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雅集  >  书香  >  资讯
大艺立书灵为美
http://www.syd.com.cn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3-02 10:07
分享到:
更多

  司马迁《史记》语(篆书) 138×68厘米张继

  吕国英

  谈当代书法,论现代书艺,无论从继承之深、创新之探,还是在匡正之义、引领之广,或是于书学之拓、演进之远,张继均是绕不开的人物。尤其在当下文艺乱象纷呈,而书画为甚、书法尤甚的语境下,检视、探研、解读之,其价值意义尤为凸显。

  书者,笔墨汉字也。先贤造字,史有“六书”之论,而“象形”位居之首,余者“五书”,如指事、会意、形声、转注与假借,皆以“象形”为基础。如此,字者,象也。也如此,书艺者,艺象也。

  显然,中国文字是“象”思维形态,而美学、艺术、审美尤需“象”思维,又是典型“象”思维。也是在此意义上,张继书艺现象之种种呈现与兆示,是以“张继书象”概括之。

  “张继书象”,妙化于“融”。融者,和也,是为多元之集成,亦为极致之和谐。张继尚融,立斋号“融”,之谓“融斋”;自刊“融”章,之谓“四融”,此四融者,诗、书、画、印也。由是,张继书学以“融”为念,张继书艺立“融”为本。

  察书法演变,观张继书艺,探其哲学、美学、文化内涵,其上追秦汉、中瞻晋唐、下探宋元,以师古贤书艺为本;又涉东西方哲学、美学、艺术,以师古今中外优秀文化为补,是为书艺之融,又为诸艺之融,尤为文化艺术之融。

  研张继书艺,其以隶书立名,并以“张隶”享誉书坛,但其真草篆行、铁笔刊艺,均造诣不凡,进之博取诸艺之魂,滋养其书,备受瞩目。其书艺之象,既似隶非隶、似篆非篆,又似楷非楷,似行非行,但既有隶、有篆,也有楷、有行,是为集篆、隶、楷、行者,或称“张继书象”者。

  张继尚融,不仅行早,更为行远,且几近进入既有彼、又存此、尤立我,且和谐一体、自成一格的境界,是才情、艺商所举、恒志耕耘所力,也是艺术造化所愿、时代精神所孕。

  “张继书象”,审美于“汉”。张继自刊闲章,名曰:“慕汉”,每每爱不释“卷”,尤其书有得意之作,则郑重钤之,是审美释然,也为“纠缠”与“汉”之感验。张继慕汉,是其追慕、向往秦篆、汉隶,并视书艺研学基点。

  张继慕汉,其“取法”(汉隶)是哲学的,也是美学、艺术的,不仅具艺术审美之本质要义,也是其书艺开悟、智慧灵明所示,对书艺取法探研、匡正书学世风,无疑大有裨益。

  “张继书象”,浑然于“象”。象者,象也。与自然事物相关联,常有形象、印象、天象、气象等“象”称;与社会人文相关联,又多见想象、相象、象形、象征、超象、拟象、抽象等“象”喻。汉字属“象”思维形态,艺术创作是典型的“象”思维。释言之,象由物来,象自形移,象悟由心。正由此,汉字入艺之要件,既得天独厚,又与“生”俱之。而将汉字升华为艺术,书者当须入象。

  读张继作品,观张继创作,感其入象演进:先读书文物象,再化书写情象,又悟书法意象,后创书艺心象,终追书道灵象。无象不书,不书无象,不仅是张继书艺的特别追求,也为张继书艺的特殊感悟,还是张继书艺的独有特征。

  检视当下书法乱象,突出呈现在邪象、怪象、媚象、秽象、滞象等。归结为一点,就是无象——没有立象之象,就是了无艺术之象、不入审美之象。进言之,既无笔墨之象,也无文法、字法之象,还无章法之象,更无整一之象。显然,无象是书法乱象的典型与极致呈现,也是书法乱象的症结所在。

