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契丹人用钩钓鱼 用盐捕鹿
http://www.syd.com.cn   来源:辽宁日报 2017-12-06 14:18
分享到:
更多

玛瑙管与金丝球辽 法库叶茂台七号墓出土

  “一亩三分地”这个俗语的意思差不多是在强调这是自己的地盘。一般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应该是相当自信的,金口玉言的感觉。这个俗语的来源还真是和皇上有关。过去呢,皇帝在仲春时节都要“天子勤耕”,耕多大一块呢,就是一亩三分地。不过皇帝下地不叫耕田,叫耤(jí)田。早在周代时出现了较为明确的制度描述。那时候的皇帝很累的,要种一千亩。(《礼记·祭义》“昔者天子为藉千亩”)中原王朝的帝王这么做主要是想表达自己重视农业生产,也希望借此激励大家好好种地。而与农耕民族相对应的马背民族,我们就说契丹人,他们席卷大半个天下之前是靠渔猎为生的。于是每年的二三月间,皇帝就要亲自捕鱼,亲手射下天鹅,告诫子民不要忘本。直到现在,在东北的一些地方,老人们还能记住一些与渔猎有关的隐语。先说一句,大家伙猜猜啥意思:老冬狗子带着初把上山撵大皮,结果遇到了挂假猪,只有刺子,两人只好叫景……翻译过来就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猎人带着一个第一次上山打猎的去捉貂,结果遇到了浑身都是松油的野猪,身上只带了一把刀,于是对付野猪只能靠喊来吓唬了。当然了,曾经快意于白山黑水的渔猎民族早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还能留下的不过是一些能融入时代进程的生存手段。关于“一亩三分地”,最后的记载就是清朝的皇帝们了。钩鱼不是钓鱼

  宋人程大昌在《演繁露》中的《契丹于达鲁河钩鱼》一篇写到,“鲁河钩牛鱼,虏中盛礼,意慕中国赏花钓鱼,然非钓也,钩也。”文中的重点不是说契丹人仰慕中原文化所以学习钓鱼,而是捕鱼的方法是“钩”不是“钓”。也就是说用的是大钩子,因为要捕的是牛鱼。牛鱼就是牛头鱼,属鲟鳇类鱼,因头大如牛而得名。成鱼一般百斤重。也有史书写道,牛头鱼长约两三丈,体重最重的可达一吨。当然了,这么大的家伙,早就被吃光了,现在是看不到了。而这牛头鱼也称为“头鱼”,头鱼的意思就是第一条必须得由辽国皇帝钩上来。《契丹于达鲁河钩鱼》一文记述的就是皇帝钩头鱼的事。大约三月份,皇帝在冰上宿营。为了钩头鱼,先派人在上下游十里的地方用网把河给拦上,不让鱼跑了。然后开始撵鱼,让鱼都聚集到皇帝的营帐周围。再在冰上凿4个窟窿,一个凿透见水的,另三个能透光就行。鱼在水下也需要呼吸,自然会汇聚到凿透的冰窟窿旁,另外那三个窟窿是观察冰下的鱼用的。看到鱼来了,侍从马上就告诉皇帝,皇帝过去把拴了绳子的大钩子往冰窟窿里一扔,没有钩不上的。钩上之后,就让鱼带着钩子乱跑,有绳子拴着,等鱼折腾没劲了,拉上来直接就可以下锅了。这就叫“头鱼”。1974年在法库叶茂台7号辽墓中,就出土了渔具,其中有渔叉和冰穿,方锥形的冰穿是捕鱼时破冰用的,渔叉为三股叉,叉尖有倒刺。还出土了两个铁钩,应该就是钩鱼用的。

