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雅集  >  书香  > 
意园
http://www.syd.com.cn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12-26 14:58
分享到:
更多

  其中幽境客难到(国画)金心明

  金心明

  今年三月,移家僦居九里松。于是,在西湖的山水之间终于有了一方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说小天地,因为空间实在不算大,满打满算就半亩吧。围着屋子的东南两边,两棵高大的皂角树遮去了大半的阳光。螺蛳壳里鸠工擘画了个把月,掘地、铺砖、搭篷、引水、架桌、置石,园趣初显。南窗下,得一“意”字的石版,作了台桌。大大方方的一个字,工整、饱满,镌刻有度。索性,就叫意园了。小时候,在老家,屋前屋后都有园子。前院种菜,什么丝瓜呀、南瓜呀、扁豆呀,爬满了墙头。后院阴仄,种不了什么,仅有一丛竹子和一棵高得出奇的泡桐,还有就是一些杂花野草而已。小小的竹林,埋过链条枪、埋过麻雀、埋过金鱼,埋过太多太多的记忆。再到后来,还种过两棵樱桃树。现在想来,那长长的泥墙围住的园子,前后相加也就一亩左右。

  近年,画了很多关于园子的画。总是喜欢山石草树叠加的感觉。住在杭州,感觉住在了一个大大的园子里。玉皇山的藤、栖霞岭的蔓、北山的枝、烟霞的柯、飞来峰的秀、三台山的润、南屏的幽、九溪的深。在这枝柯藤蔓、秀润幽深的山水窟,徘徊了十数年。烟霞浸润的间隙,遥忖桑麻之乐。似乎在这些太湖石和四季花草的配搭里,找不到我可依恋的行踪。我愿意在我不太经意的田地里自由地生长。

  于是,有了临安的竹西行馆。那是一个村,在青山湖畔,叫王家头,我把竹西行馆置在了11号。屋前是院子,浇了水泥地。屋左是菜地,有一亩多,种四季时蔬。再东,一个泉眼、三棵梧桐,我把它称为“三梧泉”。开二楼画室的窗户,正对东山,远远的,蔼蔼青翠。让人想起“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意趣。日头底下,挥汗锄地;雨雪天里,围炉夜话。田园之乐,绘事渐疏。

  再于是,不求太雅,不要这劳苦,得点雅,留些俗。借西湖的灵气,种菜莳花,取耕读之意。可以不画画,可以荒读书,更可以芜花草。有蜗牛,有金铃子,有我溪里抓的白眼丁。自己长的人参,永不结瓜的丝瓜,不择地地疯长。移了芭蕉,栽了紫竹,养了荷花,种了一排的栀子花。尤红送的腊梅,伴在湖石边上,不舍得修枝,乱长一气。我的辣椒长枝长叶,丰茂滴绿,不爱结辣椒。人告说要修了枝,剪了头,辣椒才能结辣椒。我的荷花只长杆,细细的,不开花,好不容易抽了一个花骨朵,天天看,天天瞅,蔫了。退而琢磨,花草亦如人,宠爱不得。现在明白,看见花快开了,果快结了,芽快爆了,径自走开,偷偷地瞥一眼。很多时候,花儿会在你不注意的时间里悄悄开放,果子会在你发现它之前默默地结好了。

  学到很多东西。在我的园子里,静坐,我常常想,我不在的时候,他们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我睁大眼睛看,只看到了我看的那一刹那所能看到的瞬间。

  有时画画,会心处,在不经意间。认真也罢,草率也好,本来就同那爬了一树的扁豆:

  粉白的花

  串串

  胭红

  在夏日的残阳里

  照见老去看到一丘一丘的田,一畈一畈的地,都会莫名地激动。烟,慢悠悠地升腾于田塍之间,弥漫、扩散,低俯在密密的稻茬之上,游动,静谧的,悄无声息。大部分时间里,孤独的田,浸润着幽冥的月色和灿烂的阳光,雨露,甘霖,风,雪,纷繁的虫和草,芬芳的泥土。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