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老照片
第一次站岗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18-02-11 09:54
分享到:
更多

  

  王焕忱

  我1967年底入伍,1968年初结束新兵集训下连后,被分到嫩江劳改农场虎山分场。

  这里就是荒无人烟的北大荒。我们的执勤设施很简陋,监舍四周围着水泥柱架起的铁丝网,每50米铁丝网挂一盏柴油马灯,夜里风大的时候马灯一晃一晃的,视线隐隐约约。恐惧的是,夜晚的荒野之中,熊、狼、狐狸、狍子、野猪等吼叫不停,瘆得慌,胆小的不敢单独上哨。

  新兵上岗的第一夜,我被排在第二班,当时气温是零下36度。那天我穿着棉衣棉裤和羊皮大衣,戴着皮帽皮手套两个口罩。第二班岗是晚10点到11点半。上岗时天气阴沉,四周黑呼呼的啥也看不见。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况,有点害怕也得强打精神。可是半个小时后突然下起了烟炮雪,天昏地暗。我就是这样,在哨位上坚守着人生的第一班岗。

  下岗时视线模糊得十步之外就啥也看不见了。强风打着转刮,水泥柱上的马灯摇摆不定,有几盏灯被风吹灭了。带班员送其他哨兵继续前行,让我自己先试着往回走。路上我像个陀螺似的转来转去,一会儿就辩不清方向了。我知道由监舍到营房500多米,还想起班长的话:“这个时候不要乱走,第一位的是辨别方向。”我终于在风雪的空隙里见到了灯光——那可真是生命之光啊!

  我朝它奔去,遇到了一根水泥杆。我蹲下来,从水泥杆的根部,把浮雪扒开,露出陈雪,我凭着学过的知识判断,积雪多的一面肯定是北方。我迅速判明方位,朝营房艰难地走去。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进入营区。我刚迈进营房,自卫哨急切地大声说:“你怎么才回来?班长和副班长都出去找你了!”我顿时感动不已。直到今天也忘不了那一夜。

  北大荒的天是冷的,但是战友的心是热的。

  这张照片是1968年3月新兵下连时照的,这年我18岁。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