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名人佳作图片
常绿的人生之树
——痛悼挚友高深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7-12-25 09:42
分享到:
更多

  □徐光荣

  寒风中,离开沈阳清真南寺,眼前仍浮现高深追思会上的情景:当我将转发高深新作《我虽然老了……》的《沈阳晚报》交到他的女儿高小立手里,她展开报纸,目光触碰着父亲的名字时,立即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这哭声也搅起我心海的波澜,令我为挚友的过早辞世而泪水盈眶。

  这张晚报,本是我想亲手交给高深的。辽宁省作协第十次代表大会之前,我打电话告诉他晚报转发此文的讯息,并准备给他寄去样报。他说,不必寄了,我将赴沈参加省作代会,见面时再说。他还告诉我,这篇散文在《文汇报》发表后,已有多家传媒转发并在网上传开。

  十二月十二日上午,省作代会开幕式在辽宁大剧院举行。他是省作协顾问,坐在第一排,我坐在第二排,我们相约,晚上在他的房间里长叙,并将晚报交给他。没有料到的是,就在省委书记讲话时,高深在座位上突然发病,被搀扶出会场急送陆军总院抢救。我的心一下悬了起来,我知道,高深长我几岁,已过耄耋之年,又患血管瘤,经不起折腾。我嘱咐作协负责护送的周建新及时向我通报情况。

  然而,十三日晨刚刚起床,就传来高深于凌晨五时不幸病逝的噩耗,令我深陷遗憾与痛惜之中。

  高深是我走上文学之路几十年的挚友,令我尊敬的兄长。上世纪50年代,我进入沈阳低压开关厂,高深正工作在机床三厂,工厂对面相望。他这十一岁就参加回民支队的小兵,1949年后转业到工业战线,并开始写诗,1952年就发表了诗作,是新中国沈阳第一批诗人之一。但好景不长,1957年,他因在报上发表了六首讽刺官僚主义的小诗,被打成右派,不久,被送到宁夏。

  我们再见面时,已是三十年后。对故乡的眷恋,使他告别了宁夏的文友张贤亮和主编多年的刊物《朔方》,回到辽西走廊上的锦州,从此我们又常相聚在省作协的活动中,我又陆续收到他寄赠的诗文集《大西北放歌》《大漠之歌》《苦歌》《关门弟子》《高深杂文随笔选》——他以不倦的笔耕成为当代回族著名作家的翘楚。此刻,翻阅他的这些作品,他的音容笑貌在眼前活灵活现:一米八二孔武如壮士般的身躯,常有忧国忧民与刺世之见的谈吐,对家国、朋友炽热如火的激情,对文学事业难分难舍的情愫,都在我的记忆中刻骨铭心。

  这些年,他虽身在锦州、北京,对沈阳与沈阳故人仍萦念在心,家乡的新变化令他感奋,友人的成就常使他欣欣然。记得2011年11月,第八次全国作代会时,我们住在北京饭店同层相近的客房,在他的房间里叙旧,促膝品茶,竟至午夜方散。那一次,他谈到沈阳的诗苑很活跃,与阿红、解明、罗继仁几位的劳绩密不可分。特别是罗继仁先后主编《诗潮》《中国诗人》,对推动辽沈诗歌走向全国功不可没。其后,他将这种认知写成一篇长文《北国诗坛的拓荒犁》,在《文艺报》发表,《诗探索》《辽宁传记文学》等多家报刊做了转载。

  高深对我的创作也一直十分关注。我的《国宝鉴定大师杨仁恺》出版后,还没等寄给他,他就从北京打来电话索要。去年,作为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工程的《蒋新松传》问世后,我及时寄给他,他抱病很快读完,并写出评论《三十三年磨一“书”》在《文艺报》上发表。我深知,这不仅是对我创作的点赞,也是对作家为国家科研事业担当的一种张扬。

  再看高深的一生,恰恰是为国家文学事业的发展而勇于担当的典范。无论是他早期的诗,还是晚近的杂文散文,都体现出为人民而写的初衷。他在《诗的自白》一诗中说:

  我的诗

  是一片很薄很薄的叶子

  叶子总有一天要脫落

  趁青春的魅力犹存

  为人生之树命运之树

  添一抹绿色……

  我想,正因为高深一生都在为他所钟爱的事业孜孜不倦地添抹着绿色,当他辞世时仍坚守在神圣的文学岗位上,我们此刻能切切实实地感到,他的人生之树常绿,他的精神之花在人们心中常开。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