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恬淡理诗书 恒勤斫画印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11-28 09:49
分享到:
更多

  

  2017年11月19日,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一行来到位于沈阳市东陵路的陈旧之子陈宗蕃先生家中采访。陈旧老先生晚年生活于此,客厅桌椅和墙上照片、书画还保留着老先生生前时的样子。陈宗蕃说,家父早年安逸,中年坎坷,晚年安乐。一生恬淡,恪守勤恒。90岁时,还作诗,拟七古《九十感怀》:人生如梦九十春/画印诗书一庶民/世事纷繁谁料得/老来温饱乐天伦。

  陈旧

  (1912—2002),原名煜印,又名煜华,字仲璋,号印子。斋号二鱼堂、臼庐、蝉风吟馆、四印斋、藤花坞、东兴阁等。民国元年农历二月初六生于辽宁辽阳县(今辽阳市)东二道街。北京中国大学政经系本科二年肄业。

  曾任沈阳市文史研究馆特聘(名誉)研究员,沈阳印社顾问,沈阳中山金石书画研究会名誉主席(创始人),沈阳市少年儿童图书馆名誉馆长,张学良旧居陈列馆特聘书画师,新加坡新神州艺术院高级名誉院士、特聘高级书画师,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艺术市场研究中心艺术委员。作品为沈钧儒纪念馆、张学良旧居陈列馆、辽宁省博物馆等收藏。

  1981年8月,书法作品“天下为公”参加“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书画展”,并于1983年10月入选《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书画展品集》。

  1991年11月,诸多篆刻作品参加“纪念辛亥革命八十周年书画大展”。

  1995年,篆刻作品“延年益寿”参加“第十一回日本篆刻展”,并于同年入选《第十一回日本篆刻展作品集》。

  “陈旧先生的相貌,清奇古怪四个字基本占了。深陷的眼窝,大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戴上围巾,凛冽寒风中,就如一株老槐树。”文化学者刘墨博士得知我们采访之后,在回忆文中如此写道。

  陈宗蕃夫妇已经给记者准备了辽宁美术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陈旧诗书画印选集》。陈宗蕃先生在父亲去世后编辑出版了《陈旧诗书画印选集》一书,更是在两个多星期的时间里,用铅笔手写了26页的访谈素材,他仍然将自己要讲的内容分成了诗、书、画、印四个部分。

  《陈旧诗书画印选集》一书,由刘墨先生作序,同时选印了一张陈旧与刘墨在一起的照片。收到记者发去的图片,刘墨博士回忆道:“这是我和我的启蒙老师陈旧先生的唯一合影”。

  刘墨写道:老先生1912年出生,民国元年,属鼠。

  老家是沈阳南郊大户,翩翩少年,金石书画,诗酒酬唱,阅尽繁华后,后面的数十年,都是说不尽的凄凉与悲惨。

  他是周铁衡先生的弟子,金石书画,出入于吴齐二派之间。“文革”时期上跳板写横幅,一脚踩空,摔断了腰摔断了臂……但他一生的委屈,只淡淡一笑,也只能淡淡一笑。

  他喜欢管我叫“墨子”,只要我在,他就拿出笔纸,说:你看看“陈”字从甲骨文到隶书,有多少写法?

  然后我尽力一一写出,然后递给他过目。

  他总是笑着说:“你在,我就省翻字典了。”

  为了应付他时不时问我某字某字如何写,也拼命地记《甲骨文编》《金文编》《古籀汇编》《汉印分韵合编》《金石大字典》《隶辨》《隶释》《六书通》甚至《六朝别字记》中的字怎么写怎么写。

  一转瞬,老师离开我也有十五年了吧?

  在《民国辽沈金石书画史》中,还有我的老师陈旧先生一节,虽然篇幅不多,但看到他的遗像,还是觉得亲切。他曾寄居于我家,我也曾寄居于他家。陈老师晚年用的许多印,都是我刻的,比如小朱文“二鱼”印,就是我刻的。后来我到深圳,不复刻印,回来看望老师,老师说:“再给我刻一个吧,你十年前刻的那个‘二鱼堂’磨损太重了。”可是,我试了一下,却真的刻不出来了。

  陈宗蕃边翻笔记本边回忆——

  父亲自幼喜好诗词,又酷爱金石书画,五岁便开始浏览、临摹名人作品,八岁读私塾,十岁练习篆刻。十九岁由辽阳迁居沈阳,1930年正月拜王光烈先生为师,1931年,农历三月初十与发妻王羡忱新婚之日拜齐白石入室弟子周铁衡先生为师,并有幸受到齐白石大师的亲自点拨。

