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沈阳笔记
东北方言是贵族语言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17-12-25 10:18
分享到:
更多

  

  “埋汰”“倒腾”“嘎拉哈”……这些带有浓重土坷垃味的东北方言,其实是满语的残存。300多年前,相比汉语,满语可是贵族专用语。昨日,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邀请清史专家、满语学者、沈阳故宫研究室原主任佟悦,为您揭秘满语的兴衰历程。作为兴盛一时的语言,满语几乎退出历史舞台,但在民族融合的意义上,满语的让步却是另一种进步。

  语言不通洪承畴降清与大玉儿没关系

  满语作为一门少数民族语言,自努尔哈赤创立起,就与当时日常生活相关,传承至今,词汇有一万多个。早期日常词汇多以打兽采摘、日常寒暄为主,战时以打人抢夺的词汇居多,进关前的八旗子弟绝大多数不懂汉语,明朝总兵马科就曾吃了不懂满语的亏。

  崇德六年(1641年),明朝总兵马科所部带关内士兵入关外,其间遇到八旗兵。知道八旗兵凶猛,开战前,马科的“兵油子”们像对付李自成农民军一样,丢东西(军用物资)还喊话套近乎。明军本以为八旗兵捡了东西就会走。没想到,话没说完,八旗铁骑杀了过来,明军大败!

  也许被砍死的明军士兵到死也没明白,对八旗兵来说,他们说的是“天书”,压根听不懂。而这场小冲突却是决定明朝命运的松锦大战的牛刀小试,明军不仅开局不利输掉战争,还输光了全部精锐。次年,明朝从一品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蓟辽总督洪承畴在松锦大战中战败被俘,被押送至盛京。这是清朝开国以来,俘获的最高级别明朝干部(国防部长)。目击者把消息带给崇祯帝:洪总督非常刚强,就等挨一刀了。崇祯皇帝听说后很悲痛,不仅亲自给他开了追悼会(人还没死),还给他修了坛(明朝最高规格葬礼),以表彰他英勇就义的精神。

  追悼会刚开完,抚恤金也刚发完,消息传来,洪承畴不仅没就义,还降清当官了。尴尬的崇祯皇帝很纳闷,洪承畴是怎么降清的?没条件谁投降啊?——春节某小品台词。

  按照某些影视剧的说法,皇太极的爱妃大玉儿(孝庄皇太后,顺治他妈)去了囚禁洪承畴的地方,先是摆事实讲道理,然后用美人计征服了洪承畴。

  对于这种说法,清史专家佟悦认为,根本不可能。原因很简单,两人压根没法沟通。

  孝庄皇太后自小生活在通辽地区,说的是蒙古语,根本就不会汉语,而洪承畴是福建人,说的是闽南话,而且是进士出身,满嘴文言文,两人听对方说话都像听“天书”一样。难不成两人的床前还有个翻译?或许,洪承畴降清与大玉儿没有半毛钱关系!甭管洪承畴缘何降清,这位学霸(进士出身)降清后首要任务必然是狂补满语。

  满语是标识当沈阳人那是超级牛

  佟悦在查阅《满文老档》等清代前期皇家史书时认为,努尔哈赤和皇太极很可能是不会说汉语的。从努尔哈赤颁布七大恨起兵始,说普通话的有两种人,要么是明朝人(敌人),要么是包衣(家奴),努尔哈赤为这些人学习普通话完全犯不着,到他子孙辈更是如此。这些皇帝自小就没听过汉语,要说自学成才基本不大可能,要是长大后接触点儒家学说倒是完全可能。佟悦介绍,公元1636年,皇太极将原来自夸的年号“天聪”改为崇德,便是在宣告接受儒家文化“崇尚德行”的含义,而且皇太极还在盛京的文庙开科取士,让汉人做官,开创满汉一家的先河。

  用满文学习汉人经典,听着容易做起来难,别的不说,想要把大儒文言文翻译成满文,满文的字根本不够用。从1632年起,著名满文专家达海开始增加新字,用改变某些字头的形体等方法造字。这件事也没干多少年,也就100多年,直到乾隆朝后期,满文形成了一万多词汇量的规模,把四书五经翻译了个遍。

  就在达海造字的N年中,皇太极以及顺治帝,不断引领翻译新潮流,盛京城里的清朝三位科举状元——索尼(四大辅政大臣之一)、麻勒吉(两江总督)、图尔宸(工部侍郎)全部是满科状元(考满译汉),不仅是翻译专家,更是权臣。

  在这种气氛的引领下,写说满语自然是官场风范。见了面来两句满语“哥们祖籍盛京的”,那这人就更靠谱了,不仅有共同语言,皇帝陛下更可能会委以重任。至少在雍正朝以前,要是有沈阳户口那可是了不得的一件事。

  佟悦告诉记者,在康熙中期之前,全国的将军、总督、巡抚65%以上都是盛京籍,这些人一方面由于根红苗正,都是八旗,更重要的是他们大多会满语,与皇帝陛下沟通起来没有任何问题,收复台湾的主要功臣姚启圣(浙江人)、年羹尧(安徽人)即便不是盛京籍,也是硬要扯上盛京籍关系(姚启圣为奉天府解元,年羹尧为盛京籍三甲进士)。

  民族大融合清朝高层的满汉智慧

  本以为能在大清朝268年间唱定主角的满语,却在不经意间逐渐变成了配角,这得从一个女人说起。顺治十一年(1654年),汉军八旗佟图赖之女佟妃生下一子,这就是后来的康熙大帝。康熙帝不仅有一半的汉人血统,更在年少时与母亲学习汉语,这让他在学习儒家文化方面有着特有的优势,更习惯说了汉语。

  可以说,康熙帝是首位汉话造诣颇深的清帝。佟悦介绍,清代皇子在四岁开始读书,从康熙开始,主要由满蒙文师傅和汉文师傅(翰林)上课,这种教学传承直至清末。

  满文仍是满洲八旗标准公文用语,在国家颁布大事时,也得尽量用满文。佟悦介绍,在北京,至今还保留着道光帝的传国遗诏,旁边是用满文书写的。特别是在乾隆朝,满蒙八旗官员的奏折中,必须以满文为开头,即便是这样,八旗子弟的满文水平仍然不佳。

  身为满族、通晓满语的佟悦认为,这并不是满语自身问题,而是清朝皇帝已经进入博大精深的汉文化之中,满文的传承和发展确实存在难题。

  官场上,清朝在吏户礼兵刑工六部的尚书都设满尚书和汉尚书,更有顺治帝专宠董鄂妃——满人在学习汉文化时所领悟的爱情观念。佟悦介绍,在康熙朝时,科举考试不再设立满科考试,而是专职于汉文八股取士。满文虽然是曾经的清朝标识,但在民族融合上,满文的让步可以说是一种进步。

  作为曾经使用满语最多的城市,沈阳城如今仍留有满语的痕迹,“倒腾”“哈喇味”“嘎拉哈”这些语言仍是沈阳本地人乐于表现“土著”的标识。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张毅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