  人人头上插鹅毛

  大宋那边说春天那是草长莺飞的,而在契丹这里,直接就是一个暴力美学的画面。辽金的玉雕题材里,就有大量海东青捕食天鹅的图案,定格了春天里海东青擒住天鹅头啄食脑浆的瞬间。史料记载,契丹人放海东青(小鹰)到水塘里,天鹅被赶着跑上岸后,海东青就抓住天鹅的脖子,捣天鹅的头,天鹅受到重创落地后,猎人就用刺鹅锥把天鹅的脑子敲出来犒劳海东青。而第一只被捕杀的天鹅一定得是皇帝出手,和“头鱼”一样,这叫“头鹅”。《辽史·营卫志》对此做了记载。皇帝来捕天鹅了,他在上风处锦衣玉带地观望。侍从们则穿着墨绿色的衣服,每人配备了链锤一柄,鹰食一器,刺鹅锥一枚,每隔五七步就站一个人。发现天鹅后,就要高高举起旗帜提醒,探马看到了就赶快纵马飞驰禀告。天鹅本来在远处水面上休息,侍从就敲鼓把天鹅吓飞起来,左右还有人挥舞着旗子不让天鹅乱飞。时候差不多了,侍从就将鹰呈给皇帝,让皇帝放飞,就见海东青冲上去直接就擒住了天鹅,搏斗中双双坠落。皇帝得头鹅后,献祭宗庙,大臣们敬酒贺喜,大家都高高兴兴地把鹅毛插在帽子上。《辽史》记载,辽道宗耶律洪基时期,负责饲养、训练“海东青”的耶律杨六,因捕鹅有功,被提拔为“工部尚书”;宰相张仁杰,由于捕获到头鹅,被加升为“侍中”。辽穆宗耶律璟时期,因为侦查天鹅群不利,延误了捕鹅时机,侍从沙剌迭受到“炮烙”、“铁梳”的酷刑。

  捕鹿的诱饵是盐

  契丹人的猎神是“熙鹿神”,因为野鹿是契丹人捕猎最多的动物,“每出猎,必祭其神,以祈多获。”(《辽史·国语解》)契丹猎人利用野鹿半夜到湖边饮盐水的习性,在湖边吹角模仿鹿鸣,将鹿呼集到一起,然后射猎。他们将这种狩猎方式称为“呼鹿”、“舐碱鹿”。捕鹿的方法很特别,因“鹿性嗜咸,洒盐于地,以诱鹿,射之”,“伺夜将半,鹿饮盐水,令猎人吹角效鹿鸣,既集而射之。谓之‘舐碱鹿’,又名‘呼鹿’”。其他史书中还记载契丹人利用鹿类闻声求偶的习性来捕鹿,“每岁于白露后三日,猎者衣鹿皮、戴鹿头。天未明,潜伏草中,吹木筒作声。牡鹿闻之,以为求其偶也,遂踊跃至,至则利镞加焉,无得脱者”。契丹人将鹿肉制成鹿腊、鹿濡等,辽国贺宋朝皇帝生日礼物中就有鹿腊。每当重阳节时,契丹皇帝与番汉臣登高,饮菊花酒,“出兔肝生切,以鹿舌酱拌食之”。这是一道重要的节日菜肴。夏宇旭在《野生食物资源与契丹社会》一文中说,鹿肉细嫩鲜美,容易消化,对于以食肉为主的契丹人来说,易消化的肉是很难得的,而且其营养价值高于牛羊肉。鹿肉营养丰富,且对人体的血液循环系统有良好的调节作用,这对生活在北方寒冷地区的契丹人来说是大有裨益的。《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十一还记载了辽国皇帝喜好用铜锤、石锤击打野兔。猎兔,不仅是狩猎的一个内容,还成为辽国契丹传统节日“三月三”的游乐项目。每年三月三日,契丹人都要用木头雕成一对儿野兔,然后骑马飞奔,搭弓射箭,射中多者为胜。

