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辽代君臣的办公和生活并不固定在京城而是随季节气候而迁徙
春水秋山说契丹
http://www.syd.com.cn   来源: 2017-12-06 14:20
分享到:
更多

动物纹鎏金银饰件 辽

  如果问,中国历史上哪个朝代的京城最多的话,那应该是辽代。《辽史·地理志》记载,辽有5京、6府,156州。五京为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林东县)、中京大定府(今内蒙古赤峰市城县)、东京辽阳府(今辽宁省辽阳市)、南京析津府(北京市)、西京大同府(今山西省大同市)。

  如果问,哪个朝代的京城最简陋的话,那还是辽代。辽代的这五京实际上也就相当于今天省级行政机构的省会。

  如果问,哪个朝代的帝王最忙的话,那估计还是辽代。因为辽代的帝王这一辈子基本上是一直在路上。

  这是辽代一种独特的政治制度决定的,称为“捺钵”。“捺钵”是契丹语音译,最初指“狩猎”和“围猎”,后演变成“行帐”、“营盘”的意思,可以硬靠到中原帝王的“行在”“行宫”上。

  但与行宫等完全不同的是,辽代的帝王不是朝政处理累了之后去“捺钵”散两天心,而是一年四季不是在“捺钵”就是在去“捺钵”的路上。《辽史·营卫志》:“四时各有行在之所,谓之捺钵。”

  辽代之后的金、元、清继承了这一传统。中原人或许认为这样是“四时无定,荒于游猎”的亡国之举,可是,辽代之后,唯有明这200年是汉人王朝的时代。

  冬捕在过去可能是春捕

  冬天了,东北大地各处的冬季旅游活动又要蓬勃开展了,比如冰雪游、温泉游等等,还有就是遍地开花的“冬捕节”。

  冬捕就是凿冰捕鱼,一个头鱼据说能卖十几万、几十万。而各地主办者都说这种“冬捕”的习俗就源自于辽代。对历史知识再丰富一点的,会说,源自于辽代帝王的“四季捺钵”。头鱼可是皇帝才能钓的。“谓之头鱼,头鱼即得,遂相率去冰帐,于别帐作乐上寿。”(《辽史·营卫志》)

  不过呢,偏要较真的话,现在的“冬捕节”基本上赶着春节前,甚至只要12月小池塘冻了冰就可以办冬捕节了。而在辽代,冬捕却是属于四季捺钵中的“春捺钵”。

  《辽史》关于春捺钵的记载,“皇帝正月上旬起牙帐,约六十日方至。卓帐冰上,凿冰取鱼……”可见皇帝到地方开始凿冰捕鱼的时候怎么也得是三月初了吧,是“春”捕才对。

  至于皇帝从哪出发的,还真不一定是上京临潢府,而是从冬捺钵的“坐冬”地直接过来的,“秋冬违寒,春夏避暑,随水草就畋渔,岁以为常。”“每岁四时,周而复始。”因此被称为“四时捺钵”或“春水秋山,冬夏捺钵”,也可分为“春水、秋山、清暑、坐冬。”

  建立了大辽帝国的契丹族皆称其始于鲜卑族,与西北的游牧民族不同的是,崛起于水系山林密集之地的他们又被称为是渔猎民族,吞并了游牧民族之后,也许只有“马背民族”这个称谓比较适合了。

  契丹人“马背”得很彻底,把整个朝廷都搬到了马背上。皇帝“四时捺钵”肯定不能孤家寡人的,随从人员包括皇太后、皇后、太子等所有后宫,还有所有政府机构的主要官员都要随着皇帝四处“游荡”,而且春夏秋冬年复一年地一直“游荡”。基本上所有的国家大事包括个人的终身大事也都在路上解决了。

