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雅集  >  书香  >  资讯
“广亮画马”的时代精神与文化自信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1-03 10:09
分享到:
更多

  谁主沉浮

  浮峦暖翠

  黄金时代

  志在千里

  塞上曲·二

  □商国华

  黄广亮

  辽宁沈阳人,著名油画家、书法家,我国杰出室内设计师。中国书画院辽宁院院长,中国教育画院辽宁院长,中国书画院副秘书长,中国写生会辽宁分会会长,中国辽宁传统文化研究院执行院长,沈阳富而特装饰公司董事长。

  黄广亮从事室内装潢设计行业28年,成绩卓著。他是东北首个官方授予的“设计大师”荣誉称号获得者,同时还是中国建筑装饰协会颁发的“室内设计杰出成就奖”得主。他是唯一五次斩获有“国际室内设计奥斯卡奖”之称的“筑巢奖”金奖得主:2009年的人民大会堂、2011年的国家会议中心、2014年的钓鱼台国宾馆、2015年的清华大学礼堂、2017年的深圳福田,他力克中外设计高手上台摘取大奖,创造了行业奇迹,为东北室内设计打响了知名度。凤凰卫视等三百多家媒体报道了黄广亮第五次斩获金奖的盛况。黄广亮还赢得了博鳌·“鸟巢杯”中国十大创意设计师,人民大会堂·亚太高峰论坛·室内设计杰出成就奖,广州国际设计周“金羊奖”中国十大别墅设计师等诸多大奖,被称为东北室内设计领军人。

  黄广亮还是一位勤勉高产的油画家。他的油画作品功底扎实、立意高远、底蕴深厚,尤为擅长动物题材“马”及风景油画创作。黄广亮创作的“灵性骏马”系列油画在第七届国际艺交会上惊艳亮相,画作《风之子》被印在几十万张门票上,受到主办方的隆重推介。黄广亮被誉为“神州画马第一人”,其作品在各大美展屡次获奖,广受中外藏家青睐,多幅作品被法国、意大利画廊签约,并被各国政要收藏。油画作品《醒狮》、《鼎盛时代》获得“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大型美展”金奖。《中国文艺报》、《文汇报》、《中国书法导报》、《艺苑》、《芒种》、《辽宁青年》、《辽宁日报》、《沈阳日报》等权威媒体纷纷在重要版面刊载其作品和专访。

  黄广亮先生在民间文化交流方面也做出了突出贡献。2017年8月,中日邦交正常化四十五周年之际,黄广亮等画家赴日参加“中日邦交正常化中国书画印展览”,引起日方重视,收到良好反馈,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了贡献,书法作品被日本文化机构收藏。

  作为成绩卓著的跨界艺术大师,黄广亮先生被沈阳大学、山东师范大学、辽宁传媒大学、辽宁美术职业学院等7所高校聘为特聘教授。他还热心社会公益事业,担任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职业技能认证中心特聘教授、辽宁省设计委员会主任、辽宁省文化交流协会理事、沈阳市职工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沈阳市华侨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沈阳装饰协会副会长、铁西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等职务,为家乡辽宁的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近几年来,我的微信朋友圈时不时地被画家广亮的各种消息刷屏:忽而是第5次夺取“室内设计奥斯卡”筑巢奖金奖,与“香港设计之父”高文安同台领奖;继而又是被誉为“文化使者”、“神州画马第一人”;一会儿是被沈阳大学聘为客座教授,转瞬间又是被任命为中国书画院辽宁院院长……尤其让我眼亮的是,《画说名家》为他做的那期专访中,为黄广亮的画作发出赞美声的竟是辽沈的几位文化大家林声、郭兴文、铁源、胡宏伟,特别是几位大家对他的骏马油画赞不绝口,我不由得惊叹他的磁性之大,竟能吸引这几位深居简出、从不为任何人站台的“神仙”。

  我的生肖为虎,但我却从小爱马。也正是我的目光从草原的马上跌落之后,是广亮的马,慰藉了我在都市里见不到马的伤感。认识广亮,也就是从看到他的油画马开始的。对广亮的了解,也是随着他的一匹匹姿态各异的马吸引了我的眼球后,一次次加深的。凭心而论,对待美术乃至如何评价画家,我是门外汉,但我爱马的情韵却不失一种痴狂。凡沈阳、辽宁画展,让我驻足的自然是马了。如此说开,对广亮画马的认识,也是经历了一番从感官到理性的攀升。