  猎豹也是好帮手

  除了“海东青”外,猎犬也是契丹人狩猎的好帮手。历史文献中有多处记载辽代人狩猎时使用猎犬助猎。如《辽史·兴宗纪》即载:重熙二十三年九月庚寅,兴宗皇帝与臣下出“猎,遇三虎,纵犬获之”。此犬为猎犬无疑。有些史料中还记述契丹辽地有一种生于雕(鹰)巢的猎犬。北宋张舜民《使北记》“雕窠生猎犬”条即载:“…舜民又问:北地雕窠中生猎犬,果否?答云:亦有之,然极难得。今驾前有二只,其性颇异,每猎而获,十倍于常犬。”张国庆在《辽代社会史研究》中指出,鹰巢生猎犬,荒诞不足以信。概因辽地此种猎犬形异体小而敏捷,奔跑速度极快,且又常常与猎鹰同时助猎,故而有如上之传说。此外,在出土的辽墓壁画上,也有猎犬形象出现:如在内蒙古敖汉旗康营子辽墓壁画、库伦旗六号辽墓壁画上,均绘有一种长腿、长嘴、细身、长尾状的猎犬。另据史料记载,辽代猎人还训练一种猎豹作为他们狩猎的助猎工具。北宋人宋绶在其使辽语录《契丹风俗》中,即记述了他于木叶山辽代猎人的宿营地,见“出三豹,甚驯,马上附人而坐。猎则以捕兽”。《辽代社会史研究》中提到辽代猎人使用的器械性渔猎工具种类也很多,主要有弓箭、刀、剑、矛、枪、渔叉、冰穿、鹿哨、扁鼓、链锤、刺鹅锥、绳、渔网等。近年,有不少辽代的渔猎工具实物在辽代墓葬中出土。比如在辽宁阜新清河门辽墓中出土了狩猎用的“链锤”,有链,可以用于在马上击兔。此外,“扁鼓”、“鹿哨”等渔猎工具实物在法库叶茂台辽墓和内蒙古赤峰上烧锅村辽墓内亦有出土。

  传了千年的“瑟瑟仪”

  多数生活在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的达斡尔人被很多研究者认为是契丹人的后裔。达斡尔族和契丹人一样喜欢逐水而居,熟悉各种鱼的习性,比如:哲罗鱼喜欢昏睡;鳇鱼遇到奇形怪状之物时,为保护其软骨质嘴唇,用尾巴怕打怪物;鲶鱼喜在河湖边水草中静游。达斡尔族根据不同的水域和鱼的不同习性,有着多种多样的捕鱼工具和方法,他们会在夏天用鱼叉、鱼梁子、鱼罩、鱼囤等,早冬季结冰期,凿冰洞叉鱼。用鱼罩抓鱼是捕鱼特色,只在夏季进行。达斡尔语把鱼罩称为“达如勒”,它是用手指粗、长约70厘米的柳条制成。把柳条割回后,刮掉外皮,就变得既轻巧又美观。一个鱼罩大约用五六十根柳条,用麻绳把柳条并排拴系成上细下粗的圆筒形,中间和上口用“玛他勒”即板条边加固。当人们手拿鱼罩淌入两三尺深的水中来回走动时,原来清澈的池塘水变得浑浊起来,鱼受到惊动不得不乱游瞎闯。这时,捕鱼人便用鱼罩在水中扣罩。抓到鱼后,把鱼鳃嘴穿在捕鱼人腰上系着的一尺多长的麻绳上。《辽史·礼志》记载,“若旱,择吉日行瑟瑟仪以祈雨”,达斡尔人完整的保留下“瑟瑟仪”祈雨的古老习俗,现在已经发展为节日性质。求雨时,村中各家妇女各带一只鸡、一碗米,聚集于江河畔一棵大柳树下。先诵求雨祷词,由前来协助的男人们杀鸡,妇女们用几口临时搭的大锅做鸡肉小米粥。煮熟后,再致祭文,妇女们烧香磕头。祭完后,席地同吃鸡肉米粥。野餐完,妇女们用桦皮桶、盆瓢等容器,汲取河水,相互追逐浇泼,直到彼此遍体淋湿,是取意降雨之乐。第六次人口普查时,达斡尔族有13万人,只不过再也没有宋人编纂的《契丹国志·兵马制度》中的“髡发左衽,窃为契丹之饰”了。“髡发”是将头顶的头发全部或部分剃除,“左衽”是衣服的前襟向左掩。髡发保证了契丹人在马上不会被头发遮住视线,而左衽更方便他们狩猎时挥动武器。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主任记者李振村图片提供、学术支持:辽宁省博物馆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