  墓室壁画再现捺钵的四季景观

  大辽王朝最强盛时期,曾经雄霸中国北部半壁江山,疆域北到外兴安岭、贝加尔湖一线,东临库页岛,西跨阿尔泰山,南抵河北和山西北部。

  在内蒙古巴林右旗的庆云山中,分布着被统称为庆陵的契丹墓群。在埋藏圣宗皇帝的东陵墓道之中,发掘出一系列以人物和山水为题材的大型壁画,共计120平方米。

  壁画作者在墓壁与门墙上涂抹上膏灰,再以彩色染料绘制作品。壁画中的线条遒劲有力,虎虎有生气,勾画了一系列契丹人捕鱼射猎的场面。

  其中以中室四壁上所绘的四副山水图最具特色,被学者认为是真实地再现了捺钵之所的四季景观。

  捺钵起源于契丹人季节性、游动性的生活方式,后来这种生活方式被直接引入到契丹辽朝的政治文化生活当中,成为辽代200余年治国安邦的基本制度。所以《辽史》对于捺钵有着比较全面的记载。

  捺钵时间:

  春捺钵,正月上旬起牙帐,六十日方至,春尽而还。

  夏捺钵,四月中旬起牙帐,五月末旬、六月上旬至,居五旬。

  秋捺钵,七月中旬自纳凉处起牙帐。

  冬捺钵,曰广平淀,冬月稍暖,牙帐多于此坐冬。

  捺钵地点:

  史载的四时捺钵地,为圣宗朝已成定制的情况。在此之前的太祖至景宗五朝,每朝都不尽相同。

  定制后的春捺钵营地主要在长春州的鱼儿泺(今洮儿河下游之月亮泡)、混同江(指今松花江鸭子河一段),有时在鸳鸯泺(今内蒙古自治区集宁市东南黄旗海);

  夏捺钵的营地在永安山(在今内蒙古乌珠穆沁旗东境)或炭山(今河北省沽源县黑龙山之支脉西端);

  秋捺钵的营地在庆州伏虎林(在今内蒙古巴林左旗西北察哈木伦河源白塔子西北);

  冬捺钵的营地在广平淀(今西拉木伦河与老哈河合流处)。

  四时捺钵传承千年

  “畜牧畋渔以食,皮毛以衣;转徙随时,车马为家”,捺钵制度就是从契丹人的传统生活中产生的。

  “有事则以攻战为务,闲暇则以畋渔为生。无日不营,无在不卫;立国规模,莫重于此。”《辽史·营卫志》开宗明义地说明了捺钵制度的重要性。

  捺钵制度的目的就是契丹人的尚武精神和战斗力。《辽史·食货志》序论:“契丹旧俗,其富以马,其强以兵。纵马于野,驰兵于民;有事而战,聩骑介夫,卯命辰集。马逐水草,人仰湮酪,挽强射生,以给日用。糗粮捣菱,道在是矣。以是制胜,所向无前。”

  其后入主中原的马背民族同样继承了捺钵制度的一些要点。孙雪江和张博程在《辽代四时捺钵体制及其影响试析》中指出,捺钵在金、元、清三代盛行不衰,主要是因为北方游牧民族高度相似的生活习俗和信仰。

  金代捺钵保留了传统渔猎的生活方式,其季节性及时间规定不像辽朝那么严格。金代将“四时捺钵”改为春、秋两季的捕猎活动。金代国家权力机构也随着皇帝转移,使得春水秋山行宫成为处理国家内政外交的重要场所。金朝初年,甚至还在驻夏行宫举行过科举考试。

  元代并非遵循“四时捺钵”的习俗及春水秋山活动制度,但狩猎活动在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春、秋两季的捕猎活动仍称为春水、秋山。元朝的围猎与战争地位相当,资料记载:“围猎在十二世纪时的蒙古人的社会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史书中常与战争并提,组织围猎被视为重大行动。”

  清代的行宫文化,也受辽代捺钵的启发。木兰秋猎相当于辽代的秋捺钵。清代木兰秋猎制度更加完备、严谨,是军国大事,具有军事训练的性质,并被视为“本朝家法”。除进行“哨鹿”外,还要举行大规模的围猎。清朝的行宫虽然并不是国家的政治中心,但在这里多会召见一些蒙古各部的王公首领,促进边疆团结,构建北部边防。

