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论坛
爱情,消失在滴雨的苔藓胡同里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1-03 09:29
分享到:
更多

  □赵国卿

  “老陈家的大小子又谈恋爱了!”这消息就像春雨一样,滴滴晶莹,洋洋洒洒,打湿了苔藓胡同的每一个角落,也给屋瓦挂上了水珠,慢慢悠悠,一滴一滴,砸落在裂了缝隙,有野草探头探脑的窗台上,汪成了一窝的清泉。

  苔藓胡同是一条幽暗潮湿的小胡同,没有大的体量,小小的怀中只滋养了五户人家,吱吱嘎嘎,可怜巴巴的敞着五扇木门,五月有风来袭,就陷入了颤动的季节。这里,不缺鸡鸣狗吠,家长里短,但独缺爱情故事。因为,五户人家多为老弱病残,壮年之躯凤毛麟角。于是,青春年少,男女相恋之事也就成了天大的新闻,哪怕有星点儿的动静,一时间也会口耳相传,灌满小巷,击打得柴门啪啪作响。

  苔藓胡同是奶奶休养生息的家园,坐落于皇姑区北行,建于何时不详,它老早就开始添丁进口,在凄风苦雨中有了这个名字。一晃儿,三十多年的光阴就被风刮走了,不曾回一下头。面容虽老,但奶奶的心中却长着旺盛的草,她渴盼苔藓胡同花开四季,人丁兴旺,祖荫四代。而这一切,都需要爱情。爱情,是花繁叶茂的最好滋养。可是,爱情在哪里呢?

  如今,爱情来了。老陈家的大小子的恋爱给整条胡同都带来了春的消息,左邻右舍的心都扑腾腾乱跳,争着抢着,想一睹姑娘芳容。

  大小子年龄可不小,年近30的他在粮库工作,专门负责往货车上扛粮食,整天浑身上下都罩着一层白霜,洗完澡还发散着面粉味。因为是力工,天天一身臭汗,大小子相了五六次亲,但都泡了汤。女孩子家不仅嫌他工作拿不出手,还看不惯他的小气,也就是抠。

  大小子可真抠门,月入50余元,穿呢,整天一身打补丁的蓝布褂,日久不洗,都泛了油光;吃更简单,上顿下顿苞米面窝头,萝卜咸菜,渴了就灌碗凉井水;平日零花,那就更节省了,喝瓶汽水,买根冰棍,都不舍得掏一分钱。

  大小子处过好几个对象,大街小巷没少遛,腿都逛细了,但没给对方花过一分钱。一次逛街,走到皇姑百货商店门口,女方说口渴,眼睛故意瞟着卖冰棍的老太太,等着大小子的动静。但大小子却装作没听见,就是不言语,也不掏裤兜,逛得姑娘嗓子眼都冒了烟,也未尝到冰棍啥滋味。于是,街逛完了,姑娘心凉了,对象也泡了汤。

  大小子现在的娘是后娘,对他很苛刻,工资一分不少都得上缴揣进她腰包。后娘说,钱都攒着呢,日后给大小子娶媳妇。

  大小子从小就常挨后娘打,对她没啥感情,因而常常有了加班补助就藏点零花钱。藏钱不能搁兜里,都塞进了解放胶鞋的鞋垫下。

  大小子新处的对象叫桂花,在一家街道小厂站机床。桂花年方26,小鼻子,小嘴,脸上挂满小雀斑。桂花嘴馋,小动物饼干和三分五分的冰棍都是她的最爱。初次逛街,桂花喊口渴,还与卖冰棍的大娘打着招呼,但大小子顾左右而言他,始终不肯脱下他的鞋。桂花以为他木讷,自掏腰包买了两根5分钱的冰棍,你一根,我一根,吃得大小子满嘴淌粘汤,还说甜死了人。第二次约会,桂花又喊渴,大小子瞅了瞅脚下的解放鞋,身子纹丝未动。桂花青着脸,喘着粗气儿,又买了两根冰棍,三分钱的,一人一根,大小子吃得直流口水,还说没上回的甜。

  “冰棍凉吗?”

  “拔拔凉!”

  一个“抠”字,断了他的情路,也浇灭了奶奶与四邻对他的期盼。唉,白瞎了他那壮壮实实的体格。

  大家都在寻找希望之光。于是,一直单身的凤宇入了眼。奶奶登门,要给26岁的凤宇介绍对象,凤宇头摇得像拨浪鼓,连声说不急不急,年龄不小了,咋就不赶紧相对象呢?奶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久,凤宇带着去世的哥哥留下的嫂子金燕搬了家。告别时,人们发现金燕挺着大肚子,两腿像拖了铅块。这才明白,凤宇早就与金燕搭了伙。

  苔藓胡同需要爱情,但要接上茬,得等到我们几个上小学的娃唇上冒胡须,奶奶说她恐怕等不到那一天了。

  一语成谶。奶奶真没等到那一天。在我15岁那年,奶奶脑出血辞世,与她一同消失的还有苔藓胡同的砖砖瓦瓦。

  那一年,随着铲车的轰鸣,苔藓胡同拆迁了,奶奶与四邻魂牵梦绕的爱情也在残砖断瓦中烟消云散。从此,爱情的故事在高楼中有了续集,我们这群长大的孩子娃唱了主角。不过,这已不是苔藓胡同的爱情,苔藓胡同的爱情,都留在了记忆里,朦朦胧胧中,还伴着冷风,还有那冷雨。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