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周刊
宋慧莹:幼承母训执管 书道一任自然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2-02 10:41
分享到:
更多

  宋慧莹(左)与沈延毅先生

  宋慧莹作品

  挖掘城市历史,深耕地域文化,延续地缘文明,沈阳日报、帅正新闻、沈报融媒持续推出特别策划——盛京人物·融媒访谈,倾听名家口述历史,回放过往、品味人生,梳理文脉、分享感悟,立足现实、启迪未来。

  宋慧莹1949年出生于沈阳,山东省黄县人。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妇女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专业指导教授,曾任辽宁省书法家协会秘书长、常务副主席,现任辽宁省书法家协会顾问。1984年因其在书法艺术上的突出成就荣获辽宁省政府奖。1996年赴日本进行文化交流。1997年率团访问韩国。2000年被中国书法家协会授予“德艺双馨书法家”荣誉称号,同年被授予辽宁省优秀中青年书法家荣誉称号。2010年,沈阳出版社出版《慧莹书法作品集》;2011年,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宋慧莹书法作品集》。

  她是沈延毅先生唯一女弟子;在全国省级书法家协会中,作为常务副主席,她是第一位;她率先在全国组织少儿书法展,一办就是13届……古稀之年,她创作不辍,诲人不倦,笔耕不止,她就是沈阳书法家宋慧莹。

  2017年12月22日,宋慧莹在位于沈阳市沈河区的工作室接受了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采访。

  访谈话题从沈延毅先生开始,宋慧莹说:“我和程与天在沈老身边,沈老受尽苦难的时候,我们是和他在一起的。我是沈老唯一女弟子,跟随沈老25年,直到他老人家离世。”起于家严探路书山

  谈到小时候对艺术的接触,宋慧莹回忆说:“我小的时候,老人的家庭观念还比较封建,他们不希望女孩到外面去乱跑,认为女孩应该在家里稳稳当当的学女红、看书,应该有女孩的文静气。他们看我性格比较外向,觉得应该收拢些,就把我关在家里。在家庭的严厉管教之下,我从被动到主动,拿起笔去写字。”

  “我在沈阳长大,父亲是山东黄县人,是比较受苦的一个人,他13岁由山东老家被舅舅带到沈阳学徒,后来处境慢慢好转,做了自己喜欢的工作。我母亲是沈阳白塔小学毕业生,第三女子高中毕业的,她的思维比较开阔。她让我学过芭蕾舞,在那个时候是极少的。她希望我学小提琴,当年我都学过,但是我不喜欢。后来,母亲就换了一个方式,让我学写字”。

  “那时候我也就七八岁,看到别的小朋友在外面玩,我自己在家里写字,也是有反抗意识的。我拿起这支笔是在家庭的管理之下开始的。在读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学校也要求写大字,因为我在母亲的教导之下曾经写过,这个时候就比其他孩子略好一点,赞扬声就来了。”

  “我现在教育学生,一般是不批评的,虽然我很严厉,但不批评。我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一听到表扬心里就很高兴,就会产生一种积极的作用,就愿意写,在激励自己写的情况下,进步就快。”

  拜师沈老墨海泛舟

  宋慧莹说:“到高中以后,我有一个机会遇到了沈老,我就想,我要抓住这个机会,跟沈老学习书法。我就跟沈老说了,他看我是小女孩,有点惊异地说:‘那你拿字来我看一看’。那时沈老家在‘赵四小姐楼’的楼上。他看了我写的字说:‘还行哈,小女孩,没学会走就先学跑了。’我那时写的是草书。 ‘没学会走先学跑了,先从楷书入手吧’,这是沈老的原话,沈老当时没说收我当学生。沈老的女儿沈媛比我小一岁,我就通过她做沈老的工作,沈老很谨慎,他说:‘收学生可以,我得去看看你家,看看你的父母。’沈老要去我家,把我乐坏了,回去就告诉了我妈。结果沈老来了,跟我父母一见面,他们是老相识。我就这样成了沈老唯一的女学生。我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学习书法。以前呢,我认为就是写大字。”

  “我现在收学生也是这样,继承了老师的传统。要教这个孩子的时候,我也要看看家长,为什么?看看家长有没有毅力。家长督促督导,孩子才能一步步走向很好的途径。不单是书法,什么都是这样。”

  “书法是什么?书法是写的法,沈老开始教我写的法,怎样去写楷书,写完了楷书再写什么,写完之后下一步再进行什么,他是有整一套规律的。我就按照老师教导的方法认真去写。”

  “1966年,沈老从赵四小姐楼的楼上(文史馆)搬到收发室了,沈老的吃饭,还有一些生活上的琐事,都是我们在料理。沈老教我们吟诗,给我们讲音律、讲写字。后来,我和程与天协助沈老回到冷子堡……我们就是想把老师照顾好。老师真诚地教,我们认真地学,所以才有了我们的今天,恩师是不能忘的。”宋慧莹说。

  益友良师助力转折

  “我‘下乡’到1971年回沈阳。1975年7月,沈阳市总工会成立‘沈阳市职工书法活动小组’,沈老和杨老(杨仁恺)经常去讲课,我从那时开始参与书法社会活动。1981年筹备全国书法展,我也参与其中,做了一些会务工作,展览如期在辽宁美术馆开幕,这个展览奠定了中国书协成立的基础。”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通过工作结识了王冠和周皎同志,他们将我调到辽宁省美术家协会。这是我命运的转折点。1988年,我由辽宁省美术家协会调入辽宁省书法家协会,这一工作就是几十年。工作的时候,我尽我的力维护协会的利益,团结会员,几十年始终如一。我大师兄姚哲成说过:‘宋慧莹在协会工作就是能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在书协我们主张临帖,进行传统教育,这也是辽宁书协坚持的一个方向,继承传统的,再创新。沈老说过——火烬薪传。我在书协先后组织了13届辽宁省的少儿书法展览,每届都有作品集。1999年,我组织辽宁省少儿书法作者参加‘全国第一届少年儿童书法展’,辽宁入选161件作品,名列全国第一。当时组织少儿书法展还有一个想法,想通过展览,让家长了解选择什么样的老师教自己孩子的书法。”