  阿骨打差点被杀死在捺钵

  辽代的四季捺钵季节不同也各有其特殊政治内容。

  首先无论是辽还是金元清,类似捺钵的国家行动既是一路“现场办公”,也都有炫耀肌肉、震慑四方的意思。

  春捺钵时,范围千里之内的各部落领袖都要来拜见辽帝。辽帝会亲自动手钩鱼打鹅,然后赏赐给这些部落臣下。可以看成是拉拢与打压并行。

  辽代后期的春捺钵很多次都在混同江一带,那里已经临近女真人的势力范围。据史料记载,在1112年,金国的缔造者完颜阿骨打就参加了春捺钵。当时的辽天祚帝对左右说,这个阿骨打心怀异志,必成后患,结果被臣下劝解说,那个穷地方,撩他们干吗。于是,完颜阿骨打真成了大辽国的掘墓人。

  夏捺钵虽然是避暑,但更是集中商讨国政的日子,所以设施算得上比较正式。营地不以毡庐为帝王居所,有固定的宫殿式建筑,号为“凉殿”。撰写《梦溪笔谈》的宋人沈括曾出使至此,称该地“地寒多雨,盛夏重裘,七月陨霜,三月释冻”。

  秋捺钵的重要内容就是围猎,苏颂在北疆目睹过一场小型猎事,已经感慨其气势夺人,并在《观北人围猎》中描述其场景:“莽莽寒郊昼起尘,翩翩戎骑小围分。引弓上下人鸣镝,罗草纵横兽轶群。画马今无胡待诏,射雕犹惧李将军。山川自是纵禽地,一眼平芜接暮云。”

  冬捺钵的另一项重要功能,就是辽帝每年在此召开臣僚会议,兼受宋人及诸国贡礼。所以该处行宫规模宏大,护卫森严,于牙帐周围,设有枪帐、拒马等防御工事。由于此处地近南疆,交通方便,逐渐演变为辽代后期重要的行政中心,大事决议,多出于此。

  蕃不治汉汉不治蕃

捺钵制度算是一种“行国政治”,最初由《史记·大宛列传》“行国”一词所引发,具体特征概括为“其约束轻,易行也。君臣简易,一国之政犹一身也”。贾敬颜先生分析指出,草原游牧政权根据季节早晚和牧场好坏经常而有规律地移动,可汗牙帐迁徙到哪里,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乃至文化中心也随之集中在哪里。

1

  动物纹鎏金银饰件辽

  但是辽代还有一个特殊的政治制度就是以“本族之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因为辽境内生产与生活方式不同的民族有两类:一类是“耕稼以食,城郭为家”的汉族等民族;一类是“渔猎以食,车马为家”的契丹族和其他北方民族。

  樊树志在《国史概要》中说,辽的中央官制有南面、北面之分。主管蕃事的北面官治契丹公帐、部族、属国之政,办事衙门设在皇帝牙帐之北;主管汉事的南面官治汉人州县军马租赋之事,办事衙门设在皇帝牙帐之南。这就是《辽史百官志》所说:“蕃不治汉,汉不治蕃,蕃汉不同治。”

  辽所统治的版图,从经济形态上分,大体是三个区域:游牧区、游牧农耕混合区、农耕区,辽的统治者采取以游牧民族为主与农耕民族为辅的二元化体系,上述政治制度二元化就是以此为基础的。

  王飞在《简述辽代的四时捺钵》一文中指出,重温辽代的“四时捺钵”制度,应该看到契丹人的“三才观”,即尊天敬地,崇尚自然,做到天地人三才合一。《辽史·营卫制》载:天地之间,风气异宜,人生其间,各适其便。王者因三才而节制之。契丹人在转徙流动中实现了有节制的对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并且因地、因时地对自然资源进行了有效保护。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主任记者李振村

  学术支持、图片提供:辽宁省博物馆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