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沈阳笔记
他们脸上写满期待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17-12-18 10:01
分享到:
更多

  

  写满的期待

  杨弘绪

  插队落户两年后的1976年9月的一天,我接到大队通知,到我插队的沈阳市东陵区白塔公社唯一的九年一贯制学校——上深沟村的上深学校代课。

  当时,全村最好的建筑是学校里上世纪60年代修建的坐北朝南砖木结构的、有18间教室的二层红瓦起脊的教学楼。那会儿,学校开设小学6个年级(班)、初中三个年级(班)。所收的上百名学生都是农家子弟,校风淳朴、学风浓厚。我担任初中三个年级(班)的政治课兼历史课。冬天,我们在需要生炉子取暖的四处漏风的教室里上课……学生们眼里或心底闪烁着明明暗暗的惊喜和迷惘,映在学生们黝黑的面庞上的,满是对未来的期待。从建校伊始,上深沟村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困难而失学,并且每个学生都能升入初中至毕业。学生们勤勉、上进,他们在破旧的课桌或黑板上,用稚嫩的笔写下的梦想吸引着我:“我想当医生”“我想参军”“在大学当数学老师”……即使现实不够完美,但学生们的梦想依然绚烂。

  我十分珍惜这次机会,认真备课。但我在动乱中长大,见识少,学养不足,虽喜读书,但东鳞西爪,杂乱无章。碰到我不懂之处,张奎斌校长总是耐心开导,诲人不倦。许多老师当年给予我的代课教法加薪助燃之情让我终生难忘,成为陪伴一生的记忆。

  1977年,九年级学生迎来了毕业季。6月26日那天,我们早早爬起来,相聚古城沈阳,张校长择定太原街上的沈阳老字号——生生照相馆,立此存照两张照片。一张是九年级毕业班团支部的师生合影(作者为最后排右3)。另一张是九年级毕业班同学与全校老师的合影。那竟然是我四年“知青”以来唯一的一次照相,懵懵懂懂的青春在这里留下痕迹。

  那一年,我21岁。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