  办展悟道心无挂碍

  “2009年,我退休了。退休以后,我办的第一次个人书法展览是在旅顺博物馆。第二年,我在辽宁省博物馆办的个展。之后又应日本的邀请在长野办了个展……2015年应保利博物馆的邀请,在保利做的个展,这些展览反响都很好。”

  “我认为,楷书是一种很极致地写法,非常之严谨,它要求点划横竖撇捺都要规矩。没有规矩就没有方圆。写好楷书之后,懂得了基本笔法,可再通过隶书去转换,化掉楷书非常刻板的动作,变成比较自然朴实的写法。写了隶书,稍稍自如以后,再写行书,它能去化掉隶书中比行书还刻板的东西,这是学书的过程。”

  “退休以后,我能静下来,认真去研究书法的路子应该怎样去走。提高是有方法的,不能一味地写,闷头写是不行的,我曾经跟学生讲过,书法必须是精确的重复。写出一定模样的时候,才能精确的重复。为什么?因为汉字就是横竖撇点捺,你重复的是横竖撇点捺,但间架结构是因人而异的。精确的重复是在一个基础上去变化。”

  “我现在还认识到一个问题,书法这个群体前几年有所变化。新的一批大学生毕业了,而且走向社会,走向我们的书法群体。能把书法写好,没有文化就不会提高。书法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技法是其一,剩下的就是文学艺术等领域的滋润,有了这些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书家。现在我对学生的要求就是不但要把字写好,文化水准也要同时上升。我给他们找文化课老师,每个星期都上课。充实自己头脑的同时就是充实书法的营养。我现在所想的就是怎么样把我们书法队伍的文化提升,我从我的孩子们、从我的学生们入手。我还想,他们不单要学会写字,还要会画画。画画的人章法好,结构好,应该从多方面掌握书法创作的节奏,还要听音乐,书法是有节奏感的。没有节奏的书法就像一潭死水,不会打动人的。书法作品要眼感好,刺激眼感引发关注,就会是好作品。”

  “很多人看过我的作品说有男人气,实际上书法不是男人女人的事,是一个表达风格。字如其人,我就是这种很爽朗、很爽快的,把一切问题都看得很淡、很平。所以我写出的东西也是那样自然,不会很扭捏。我教学生写字的时候,要求他们不要故意去做,要自然地流淌。字写到位的时候是心平气和。这就是我主张的书法习惯。我的作品也就是这样表达出来的,大家认为我写的字很生动,我自己倒是没有感觉,我就感觉出一种很爽朗、很自然。”

  “我提倡写字要‘心无挂碍’。就是当我心里很顺利的时候我会一挥而就,当我不愉快的时候,我就写不了东西,可能我太性情了吧。有时是很平静的,有时有点乱石铺街的作品也很好,根据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感觉去表达不同的作品。”

  自幼及长火烬薪传

  “书法是一种传承,一代传一代。当前的形势,书法进校园,给孩子们学习书法、给书法传承创造了一个最好的机会。要想把中国字写好,在学校要有好的老师,这个是最基础的,我提倡过。书法家应该到小学去做基础老师。我认为,幼儿园应该有高修养的书法家作为启蒙老师,他的行为、举止、言谈,言传身教会影响孩子一辈子的,师资问题是很重要的。在写好中国字的基础上,如果学校觉得孩子有兴趣,可以考虑增加书法专业课程。”

  “字的结构可以跌宕变化,变化就能产生动势,就能产生节奏,看了以后就能打动读者和观众。如果写出来的字没有变化,没有韵律,那样的作品能打动人吗?”

  “我很多讲课的经验都是从沈老那传承过来的。当然我现在讲得要细致一些。沈老说:‘我让你临帖是学好书法的基础之一,如果你把基本的笔法掌握了,回过头来还要往书法发展的源头上写,写隶书、写魏碑、写出自己,千万不能写我。我就是我,你就是你。’沈老的学生姚哲成,程与天,卢树勋,还有我,没有一个人去写沈老的书体。”

  “在现在书界还有一个横向取法的现象。辽宁书协曾提出不许横向取法,但这也只能是提倡,不能避免。我有个想法,就是你可以学现代人,但是一旦通了必须回归传统,这样才能懂得古法的写法,才能加深自己的理解,才能回归到书法的路子上。”

  “我虽然年龄大了,但不能停止脚步,不能放弃对书法的热爱,不能放弃对学生们的教导。我觉得,应该用我一生的感悟去辅导我的学生们,带领他们冲刺。”

  “我对自己目前的这种写法没有想变法,我是想在这个基础上更加丰富一些,更加顺畅一些。”

  谈起即将在温哥华举办的展览,宋慧莹说:“较之以前的展览,我的作品书写更‘嚣张’了,七十不逾矩嘛。我在我自己认为的法度之下,任意恣肆,这就是我的想法,应该说是更自如、更自然了,但是我的这种自如、自然不是随意写出来的。我对书法的理解是:书写自己的性情,表达自己的学识品行,彰显时代的精神。我觉得,我是比较勤奋的一个女人,我的手不会停。我现在依然在写,只要有时间我就去写,为什么呢?我把书法当成我的生命。”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赵威王晓辉

  徐小凌/视频

  魏爽/制图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