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正文
音乐往事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晚报  2017-11-13 13:20
分享到:
更多

  □余毛毛

  我看不懂曲谱,不会任何乐器,但这不并不妨碍我爱音乐。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流行玩音响,记得最出名的牌子是日本的“先锋”音响,我赶时髦,但又没有什么钱,于是就买了台国产的“熊猫”音响。那音响可真叫庞大,主机足有一米二高,还有两个黑乎乎的大音箱分列两旁,一字摆开,足足占了一面墙。那音响能放磁带,还是双卡的,上面是电唱机,唱针头我还记得是“高保真陶瓷唱针”,看着很是高大上。那时候我单身住在工厂的一套宿舍里,也没什么人管我,我就在那里听崔健、齐秦和杰克逊的歌。但他们的歌都是磁带放的,我看着那上面的唱机心里面就疑惑,这唱机该放些啥音乐呢?我们这个四线城市那时闭塞,我到磁带店转了转,有几张唱片,但也是流行歌曲,我心里想听流行歌我何必听唱片呢?磁带只要几块钱一盒,而唱片则要十几块一张,而那时的工资也不过是每月百把块钱,因此那唱机很是空置了一段时间。但有一次出差到上海,路经一新华书店,看店堂里挂着许多唱片,于是进去看了看,一看就出不来了,一是唱片多,二是唱片高大上,我倾其所有,买了贝多芬和柴可夫斯基的唱片,记得有十几张。黑色胶木唱片,精美的印刷封套,里面还有薄薄的透明纸内封套,看着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我记得我还买了个小刷子,用于刷唱片上面的灰。

  有了唱片就开始听了,可听着听着就感到乏味,听不懂啊;有哥们到我这来喝酒,也讥笑我玩高雅。听不懂咋办呢?我想我就来学,首先是看电视,那时候中央台有个节目叫“音乐桥”,很有品位,刘璐主持的,有介绍西洋音乐的节目,于是我就看。看着看着,看出了一点儿门道和喜欢。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三个人,一个是卡拉扬,他风度翩翩,指挥时老是闭着眼,自信从容的样子;一个是托斯卡尼尼,一个意大利老头,我可喜欢他了,他有激情,一头白发,脑后一撮毛高高翘起,听他指挥的曲子总是让人热血沸腾;第三个是美女小提琴家穆特,好像比我长几岁,她节制而轻灵,非常优雅。但这样我还是不满足,我买了本书,叫《音乐圣经》,华夏出版社出的,介绍的是一千首英美日最佳唱片榜的经典名曲。那时候我有一个梦想,我只要循着这本书的介绍,把这一千首的曲子都听了,那我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就是跟音乐教授对话我也不自卑了。但我承认,这仅仅是个梦想,一是我根本没钱买这些唱片,二就是有钱可能也买不着。

  听乐的事不久就放下了,忙着工作,忙着结婚,忙着生孩子等各种忙,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高雅音乐。这一晃就是二十多年,现在好了,有闲了,却不知道干啥好了。有一天,一个高校的音乐女教授,也是他们那个城市的音乐家协会主席,大概是看了我的几篇文章,加了我为QQ好友。她的生活基本上就是音乐,常炫一些我听不懂的音乐知识,我这心里就不是滋味了,心想哥当年也是高雅音乐爱好者呢。但毕竟人家是专业大佬,而我不过是草根混混,跟她也对不上话。有一天我忽然灵光一现,想起了我的那本《音乐圣经》。它还在不在呢?于是我在书柜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找,谢天谢地,虽然搬了这么多次家,书依然还在。抽出书来,我拿抹布使劲擦,依然也擦不去岁月染上的黄。但这有什么关系呢?我随便翻开一页,看上了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鸟》,在电脑搜索栏一打,出来了,带视频的,我试着一听,来电了,我听出了那大面积的阳光越过山坡的感觉。然后我再随便找一首,再搜,依然有;然后是第三首,依然有……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千首曲子电脑上全有,虽然指挥和乐团和书上的并不完全一致,但这有什么关系呢?

  我现在经常听,有时一天听三首,有时三天听一首,流行歌曲什么的,让我觉得非常吵闹,我现在明白流行音乐和高雅音乐之间的区别了,那就是前者走耳,听着舒服,但听过就算;而后者走心,也许你刚开始听不进去,但听了后你就会有深刻的感触。技术的发展居然让一个草根百姓几乎没有成本地圆了音乐梦,这是我没想到的。我珍惜这样的机会,因为我珍惜音乐能代替你诉说那无从诉说的诉说,能让你在没有希望中看到希望,能让你在冷漠、单调、乏味中感受到爱与美所带来的慰藉、庇护和升华。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