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雅集  >  书香  >  资讯
个性是过程 共性是结果
http://www.syd.com.cn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12-26 14:58
分享到:
更多

  陈纬

  袁枚嫁女,别无长物,赋《嫁女词》四首相赠。其一曰:“姑恩不在富,夫怜不在容。但听关雎声,常在春风里。”郑板桥嫁女,以一幅《兰竹图》陪嫁,上题一诗:“罢官囊空两袖寒,聊凭卖画佐朝餐。最惭吴隐奁钱薄,赠尔春风几笔兰。”沈周嫁女,陪嫁一竹橱,内装山水花鸟画几幅。高凤翰亦作几画作嫁女妆。何绍基女出嫁,寄家一口大箱,开箱空空,唯一纸,上书一大字“勤”。

  宋美龄说:品德是无法伪造的,也无法像衣服一样随兴地穿上或脱下来丢在一旁。就像木头的纹路源自树木的中心,品德的成长与发育也需要时间和滋养。也因此,因为我们的所为毫不留情地决定我们的命运。我相信这就是人生的最高逻辑和法则。

  龙应台说:“你可以选择做官,你也可以选择挣钱,但你不能选择通过做官来挣钱;你也可以选择玩女人,但你不能选择通过从政来玩女人;你可以选择做圣人,也可以选择做俗人,但你不能选择让大家像圣人一样崇拜你,还要像俗人一样原谅你。”说得真好!

  傅雷曾说徐悲鸿“不论国内国外,都有市场,欺世盗名,红极一时,但亦只能欺文化艺术水平不高之群众而已,数十年后,至多半世纪后,必有定论。除非群众眼光提高不了”。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对徐氏崇拜依旧。

  白谦慎说,书法发展到今天,第一,不要被书法教育体系限制;第二,不要被书法家协会限制;第三,不要被展览会限制。又说,中国书画中有一个关键词是“自娱”,应从心灵的境界来体会与理解,而决不仅仅是一种技术。“自娱”传统是对的,现在大量展出都是“娱人”,问题很大,越来越讲技法,而忽略本身的精神内涵和气息。

  李青说,一个画家的才华在于他的造型能力。具象的并不稀罕,画得再像也是“抄袭”。一个成熟的艺术家有自己的造型能力,那才是创造。比如关良人物、韦尔申早期的油画,再比如过去我们的动画片《骄傲的将军》《大闹天宫》等,五十年代的连环画,那是一段辉煌。当代反映现实生活的国画,其实就是用毛笔画油画。所谓国画就是传统文人画,表现的是笔墨的魄力,无须硬套油画。而中国油画要借鉴中国画,便有了我们油画的特色。当代中国油画进步很快,而国画却日逐式微。

  吴涧风擅画佛教人物,融宾虹、一亭、作英诸家法,粗笔重墨,戛戛有声。他的壁上贴着一件范宽的复制品,每完成一件作品皆挂于一边。涧风说:画画最要紧的是胆识,将自己的作品与古人的画挂在一起,看看自己的差距。又说,面对现在的体制,只有坚持自己的“自由”与“独立”,体制最怕的就是这两样东西。我说他所谈的充满禅意,比如说艺术最高境界不在求个性,而是共性,求异容易,求同最难。个性是过程,共性是结果。

  谢振瓯先生告诉我当年与剑丹、如元两师一起习艺的往事。他说:林剑丹当年经常在他家一起画画写字,当时大家条件都很差。林特别勤奋,每次来写字,谢最担心是把宣纸写完。谢当时已参加工作,在单位负责宣传。文具店有宣纸到,谢嘱林去购买,要他开发票时将“宣纸”两字写得分开一些,好拿回来中间补上个“传”字,就容易报销了。谢先生回忆随老先生的日子,现在想来真是好奢侈的一段时光。他的老师是徐堇侯。徐先生逝世后,方介堪先生觉得谢对徐先生特别“孝顺”,就对谢说:“如不嫌弃,今后就跟我学吧。”谢当即就要拜师,师母便拿出一块红布,谢在红布上跪下叩拜,从此成了方门的弟子。他说,老先生人特别好,就是有一条规矩,每年春节必须上门拜年,否则会不高兴。

  张鸣《重说中国近代史》是在人大开的政治史公开课的讲稿。在张的还原下,中国近代史变得如此复杂精彩,又是如此颠覆,与我们记忆里的古板印象迥然不同,绝非教科书上的忠奸两列、黑白分明。当诸多人物与史实呈现在我们面前时,难以用一句简单的是非作判定,在正视一段被扭曲的中国近代史的同时,我们也能发现国人今日问题的精神根源。张鸣说:如果我们不知道或者完全无视这个过程,就很难在历史长河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也很难安放好自己的位置,在世界格局中更定位不好自己的位置。又说:冷静地审视过去,然后去看待我们的未来,迟早学得聪明些,不要总在一个坑里反复折腾、反复跌倒。如果我们不能很正确地看待这段历史,就很难吸取教训,很难避免过去的悲剧。我们必须从心理上走出我们的中世纪,才有前途,过去的辉煌历史才有价值。

  (作者为书画家)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