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论坛
《酉阳杂俎》缘何被长期冷落
http://www.syd.com.cn   来源:辽宁日报 2018-01-09 10:56
分享到:
更多

  在中国古籍中,唐代段成式的《酉阳杂俎》是民族文化传统中关于想象力的集大成者。由于段成式的文字稍显晦涩,加上唐代的文言文较古奥,这部典籍长期被冷落。北京大学教授李国文历时两年完成了80万字的《酉阳杂俎》评注。李国文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文字记载,《酉阳杂俎》成书时间远远领先《格林童话》,但近代中国人能够得知并了解“灰姑娘”传奇者,十之八九来自《格林童话》,及由其衍生出来的戏剧、电影、图画,而非段成式的《酉阳杂俎》。当下还有多少人知道唐代的段成式?《酉阳杂俎》写了什么?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由此我们更应该思考,为何外国月亮就是圆?我们自信缺失的原因是什么?

  《酉阳杂俎》成书时间领先《格林童话》

  辽宁日报:您评价段成式是中国志异体文学的集大成者,您在《酉阳杂俎》评注中一再强调,《酉阳杂俎》是一本空前绝后的好书。这本好书为何长期被冷落?

  李国文:文言文的笔记和笔记小说,是中国文学中宝贵的经典。每一篇都是一个小中见大的世界。文字凝练,内容浓缩,千字以上者很少,数百字,数十字,即是一篇精彩的小说。这些出自文人手笔的文学作品,行文以精致著称,题材以志异为主。在西方文学中,找不到相对的门类,一是他们没有,二是他们弄不来,这与中国古代文字的表现形式为文言文有关。

  段成式一度随其父段文昌在西川节度使任上,因他耽嗜畋猎,段文昌怕他荒废举业,托同僚婉为戒劝。结果,这些人都收到段成式为自己辩解的回信,内容一样,但每封信的遣字用语,选词达意,竟无相同处,令人叹绝。所以,鲁迅就认为他这部书“古艳颖异”。

  段成式的文字,的确稍显晦涩,且是唐代的文言文,比较古奥,生僻字多,杂以胡语梵音,相当费解,阅读困难是必然的,这也是这部不朽之作难以推广的障碍。当然,遭到长期冷落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些笔记小说,在中国文人眼中,是小道。

  辽宁日报:您说叶限的故事,是中国版的“灰姑娘”?《酉阳杂俎》被认为是世界流行的此类故事中最早的文字记录?也早于1812年格林兄弟出版的《格林童话》?

  李国文:在《酉阳杂俎》评注续集卷一支诺皋上,有一则叶限的故事,那就是中国版的“灰姑娘”。成书于公元9世纪的《酉阳杂俎》,被认为是世界流行此类故事中最早的文字记录,早于1697年夏尔·佩罗所写的《鹅妈妈的故事》,更早于1812年格林兄弟出版的《格林童话》。据研究者称,此类故事几乎流传于全球各地,特别在口头文学中,约有300多种版本。也有专家认为《酉阳杂俎》中的叶限故事,也可能是由域外传入。因为邕州曾经是中国南方对外交流的重要港口,而段成式注明为“南中怪事”,表示这则故事的“舶来性”。因为“灰姑娘”这个文学母题,早在公元前一世纪的希腊就出现了。

  虽然作为文字记载,《酉阳杂俎》成书时间远远领先《格林童话》,但近代中国人,能够得知并了解“灰姑娘”传奇者,十之八九均来自《格林童话》,以及由《格林童话》衍生出来的戏剧、电影、图画,而非段成式的《酉阳杂俎》。这也是这部典籍长期被冷落的原因所在。中国13亿人,知道唐代这位作家,这部作品者,会不会超过1000万人,存疑,这才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可悲现象。

  志异体文学的百科全书

  辽宁日报:没有一定古文功底的人想读懂《酉阳杂俎》并非易事,单从目录实在难以看出作者的写作意图,段成式都写了什么?本书有何影响?

  李国文:在唐代文学史上,段成式是个很一般的人物。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的这部不经意之作,在中国文学史上却成为志异体文学的百科全书。这部书的特点,凡异,无不备载,凡异,无不论述,称得上囊括古今,是部包罗万象,越读越饶有兴趣,越品越滋味无穷的奇书。

  中国文学渊源,历来分为两脉,一曰“写实”,一曰“志异”,但两者并无截然分界,而从上古至秦、汉、魏、晋,“志异”是相当长时期内的文学主流。《酉阳杂俎》不但一脉相承它以前的志异体文学精华,还承前启后地为宋、元、明、清这类文学体裁奠定了坚实基础。后来的志异体文学,如宋人洪迈的《夷坚志》、元人叶子奇的《草木子》、清人褚人获的《坚瓠集》,都沿袭着段氏的风格。

  中国旧时文人,一直也都以“志异”和“写实”并行不悖的写作方针行事。《红楼梦》极其真实的生活细节,极其浪漫的虚幻境界,两者几无缝隙地冶于一炉,最是成功的例子。主持《四库全书》编政的纪昀,自然应是绝对正统的文人,然而他的《阅微草堂笔记》,却是一部标准的志异体笔记小说。至于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更是标明为志异体文学的精妙之作,而这些文学大家的志异之作,无不受到《酉阳杂俎》影响。

  辽宁日报:今天读这部书,对我们有何启示?

  李国文:想象力对人类来讲,既是发展的推动力,也是进步的催化剂;既是产生智慧的不绝源泉,也是超越自我的能量所在。一个不具想象力的人,活在世上,与动物何异?试想,在这个地球上,一个没有想象力的民族,能够在这个地球上生存下来吗?同样,一个没有想象力的文人,能够在他的领域里得心应手吗?正是这种想象力的贲张到引爆,才是人类在时空上能够无限拓展的第一步。所以,在中国古籍中,这部承前启后的《酉阳杂俎》,是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文化传统中,关于想象力的集大成者。读过这部书,对于自我想象力的扩张,肯定是有所裨益的。

  中国文学,志异与写实,从来是有合二而一的优良传统,然而白话文的新文学90多年来,只有正,而无异,只有实,而无虚,始终处于一种不完全,不完善,不完备,也不完美的状态中。在世界文学之林中,至今无法成为一种强势文学,不能不为之遗憾。

  辽宁日报:您是出于何因、又用时多久,才完成80万字评注的?

  李国文:我手头有一本1981年12月中华书局出版的方南生点校本,从那以后,我一直期待高明者的注释本出现,以使段成式的《酉阳杂俎》能够得到更多人的关注。然而苦等不得,只好自己动手。从2013年起,用了两年多进行注释说明,并收集历代相近和相关资料,以资佐证,力求对人物、事件、器物、现象,时代背景、来龙去脉、因果关系、影响所及,加以适当评述,提供思考余地。我是出于对这位1000多年前志异体文学大师的敬意,希望更多的人关注、接受这部书,更希望这部不朽之作能够启发我们,展开想象的翅膀,达到更高端的境界。□本报记者/高慧斌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