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绿皮火车饮食一二三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1-09 10:56
分享到:
更多

  □张蓬云

  这是没有“动车”和“高铁”时代的事情。那时,我经常坐绿皮火车东奔西跑,免不了要在车上吃饭睡觉。民以食为天,留意品味列车上的吃饭,你就会发现点什么。

  没有“高铁”之前,火车有三种座位:硬座、硬卧和软卧。先说硬座。硬座车厢好比城市里的大杂院,一家小孩哭,全院别睡觉。车厢内人满为患,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挤坐在一起。有出外打工的,大包小包塞满行李架和座位底下。有自费回家省亲的工人,有跑小买卖的商贩,当然也有回家或返校的穷学生,或刚从农村出来抱着小的领着大的的农村妇女,带着希望和一脸小心上城里去看孩子他爹。这些人都是没钱的主儿,可愈是没钱就愈容易饿,愈是要吃点喝点。他们平日节俭过日子,但信奉穷家富路。一旦出门了,也舍得大方地备些吃食上路。在家烙些大饼或蒸些馒头,煮几个鸡蛋再弄些咸菜,带几条黄瓜和一把大葱,还得有一大瓶冷水。他们吃饭没准点儿,肚子空了就吃,而且没有不好意思的想法。从塑料袋里抓出张大饼还左右让让,希望邻座的尝尝他婆娘的面点手艺。有的把煎饼放在大腿上,抹酱、放大葱,卷起来咬。他们大口吃,吃得香,弄满身馒头渣鸡蛋皮不当回事。在这样的人群里,只要有一处开吃,立刻一传十,十传百,全车厢就进入了咀嚼高潮。于是,就更像大杂院里开饭一样:一堆一伙的吃得十分生动又朝气蓬勃。

  下一个是硬卧车厢,这里像现代都市的小区居民楼,一家一户分的清楚。人不乱窜,只在自己的那个小单元里活动。这里大多是出公差的一般职员或营销、采购之类的人。还有些退休金较高的老头领着老伴享受夕阳之旅。当然,也有些走亲戚串门子的胖妇人们,都是些经济条件比较好的。这些人一日三餐基本准时,但大多不自带,一是嫌麻烦,二是怕掉价。他们是火车上10元或15元一份盒饭的主要消费者,虽然看看饭盒里的内容名不副实,但也得买,也得吃。如果到了开饭时而不吃饭,旁人会投来异样的目光,怀疑你坐硬卧的身份,甚至暗猜你不是正路的,是蹭车搞“业务”的什么“特殊工种”。这里的人吃饭,不吵不叫,大多低头研究饭盒里的两片香肠一块胶皮状的红烧肉以及—棵小油菜的内涵及价值。也有些男人要抿上几口白酒,但几乎都是二锅头。如果是三四个人结伙公出的,火车到大一点的车站时,准会派两人到站台的售货车上拎回几瓶啤酒,弄包豆腐干,手头大方的就弄只烧鸡,这样,几个人就立刻嘻嘻哈哈吹天呼地,喝个脸红脖子粗,然后躺倒打呼噜。

  软卧车厢内风景就不一样了。过去坐软卧得是县团级,工厂企业是正处级,还得有介绍信。现在有钱就行,挺方便。软卧挺像城市里的名人花园或加州别墅:两人或四人一个小天地,全封闭,少干扰。坐这里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不是地位够级能报销,就是腰板硬掏得起。这里的男人一般肥胖、凸肚、秃顶。要是女人,除了身上飘香水味外,大多有男士相随,给提着皮箱拿着大衣什么的。这里的人一进车厢保准都马上脱下外衣,露出羊毛精纺的保暖内衣或纯丝衬衫,名贵的皮鞋也要换成软拖鞋,显出有文化有修养素质上层次的从容。他们知道保养健身,不乱吃东西。车一开动,不过喝杯热咖啡,或者吮吸一管什么养心补脑壮肾口服液之类,然后打一两个电话,从小皮箱内拿出本书放桌上,一般都不看,只是偶尔翻翻,这样方能显出学识或在单位的地位不一般,架子足。这书必须是外国人写的书,最好是名人传记、全球经济、世界向何处去之类,决不能摆上一本国人写的小说,以及《红楼梦》之类的大众读物。最不济,也得摆上本台湾某某人的。他们的三餐是要去餐车进行的,大都先披上外衣,脚步缓缓,在餐桌前坐下先看看菜谱,点二三炒菜,一瓶红酒。有的与女友,有的同伙伴,慢嚼细饮,吃喝二百里看窗外风光。他们用餐一般不与人交谈,偶有两位陌生者同桌了,出于礼貌,也要点点头,要是交谈,说的也是国际国内大事,并在脸上浮现出忧国忧民的严肃及责任感。如果有同伴相聚,说话时都声小,不能让旁人听到,一般说的内容大都是此行的目的,以及一些攻关、项目的策略。所以,脸上不时闪过些会心一笑。这里的人吃饭都不吃光,大约要留下半盘当风景,这一是显出个身份不俗;二也是种时代风格、做派。反正兜里有票子,或者回去都实报实销。

  火车在提速,生活亦日新。如今“高铁、动车”已成“合纵连横”之势,车上的各位如何饮食、交际,有何新动向,去看看也许会有新意的。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