  广亮的第一幅马跃进我眼球的瞬间,似乎并未撩起我的心旌,接连看了他的几幅马画后,也只是缘于马的动感,让我发出了一声声赞美。而赞叹之余,疑惑不禁脱口而出。再好的马,在徐悲鸿老师的大作面前,广亮的马只能说是后来者,不是吗?我初浅的认知,马上被与我同行的几位画界老师纠正了。他们告诉我,徐悲鸿老师的马当数摘取了中国马的霞冠不假,特别是悲鸿先生的水墨奔马,用笔泼辣、凝重,寄托了忧国忧民的思想和顽强不屈的民族精神,思想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结合,令其蜚声国际,成为难以逾越的峰峦。但悲鸿先生的马是国画,特别是自从徐老师的马奔驰在中国画坛之后,很少有人再画马了。然而广亮的马是油画,由此说,看广亮的马还要从油画中去体味。几位老师的点化,让我的认知升华了,以至于在往后几年的“观其马,看广亮其人”之后,让我走进了黄广亮的“灵性骏马”系列的油画之中,由此,我再看广亮的马,竟有了一种“学院派”规范之外的风格和灵气,是带着锐气和新鲜,带着鲜明的个性标签。他笔下的马充溢着蓬勃的生命力,并被赋予了骠悍、奋进、忠诚、耐劳、刚毅和勇于献身的人文内涵。

  尽管我对广亮的马有了新的感悟,但毕竟珠玉在前,马又难画,何苦费力不讨好?这也是我对黄广亮画马的真实讨问。对于我不解的眼神,广亮则不以为然。他说:“徐悲鸿大师已经仙逝六十余载,后人仍以‘徐马’为尊,高山仰止而不敢尝试画马,这恰恰违背了‘徐马’所倡导的拼搏、奋进的民族精神,绝非悲鸿大师所希望看到的。‘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经典,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化精神,在国家发展复兴的新时代,弘扬马文化正当其时,骏马画是表达时代精神最好的艺术载体。”

  黄广亮的认知是,马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图腾,人与马似乎有着某种古老的盟约。热爱马的情愫,从权贵到百姓从无二致。立足中国艺术的写意精神,融汇西方艺术的写实精神,尝试用中西方不同的审美、不同的风格画马。正是他以油画展示马奔马腾的初衷。

  由此得见,随着个人绘画风格的渐趋成熟,广亮的骏马画形成了中西合璧、自成一派的个性标签: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点染手法被运用于背景烘托、细节处理和树草等植物的表现上,而西方传统绘画强调的透视关系、解剖比例、明暗关系等,在构图、动态、肌肉表现方面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画的马既有西洋画法重结构的严谨、细致、准确、形象生动,更有传统国画重神韵的精妙、简练、概括、灵气逼人。在我看来,如果说悲鸿大师的奔马图是“中画西味”,广亮的灵性骏马系列油画则具有“西画中味”的美学意向。

  有别于“徐马”的悲壮,广亮笔下的马意气风发、神骏气昂、顶天立地,有撑破画面之感。画的意境简淡、高逸,画家在舒缓优美的审美叙述中,使我们看到一种在和谐社会中才能尽情释放的自由感和幸福感,成功地唤起了我们对平凡生活的回忆与温情,表达了画家对时代精神的诠释和对朴素美感的追求。

  雄厚的生活基础和丰富的生活体验,是广亮作品的源头和生命力所在。鉴赏家吕立新对广亮的马,有过这样一番评价,他说徐悲鸿画的马是一种艺术马,而不是完完全全的写实。广亮画马,则直接从生活对象出发,信笔所至无所不至,以朴实的艺术语言表现对象的现实性和典型性。吕立新老师的评价说到位了。在黄广亮看来,艺术总是在传承与创新中拓展前行的。当今中国,正处在一个飞跃发展的冲刺阶段,人们对艺术的追求和心灵的憧憬比任何时候都强烈。一个处于新时代的美术家,要担起为人民发声挥笔的责任,以此去表达人民大众的审美理想,激励民众奋发向前。从这个意义上去说,毫无疑问。徐悲鸿是中国的先驱艺术家,而黄广亮的马是新时代的一种创新。这种创新来源于广亮所处的这个开放的时代,外来文化与民族文化的冲撞、融合、包容乃至彼此间的认可。正是在这种环境下和这个开放时代的语境中,广亮对马的痴迷令人难以想象。他告诉我,他对马的骨骼、肌肉、动态、习性都做过深入了解,曾经现场采风画了上千张马的速写,电视中出现马的镜头,他会立刻拿起手机抓拍,茶余饭后将马的素材和碟片反复揣摩观察研究。我们不难看到,广亮大量的艺术创作和生活积累所构成的经典意向,定格了他的绘画语言与内在境界,形成了“灵性骏马”系列那种明丽、透彻、自由、磅磗、超脱、漂渺的个性化语言和意象,那是一种博大精深的包容力和生命气象。这是他心性上的文化气质,同时也是他生命中的底色和追求。他爱马,画马,以马喻人,表现马的喜、怒、哀、乐和激情,也表现出自强不息、勇往直前的马文化的内在精神。

