”。有名之供,可按节日分,如岁朝清供、瑞阳清供、中秋清供等;亦可按礼俗分,如寿诞清供、婚喜清供、成人清供等。无名之供,是在非节日之时随心无来由地摆上几样物什,比如有朋自远方来,送了水果、盆栽,主人便找相配的果盘花案来“供奉”。

  清供始于秦汉盛于明清

  事实上,秦汉时期文房清供就已经出现。唐宋时期的文人们热衷于对笔墨纸砚和古器物的赏鉴,所谓“吾所好,玩而老焉可也”

  明末陈洪绶清供图

  从宋代开始清玩被认为是文士风雅的标志之一。南宋末年,赵希鹤在《洞天清禄集》中,将文房清供列为十项,即砚屏、琴、砚台、玩石、古画、笔墨真迹、古今石刻、钟鼎彝器,以及文房之中的水滴、笔格。

  至明时,清玩之风表现出有增无减之势,已经成为文人之间的普遍现象,清供图的形制逐渐成型。《格古要论》又将文房清供列为十三项,即古墨迹、琴、碑法帖、砚、古画、古锦、铜器、金石遗文、瑰宝、窑器、异木竹、怪石等;至明末屠隆著书,又将文房清供列为45种之多。明代文人以宋人为典范,追求雅致的生活情调,极重书斋之陈设,“斋中清供”在明代颇为盛行。

  清初八大山人芝兰清供图

  “斋中清供”在很多古代的画作中得到体现,比如被反复演绎的《西园雅集图》。在李公麟、顾知、陈洪绶、周翰、王式等人创作于从宋到清不同时期的《西园雅集图》当中,都可以看到不少“清供”的图像。

  清虚谷清供图

  到了清代,清供绘画发展至鼎盛,特别是清中期以后,皇帝的喜好推动了清供画的发展,富裕的市民阶层迎合时尚,对清供画需求旺盛,于是许多画家热衷于画这一题材。尤其是扬州画派、海上画派画家,如虚谷、赵之谦、任伯年、吴昌硕、王震等都画过大量岁朝清供图,风格多样,以民间常见之物入画,技法多以大写意见长。总体而言,清供的鼎盛时代应在明清。

  清供图寓意

  “清供”在中国古代,特别是明清之后的文人生活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清供之盛行,甚至成了书画、雕刻的一个重要题材,称作“清供图”。“清供图”和“四君子图”、“岁寒三友图”一起成为当时文人画题材中较为固定的图式,在中国绘画史上写下了重要一笔。

  清沈焕春元如意图

  画瓶插红梅、盘养水仙,旁边散着几只佛手、柿子、如意,就是春节前后的“岁朝清供”;若画了一瓶菖蒲、艾草,下面配着粽子、五毒,则是“端午清供”;如果是几根萝卜,一棵白菜,乃至玉米倭瓜,便是体现山居风情的“山家清供”……

  所以画家在创作节日、礼俗类题材的清供画时,除了艺术形式以外,还要考虑如何通过各种物象的配搭传递出吉祥寓意。

  如想要表达“岁岁平安”的祝福,一般会选取稻穗、花瓶、苹果、鹌鹑等;想要表达“福气”,可选取佛手、香橼、蝙蝠等;想要表达“长寿”可选寿石、月季、菊花、松柏、蟠桃等;想要表达“多子多孙”可绘石榴、葡萄、葫芦、莲蓬等;想要表达“富贵荣华”多用牡丹、芙蓉、桂花等。这种巧妙的组合,吉祥的寓意,从古传承至今。

  岁朝图画,祈福纳祥

  新春以“清供”入画的画作,被称之为“岁朝清供图”或“岁朝图”。“岁朝图”蕴含丰富、寓意深邃、雅俗共赏,给节日平添祥和喜庆的气氛。

  清赵之谦清供图

  清中后期,“岁朝图”在书画领域很是盛行,画家们以清供之品入画,兼工带写,敷衍成诗,使之成为图文并茂的文人画。这一风气在扬州画派和海上画派中尤为兴盛,许多画家都创作过“岁朝图”,有代表性的就有李鳝、赵之谦、任伯年、吴昌硕等。

  清任伯年清供图

  历代诸多文人画家都喜欢在这一天绘制《岁朝清供图》,作为新年伊始的首幅作品。如清代的吴昌硕几乎每年都画《岁朝清供图》,且多所变化,其最大的特点是很少取材于牡丹,他在《缶庐别存》中有一段话披露了其用意,文曰:“己丑除夕,闭门守岁,呵冻作画自娱。凡岁朝图多画牡丹,以富贵名也。予穷居海上,一官如虱,富贵花必不相称,故写梅取有出世姿,写菊取有傲霜骨,读书短檠,我家长物也,此是缶庐中冷淡生活。”

  彷如郑板桥路经扬州东郭市上,见有元人李萌《岁朝图》一幅,爱不释手,虽“几于破乱不堪”,但慧眼识真,掷钱买下。重新装裱后悬挂书斋,岁朝清赏,聊以自娱,并赋七言志意:“一瓶一瓶又一瓶,岁朝图画笔如生。莫将片纸嫌残缺,三百年来爱古情。”

  乾隆年间进士黄钺,幼孤且贫,后经一番仕场奋搏,官至尚书。除夕夜与妻叙话,忆及旧日寒微:“百钱买春,便可足岁,殊有食贫居贱之乐。”因而提笔作画,描就一幅《岁朝图》与山妻稚子、幼儿童孙鉴览,以示“无忘寒士家风也”。