  父亲70年始终恪守勤恒,潜心艺术,诗书画印造诣颇深,自成一格。著名书法家沈延毅先生曾于1983年11月26日,在神剑文学艺术学会航天工业部分会国营新光机械厂支会成立大会上,介绍其艺术成就时说:“陈旧治印,我认为在辽宁第一,画次之,书法亦次之,诗亦敏捷工稳”。

  父亲一向热心社会公益事业。经常登台为政协、老干部书画会、文化馆、少年宫讲课,传授技艺;为沈阳市文物保护单位书写匾额;为少年儿童、靳树梁基金、希望工程、申办奥运会等进行书画义卖募捐。凭着一支长毫,一把刻刀,一片赤诚的爱心,为国外友人,为国内、为省市内朋友同仁,尤其是为日常求金石书画者在默默地做着无私的奉献,并培养了一些卓有成就的艺术人才。

  2010年11月11日,由市文史馆、市书法家协会、市美术家协会和沈阳日报书画院联合举办的陈旧先生书画印作品研讨会,在沈报集团举行,与会的辽沈地区众多书画家们对于陈旧先生为沈阳艺术界做出的贡献给予充分的肯定。

  陈旧曾自书:“古崖州北六十里,辽阳古城在焉。城内有陈家宿居,有老翁号朴山,喜花草树木,如奇葩异草,犹爱怪石,剔透玲珑,遒劲险隽,此其外景也。古式小瓦房三楹,老翁率老妻,总角男孩一,女娃二,乐居以度晚年。男孩即余陈旧也”。

  诗

  说起陈旧老先生的诗作,陈宗蕃准备了十二首介绍给记者,虽然将文字写在了纸上,但讲到每一首,他均能背诵,如数家珍——儿女萦环寄远乡/杏花开放柳丝长/旧居柳绿花犹放/一样花开两地香。陈宗蕃记得,陈旧先生作此诗时曾写:我走出家里的小道,沿着篱笆往南走,一夜的时间,南邻的小园里三棵杏树盛开红艳艳的花朵,放出它娇嫩的花瓣,惹人喜上眉梢。这时的我,独立杏树之旁,杨柳之边,伫望凝神回想,突然诗意狂奔,思念自己的骨肉,都看他不着,只有远离颠倒梦想而已,一时性灵突发,吟诗一绝。

  “父亲89岁,曾画杏花一幅,并将此诗题于画上。”

  “1992年的一天,家父一名学生伴同加拿大籍华人刘玉芳女士来访,进门即提出请父亲先给作一首诗然后书写成条幅。我当时真为父亲捏把汗,毕竟80岁高龄了,又不了解来客,没想到,十几分钟,父亲便成七绝一首:玉兰花放送幽香/芳草天涯各一方/飞越重洋归故国/莅临敝舍似同乡。而且是藏头诗——玉芳飞莅。父亲才思还是那么敏捷,不减当年。”

  “父亲作诗,还有一个故事。2001年4月27日,我和宋文彬陪同家父驱车前往沈阳市文史馆,师兄姚哲成于门外迎候,并在五和楼设宴款待。席间,闲谈之中提及家父当年处境艰难、生活窘迫,哲成兄接着话茬说:‘陈老师如果吃不上饭,我养活……’一语惊四座,父亲亦为之动容。2002年12月19日,哲成师兄率其子来医院看望家父时,父亲突然忆起当年一诗,于是对哲成兄说:‘小姚子,我给你作首诗’。随即父亲口述,哲成兄拿笔记之——卅载余年苦用心/千锤百炼化成金/五和酒肆情难忘/一语惊人感却深。第二天,家父便与世长辞了。”

  书

  “《陈旧诗书画印选集》里的13幅字,基本是家父晚年的代表作。数量虽少,但字体较全,其中有方篆、有隶书、有行草、有草书,还有行书,其中方篆5幅,笔法不同,还有两幅书写自作诗的作品。”

  “家父早年从颜柳欧赵入手,上溯二王,尤喜怀素千字文,颜鲁公祭侄稿,孙过庭书谱等。对古籀、石鼓、隶书、魏碑,下至明清各派名作均有研究,终日临池。在几十年书法艺术实践中形成自己的风格:潇洒流畅、苍劲有力、尤擅方篆、魏碑,题款抒雅酣畅。”

  “1989年,父亲77岁,隶书书写了‘中华’二字,并题跋‘我爱祖国故书二字’;1997年,家父85岁,创作行草书法作品自作诗,拟七古《赠台湾友人》——两岸同根一水间/相隔遥望海连天/金瓯何日重完补/喜盼神州月更圆。再次抒发了老艺术家内心的企盼。”

