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这里,有最坚忍的意志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2-11 10:00
分享到:
更多

  在战争年代,监狱(包括有监狱性质的刑讯羁押场所),是一个更血腥、更残忍的战场。这里发生的故事,比战火弥漫的战场来得更加酷烈。之前讲的张凤岐、杨春元等抗日六志士就是例子,他们在日本特高课特设“监狱刑房”(沈阳马路湾日本宪兵团驻地、故宫内等)屡受酷刑而英勇就义。“监狱往事”便是本章我们重点讲述的内容。

  先说两所监狱,一个是奉天第一监狱,另一个是奉天陆军监狱。

  这两所监狱多数人听着陌生,但它们的旧址均在我们的身边。奉天第一监狱旧址,位于沈河区南顺城路16号,后来曾是辽宁精密仪器厂厂址,如今只剩下了一段28米长围墙。发现这段围墙的,是张景振、宋敬泽两位文保志愿者,他们2015年才请专家认定了这段墙的“身份”。奉天陆军监狱旧址,就是今天的沈阳市救助站所在地,同样位于沈河区,离张氏帅府博物馆并不远。了解两所监狱的历史,我们要感谢一个人——张大庸,这位已退休的辽宁省党史工作人员对它们有深入的研究。在此之前,它们在史料中很少有系统反映,多是“潜伏”状态,散存于档案、报道和史志的“蛛丝马迹”中。张大庸和极少数相关人员对这些碎片史料进行了分析、研究、整合,并在早些时候访问了见证人。

  奉天第一监狱,在不同历史阶段有不同的称呼。

  1917年,由奉天模范监狱、奉天省城罪犯传艺所两所监狱合并成一所监狱,即奉天第一监狱。1928年冬,奉天第一监狱改为辽宁第一监狱;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后,又改叫奉天第一监狱;1958年,成为辽宁精密仪器厂厂址。1927年7月21日,南站日租界日本警署将在奉天制麻株式会社发动罢工的中共奉天特支书记任国桢、组织委员杨志云押送到奉天第一监狱“北未决”监号“仁”字监。这是奉天第一监狱关押政治犯的开始。此前,奉天第一监狱只关押过参与郭松龄反奉的一些军官。从1928年到九一八事变爆发,这里还关押过一些赫赫有名的中国共产党人,如陈为人、吴丽石、刘少奇、孟坚、常宝玉、杨靖宇、李子芬、饶漱石、赵尚志、林仲丹(原名林育英)……

  奉天陆军监狱,修建的时间比奉天第一监狱晚约8年。

  1925年末,张作霖将沈阳大南门外草料场(今沈阳市沈河区大南街二段发展里9号)搬迁到大北门外,在草料场原址建起约10万平米的“军人监狱”(东北军“军纪犯”集中关押之处),便是后来的奉天陆军监狱。日伪时期,日本人又修建一条与墙外接见室相连的地下通道,重要的政治犯都是通过这条暗道押解入院的。1934年5月6日,日本宪兵团逮捕清原县共青团特支书记张映辉等5人,当天即送往陆军监狱关押;同年5月中旬,中共哈尔滨党的组织约有25人被押至该监狱;同年6月3日至9月28日,义勇军著名将领邓铁梅及十几名部属被关押在此;1936年11月,安东(今丹东)发生“安东教师救国会惨案”,除被日本宪兵折磨致死的外,其余“涉案人员”全部关押在奉天陆军监狱,一年时间里先后被杀害者达160人之多……

  两所监狱,在日伪时期均是“杀人魔窟”,也见证了最坚韧的抵抗意志。

  以奉天陆军监狱为例。

  目前,对奉天陆军监狱留存资料比较少。之所以少,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日本人将相关档案销毁或者转移到其国内。他们这样做,是要掩盖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们在梳理两所监狱历史时,心情还算平静,但到了要细说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时,却不忍多写了。这里的残忍已经超乎人类的承受与想象。在奉天陆军监狱,日本侵略者残杀中国人,不仅用砍头、枪决、绞刑、活埋等传统手法,竟然还有“创新之举”——机械化杀人……张大庸1988年访问过一位赵姓老者。他曾在陆军监狱赶大车,当时只有20岁。据他回忆,每绞完一个人,日本宪兵就抬出来一个铁箱子,然后送到大北边门外“狼狗圈”。

  在沈阳地区寻访义勇军故地时,我们多次听老人提到“狼狗圈”。

  一些“传说”并非空穴来风。这个“狼狗圈”跟陆军监狱是“关系单位”。所谓“狼狗圈”是1933年4月日本关东军密令奉天省铁路警护军在大北边门外(今盘山二里1号)建立的铁路警护队第一警备犬训练所,有狗舍约500余间,驯养狼狗200余条。“狼狗圈”训练狼狗用的“靶子”是政治犯,由奉天陆军监狱提供。日本人将政治犯直接扔到狼狗圈中,让狼狗任意撕咬。有一个幸存者叫王佩武,是奉天兵工厂(中共地下党员重点工运场所)的学徒工。1935年秋的一天,王佩武因操作事故伤了日本监工,被送到日本宪兵队。赶上“狼狗圈”向奉天陆军监狱要“靶子”,却只有9名政治犯,就将王佩武押来凑数。10个人被扔进“狼狗圈”后,9名政治犯先后被狼狗咬死,只剩下了王佩武。他被日本人推进圈里就被吓晕了,而狼狗应该是吃饱了,没再吃他。日本兵把他当成死尸,扔到了大沙坑里。他幸免于难。

  到底奉天陆军监狱为“狼狗圈”提供了多少“活靶”?已无从统计。据保守估计,14年间,奉天陆军监狱关押的政治犯约3000人,有近千人被秘密杀害。近几年,人们对一些“抗日神剧”情节不断地吐槽,但我们认为至少有一个情节是真实再现:日本人善用狼狗,打仗或追捕。很难想象:这些狼狗的食物与训练靶子,是中国最坚强的勇士。

  还有一个地方跟奉天陆军监狱有关。

  它就是日本人办的“满洲医科大学”(今和平区北二马路92号中国医科大学所在地)。当年,“满洲医科大学”还与那个恶名远扬的侵华日军“731部队”关系密切:它不仅为日本侵略战争培养了大批医务人员,还进行以活人为“实验材料”的细菌实验和活体解剖实验……“满洲医科大学”微生物系教授、日本细菌战犯北野政次,曾在日本军方配合下,用13名健康的中国人进行活体细菌实验,还写成了学术研究报告。曾在该校解剖学教室当过实验勤杂工的张丕卿证言:“……从1942年秋到1943年春,日本人先后进行五次活体解剖。”

  在“满洲医科大学”,一些“实验材料”便来自于奉天陆军监狱。

  2015年“重走抗联路”时,我们觉得当年抗联战士是在挑战人类极限的环境中打仗,而今天,我们的认知再次被改变:在日伪的监狱里,抗日者所遭受的肉体与精神摧残真的“已经超乎人类的承受与想象”。能够挺到进“狼狗圈”或“实验室”而未曾变节的“反满抗日分子”,应该算是这个世界上信念最坚定的人。

  他们的意志,甚至胜过钢铁,值得全人类膜拜!

  此文,删节文字若干。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伏桂明、王远、周贤忠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