  和我一样,广亮也是从恩格尔系数较高的时代走过来的人,简单、坚韧,饿过肚子。就像我们父母那辈人一样,到了好时代住了新房子,有了买海鲜、下馆子的钱了,却还是忍不住隔三差五的吃一块苞米面饼子。在一个注重效率和变现的时代,很多画家都热衷于画抽象画赚快钱,广亮却端坐于画室,手执两千五百多倍的放大镜,用毫毛一样纤细的笔尖细致地描绘着每一根鬃毛,每一条肌肉纹理。他曾指着一幅马画对我说:“身为一个画家,我热爱画马。这个题材本身蕴含着五千年中华文化和民族灵魂。通过描绘马的形体、鬃尾的飘逸以及四肢的线条来传递奔腾、动感、向上的内涵,给予观者独特的审美体验,对我来说是最快乐的事。”广亮身上的艺术范儿是浑然天成的,知世故而不世故,温润如玉淡定从容。

  近年来不断有人感慨“文脉”丢失了,传统文化面临严重割裂。可是在我看来,文脉并没有断,仍然有许许多多的有心人在以各种形式延续着它,传承着它。比如广亮,在他的书法、绘画、文章中都能找到传统的文脉,找到中国传统文人的性情、志趣、学识和修养所派生出的审美追求。他的代表作《追梦》描绘了这样一幅似幻似真的画面:漫天风沙里,一匹凝视前路扬尘飞奔的骏马,血脉偾张,肌肉线条清晰可见,漂亮的鬃毛与马尾随风飘散,狂放不失灵秀,豪迈不失飘逸。浓重的色调,既表现出了莽莽荒原的粗糙质感和沧桑效果,亦与细笔描绘的轻柔鬃毛和灵动马尾形成对比。《追梦》将西画中的造型方法和中国画的空灵意境相结合,既有准确生动的造型,又有灵活多变的笔法,是一幅结合中西画法精髓的写实主义佳作。从这幅作品中,我看到了一种形神兼备、虚实相生的美感和一种精神气韵般的诗性表达,体现了一种创新性的精神内涵。正是这幅作品,寄托着中国人伟大理想与家国情怀的油画作品一问世便好评如潮,受到藏家的青睐。在2017年的广州画展中,“广亮画马”,成了广州公共汽车上穿梭于大街小巷的一条风景线。

  《追梦》等“灵性骏马”系列油画之所以能蜚声海峡两岸,首先是其意境真实,气息高古,令人“思接千载”;其次是其构图布局主次、虚实、开合相得益彰;此外,最关键的一点是,《追梦》系列作品把马塑造得有如天马一般的神采,那种傲然奔腾的自信,那种强悍无敌的气质,以及满溢于画面之中的清新、有力、刚毅的气息,以震人心魄的力度传达了一个古老民族的决心与毅力。广亮的“灵性骏马”系列油画非常直观地反映了时代精神与文化自信,这绝不是一个萎靡的时代所能创造出来的东西。

  说到广亮画马,还需要提及的是,每一匹出自黄广亮笔下的马,广亮都像对待新生儿一样。他是用一种真诚去描绘马的神态的,而每匹各异的马像,广亮也都像重生一样去突破的。由此,我不得不说,广亮画马是广亮的价值观和人文精神的一种自然的显现,是一种带着光芒和高度的美学传递。特别是今天,在真善美三维关系的探索上,在人文艺术与精神的交融上,黄广亮走在了时间的前面。

  如今,广亮正在调动他的全部理想与才华,探索中国艺术走向世界之路。将中国艺术的写意精神,与西方艺术的写实理念相融汇,再现马文化的典型形象与内在情怀,是他孜孜以求的梦想。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画坛高手,他们的在场,不仅会对已成定式的画家圈子形成“鲶鱼效应”,也会为一个国家艺术创作的多样化和丰富性增加更多的可能。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