  “张继书象”,立象于“正”。张继立书艺之象,既求书之有象、书艺呈象,又求书象整一,尤求书象之正大气象。依哲学、美学论,天人合一是哲学、美学及艺术审美中,体现根本性、终极性智慧、感验与认知,核心意涵在于:人与自然、社会,主观与客观、感性与理性等和谐统一之关系,是人文发展中,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超验境界与至美情态。东方的中庸理念,强调守住中庸、摒弃两极;西方的感性、知性、理性之认知论,强调知性的不可逾越,是为理智与悟性。如此,艺术要呈现正大气象,艺术家当怀天人合一之敬畏、须入天我为一之境界,而入此境,感性重要,理性同样重要。无感性则无激情,无激情即无艺术;无理性则无法度,无法度即无审美。艺术演进中,往往呈现感性对感性的度越,形成新感性;理性对理性的度越,构成新理性,并在新的高度上,构成新的和谐关系。进言之,没有理性的感性,难以驾驭;没有感性的理性,无法前行,且两者随影相行、不可偏废。

  读张继书艺作品,品张继书美味道,其笔法求苍茫劲健、刚柔相间;墨法求茂朴华滋、厚重灵透;结字求奇崛多变、动中寓静;章法求错落有致、随遇而安,均为书之正大气象之物化,也为书之诸要素的具体化、技艺化,既统摄于其思想、理念,又服务、建构于其思想、理念。

  “张继书象”,筑基于“言”。张继书艺立正大气象,立之正,行将远,根基在“言”。言者,就是立言、立论,就是著文、立说。中国古时仁人志士,有“三不朽”之命题,彰显永恒哲学、美学之价值意义,即“立德、立功、立言”,是为矗立道德、建构功绩、提出灼见。简言之,就是做人、做事、做学问。

  张继书艺以言筑基,一者书艺演进,学问是滋养之源;二者立足全要素原创,诗文词赋不可或缺;三者记录艺术感言、审美心声,无“言”非以存念;探研书艺演进,无“论”又何能明见?其位列第六届兰亭奖、获奖作品最高奖的三件作品,从诗文撰写、刊字提炼,到边款释解均为原创,是全要素原创的一次大考,无不呈现其做学问之功。

  厚积学问之养,张继既创文化工程性巨制,也撰富有见地的书法、篆刻精论,其《中国书画千字文》,集古今书画文化演进之大成,堪称前无古人的旷世之作;又如《我之当代书法创作观》《尚法师法变法》等,多篇(部)专著、专论为学界关注,被誉当今书法篆刻新论之篇章。

  纵览书法史章,历代书法巨擘,哪一不是立言、立论高手、学问大家。张继善诗文、词赋,重立言、立论,起步早、诗性好、富才学,又善下苦功,积学有恒,以升华审美、滋养书艺,自为时代厚爱,也为后学所尚。

  “张继书象”,入灵于“美”。美是存在,美为整一;美在表达,尤在创造。美学回答美、引领美;艺术表达美、创造美。换言之,美是关于艺术的哲学,创造美是艺术美的最高层级,也是艺术审美的至高价值。张继书象之美,是为建构,亦为创造,具有独特性,也有唯一性,且自构体系,自成一格。兹为逸形创变所示,更为入灵追美所愿。

  论美必言及象。艺术自启滥觞,迄今已有具象、意象与抽象艺术。释言之,具象艺术,就是艺术形象表现与物象基本相似或极为相似之艺术;抽象艺术,就是艺术形象大幅度偏离或完全抛弃物象表象之艺术;而意象艺术,则为艺术形象表现主观情感与客观物象相融合之艺术。如此,象即形式语言。前曾论及,书法是关于汉字的书写法度与规范,而书艺则是关于汉字的艺术。

  张继以史明志,感悟书道。临者,仿也,如描形摹象,属写真层级,而写真不是艺术;草圣、唐王书成,意在创变,而逸形入灵是变之所倚,也是核心、精髓。继而,张继探研,书之逸形,就是逸出书之法、字之形;而艺之入灵,就是进入灵性之境、审象之美。

  不言而喻,逸形不易,入灵甚之。张继明理而苦耕,入艺而象随,几十载入法、出法之艰途,先工书法具象,后探书艺意象,并于逸形入灵中,感验与体悟书象至美,攀援更高书艺层级。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