  画

  “《陈旧诗书画印选集》中的画作,均是家父晚年的代表作。这些画是他在79岁至91岁所作,在绘画上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飘逸潇洒,笔墨洗练,简洁生动,清新淡雅。”

  “父亲在垂暮之年创作了诗书画印合璧之画作,如《菊花傲骨画中开》《酒绿蟹肥谁与共》《一瓣藤花一句诗》《生灵虽小通人意》《胜似波涛化作龙》《蓼花丛里噪蛙多》《却是樽前下酒羹》《菊蟹皓月图》八幅,堪称父亲毕生的代表作。大写意、大境界,有情趣,有韵味。稳健老辣,酣畅淋漓。诗堪入画方为妙,父亲诗也入画、书也飘逸、画也灵动,印也精到。”

  “1999年,父亲87岁,创作《胜似波涛化作龙》,于画作之上题诗《咏虾》——小小群虾戏水中/悠游自得乐从容/生来何必龙门跃/胜似波涛化作龙。家父说,余画虾60余年,尚未得神似,今又以诗入画,岂不贻笑大方也。诗人孙若丁首先看到这首诗的第三四句,他对我父亲说:‘我看过好多题虾诗,都没有陈老师这两句写得好,剩下的一二句,随便写即可。’后来,刘墨也说《咏虾》诗好。两位大方家都说好,看来自然不会贻笑大方了。”

  印

  “陈旧名为陈旧,其篆刻却不陈旧,正像家父自己风趣地说:‘负负为正,陈旧反新’。篆刻之新在于刀法、章法之出新。父亲师于秦汉印之风,而不囿于秦汉,敢于冲破古金石的旧法,脉承‘急就章’大刀阔斧之风格。他篆刻之刀法,单刀印‘急就章’,以钝刀入石,一反江南诸派‘利刃入石’之法。章法亦不拘于常格,摆脱古人之窠臼,独创一格。治印笔划‘重者反重,轻者反轻’,打破一般治印笔划轻者要刻意加重的平板均匀之布局,从而形成错落古拙之章法,突出了金石篆刻粗犷之美。”

  “家父始终恪守勤恒,潜心甲骨、金文、钟鼎、秦篆、汉印、封泥、瓦当,对历代诸名家各门各派悉心钻研,集众长为己用,独辟蹊径,使笔法、章法、刀法融为一炉且有创新,在几十年篆刻艺术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遒劲豪放,边款潇洒古朴,清丽隽永,融进了北魏的碑文风格,印雄奇苍健,具有浓郁的书法韵味。”

  “《沈阳满族志》一书中有:‘近代印坛中吴昌硕一派风靡于世,首推齐白石,在辽沈地区受其影响较深者当推周铁衡,而汉军旗人陈旧即为周之入室弟子,他的金石篆刻艺术成就卓著,为时人所肯定。’父亲几十年来所治之印,数以千计,其中有为启功、陈叔亮、沈醉、溥杰、赵朴初、侯宝林、王堃骋、朱川、郭西河等诸名家治的印,更多则是为诸师友学生或其他求章者所作。父亲一生诗书画印作品,至少在万件以上。他的作品,大多散落民间。”

  “《陈旧诗书画印选集》中的印,基本是家父的代表作,入书的一共104方印,其中‘阿旧’朱文印,在我印像中是较早的一方印,最晚的一方印是他89岁时刻的‘藤花坞’白文印,时间跨度几十年,从中可看出治印风格清丽而秀润,雄健而老辣。”

  趣

  “父亲的兴趣不止于诗书画印,赵公拙先生在《陈旧和他的金石书画诗》一文中提到——陈旧先生出身世家,交游甚广,涉足众艺。早年曾拜奉派大鼓鼻祖刘问霞和大师霍树棠为师。青年时代经常在公余茶社登台献艺,由芮伯芝的琴师为其伴奏。”陈宗蕃说。

  “在老一代艺术家中,陈旧先生是非常全面的一位:诗、书、画、印皆能,且都有殊胜之处:诗则发于性灵,纯粹出于天籁;书则取法秦汉北碑,力图溶铸一体,古拙峭拔;画则在师法齐白石、周铁衡的同时,出于己意,随意挥洒,浪漫天真;印则戛然全靠腕力,早年秀润,晚年苍劲,维系师法于不坠。陈旧先生一生淡泊名利,清贫自守,性格温和平易,面对种种困境,总能履之如夷……”刘墨博士写道。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赵威王晓辉徐小凌/视频魏爽/制图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