  吴昌硕岁朝清供图

  清时吴县画家沈俊,善写花卉翎毛,设色雅静,风韵不凡,他的《岁朝清供图》画的是柏结子,梅破蕊,茶瓶清供,晓窗迎新。画外自题曰:“柏子香中霁日妍,一瓶清供晓窗前。玉梅破蕊先含笑,春色今年胜旧年。”很有祈福纳祥之意。

  清供画,蕴含着中国传统士大夫生活与文人生活中最雅致精微的部分,与庶民最朴素美好的祈愿,表达着吉祥寓意和新年的企盼,可谓是真正的寓雅于俗、雅俗共赏。

  任伯年、齐白石、张大千,刘旦宅等都有许多“岁朝清供”的名作流传于世。还有像多福多寿的佛手;多子多孙的石榴;年年有余的鲤鱼,莲藕;喜上眉梢的梅花,喜鹊;平安如意的花瓶等,都是画家笔下的长画之物。如齐白石有一幅“岁朝图”,就是画一个大灯笼,下边有一串鞭炮,旁边点缀两个大苹果,寓意为“竹报平安”。还有的画一盆万青,长满鲜红的果实,下有一枚如意,称为“万事如意”。也有的画一个硕大的古瓶,瓶内插上带柿子的树枝,下面一个精美的盆盒,内有橘子,百合,则喻为“百事大吉”,真是举不胜举。

  齐白石万年青图

  并非文人雅士专属俗话说“有钱无钱,回家过年”。人们对辞旧迎新的期望心理都是一样,并没有贫富之别。过去,许多家境贫寒的人家过年时,对“岁朝清供”,也有自己的土办法。有的人家用瓦盆种上几株石蒜充当水仙;有的用大萝卜,将外形削成方型,中间挖空,插上几根大蒜;也有的用红萝卜,留绿叶,洗净吊挂窗棂上,上绿下红,也别有一番情趣。

民国 孔小瑜 岁朝清供————————————————相关阅读

  岁朝清供

  汪曾祺

  “岁朝清供”是中国画家爱画的画题。明清以后画这个题目的尤其多。任伯年就画过不少幅。画里画的、实际生活里供的,无非是这几样:天竹果、腊梅花、水仙。有时为了填补空白,画里加两个香橼。“橼”谐音圆,取其吉利。水仙、腊梅、天竹,是取其颜色鲜丽。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窗坐对,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

  我家旧园有腊梅四株,主干粗如汤碗,近春节时,繁花满树。这几棵腊梅磬口檀心,本来是名贵的,但是我们那里重白心而轻檀心,称白心者为“冰心”,而给檀心的起一个不好听的名字:“狗心”。我觉得狗心腊梅也很好看。初一一早,我就爬上树去,选择一大枝——要枝子好看,花蕾多的,拗折下来——腊梅枝脆,极易折,插在大胆瓶里。这枝腊梅高可三尺,很壮观。天竹我们家也有一棵,在园西墙角。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长不大,细弱伶仃,结果也少。我不忍心多折,只是剪两三穗,插进胆瓶,为腊梅增色而已。

  我走过很多地方,像我们家那样粗壮的腊梅还没有见过。

  在安徽黟县参观古民居,几乎家家都有两三丛天竹。有一家有一棵天竹,结了那么多果子,简直是岂有此理!而且颜色是正红,——一般天竹果都偏一点紫。我驻足看了半天,已经走出门了,又回去看了一会。大概黟县土壤气候特宜天竹。

天竺

  在杭州茶叶博物馆,看见一个山坡上种了一大片天竺。我去时不是结果的时候,不能断定果子是什么颜色的,但看梗干枝叶都作深紫色,料想果子也是偏紫的。

  任伯年画天竹,果极繁密。齐白石画天竹,果较疏,粒大,而色近朱红,叶亦不作羽状。或云此别是一种,湖南人谓之草天竹,未知是否。

  养水仙得会“刻”,否则叶子长得很高,花弱而小,甚至花未放蕾即枯瘪。但是画水仙都还是画完整的球茎,极少画刻过的,即福建画家郑乃珧也不画刻过的水仙。刻过的水仙花美,而形态不入画。

  北京人家春节供腊梅、天竹者少,因不易得。富贵人家常在大厅里摆两盆梅花(北京谓之“干枝梅”,很不好听),在泥盆外加开光丰彩或景泰蓝套盆,很俗气。

  穷家过年,也要有一点颜色。很多人家养一盆青蒜。这也算代替水仙了吧。或用大萝卜一个,削去尾,挖去肉,空壳内种蒜,铁丝为箍,以线挂在朝阳的窗下,蒜叶碧绿,萝卜皮通红,萝卜缨翻卷上来,也颇悦目。

  广州春节有花市,四时鲜花皆有。曾见刘旦宅画“广州春节花市所见”,画的是一个少妇的背影,背兜里背着一个娃娃,右手抱一大束各种颜色的花,左手拈花一朵,微微回头逗弄娃娃,少妇著白上衣,银灰色长裤,身材很苗条。穿浅黄色拖鞋。轻轻两笔,勾出小巧的脚跟。很美。这幅画最动人之处,正在脚跟两笔。

  这样鲜艳的繁花,很难说是“清供”了。

  曾见一幅旧画:一间茅屋,一个老者手捧一个瓦罐,内插梅花一枝,正要放到案上,题目:“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这才真是“岁朝清供”!

遍植梅花的苏州香雪海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