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老照片 正文
家有老盘秤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晚报  2017-11-28 09:46
分享到:
更多

  

  我家有一杆盘秤,从我记事的时候就有了它,秤杆是深褐色的,不知道是本色还是时光打磨留下的;秤盘是方形铁皮的,如簸箕状,锈迹斑驳,一看就知道久经风霜;秤杆上的刻度是金属标记,由于年头太多,包括定盘星在内的刻度标志都若隐若现。

  一年中,母亲使用它的次数并不多。一种用途是称鸡蛋。那时候生活困难,家家户户都养几只鸡,除非来了贵客,自家人是舍不得吃的,全家人的油盐酱醋都要靠卖鸡蛋来换取。卖鸡蛋前,母亲都要用自家的秤称一下;还有一个用处,家里的园子每年都种点黄豆,与走村串户卖豆腐的人以物换物,用黄豆换豆腐,母亲也会在交易前,把自家的豆子称一下。

  其实,在我们那里,盘秤用处最多的是那个秤砣。用途也不是称量分量,而是另有他用。农村住户,一般人家都有三间正房,中间是堂屋,两侧是住室。每个住室里都有一铺大炕,做饭取暖烧火的烟都从这铺炕的炕洞里通过,烟熏火燎,烟道很容易被堵塞,就需要经常清理,我们土话叫打烟囱,这就用得着秤砣了。方法是把秤砣拴在一根绳子上,绳子的长短根据房子的高低、烟道的长短来确定。长到十来岁,我家打烟筒的任务就由我来完成了。爬上高高的屋脊,既要胆大,还要心细。不小心从一丈多高的房上摔下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在屋脊上站稳以后,把拴好绳子的秤砣从烟囱口慢慢放下去,然后上下不停地抻拉绳子,粘在烟道上的烟尘就被秤砣打掉,烟道光滑了,灶膛里的火也就旺多了。

  讲述:宋国辉 采写:沈阳晚报、沈阳融媒记者陈馥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