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正文
名园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晚报  2017-11-13 13:18
分享到:
更多

  □余音

  林荫垂绿,清净安宁,路旁店铺的时髦并不打扰我悠然漫步,仿佛只是个雅致的背景。木制长椅展开臂膀,每张椅子上都放着花布靠垫,让人有种倦鸟归林的舒适。

  去上海的次数不多,加之每次都匆匆忙忙,所知所见有限,到现在也仅仅认得一条路,南京路;一方广场,人民广场;一处圣殿,上海博物馆;一尊遗址,一大会址;一座桥,外白渡;还有一片永远人山人海的外滩……令我难忘的园子却有两处,豫园和奕园。一个与老上海城隍庙毗邻,一个远在欣欣向荣的浦东;一个古典,江南园林的经典之作;一个现代、时尚,度假村落购物天堂。把它们并列提起,是因为除此之外我再不认得其他的沪上名园了。豫园,明朝始建,几百年斗转星移,每一块石每一片叶都藏有说不完的旧事与秘密,使得豫园之游也仿佛多了私密色彩。倒是奕园,迫不及待与人分享。

  你百度“奕园”找不到正确答案的,其实它叫奕欧来度假村,奕园是我给它的名字,比之“奕欧来”的洋气,这个名字更贴近它那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

  初秋的江南,阳光炽热,好在微风拂煦。朋友说,来魔都要见识摩登,于是载我驱车向东,把高楼大厦黄浦江水渐次甩在身后,远远地便出现了迪士尼城堡的卡通楼影,走近时却向密林处三拐两转,一片乳白浅黄色如麦芽的低矮建筑群出现,这里便是奕欧来。

  一汪湖水锃亮如镜,名叫星愿湖。一排排建筑临湖而立,弯成新月形状,乍看像微缩版的外滩,建筑样式也是欧范儿,却更现代简约。从湖心望去,建筑和街道呈放射形排列,像一把张开的扇子。每根扇骨上又排列着各种商铺,时装居多,据说都是国际一线品牌。看不懂那些时尚的logo,我感兴趣的是扇面折痕处,也就是那几条街巷里散落的东西。同行的年轻人奔进一间又一间气宇轩昂的店门,享受购物的狂欢。我便开始真正的逛街,漫无目的走走停停。美尔大道、维塞大道、鲁索罗大道、波列大道、泰琴街、宫廷街、灯火广场、流声林……每条街道的路口镶嵌着铜牌,上面用中英两种文字告诉游客“美尔”“维塞”们的故事,原来这些街道都是以装饰艺术大师的名字命名的,而街道两边之字形建筑格局、精美的云纹建筑图案无不渗透着海派装饰艺术美学。在一家披萨店,厨师正从大红烤炉里铲出一张披萨,番茄加奶酪的香气撩人,竟恍然漫步于上世纪的意大利街头。

  最让人惬意的竟是这里的卫生间,你可以尽情地想象它的高大上,但是你怎么都难以想象,它们每一座都是用马赛克壁画装饰而成,且又是以美术大师的作品为样本,高大的穹顶,炫目的墙壁,使人误以为置身画廊,而沙发几案更像是客厅。除了宽大的洗手池和玻璃镜子外,每间独立空间中都配有洗手池,每个客人使用后清洁工马上给设施消毒,看到这些才让你确认自己没走错门。美食达人说,看一家饭馆好赖先看卫生间。照此说法,一个把卫生间都设计得如此体贴又如此隆重的休闲购物村,是好村子!

  逛奕园,最大的感受就是舒服。也许,这就是所谓摩登的应有含义吧。清新的环境,服务的细微,行动的便利,时尚的高标,加在一起给人如沐春风的感受。

  上海早先华洋杂处,如今古老与现代并行,这在豫园和奕园两个园子上得以体现。豫园最初的修建者是潘允端。当时的潘家在上海为望族,潘氏父子都曾居明朝高位。父亲潘恩年迈辞官告老还乡后,儿子潘允端为了让父亲安享晚年,从明嘉靖己未年(1559年)起,在潘家住宅世春堂西面的几畦菜田上,聚石凿池,构亭艺竹,建造园林。经过二十余年的苦心经营,建成了豫园。“豫”有“平安”、“安泰”之意,取名“上海豫园”,有“豫悦老亲”的意思。后来这片园林屡遭厄运,又屡次修建,形成了如今的样貌,是人们探访老上海的首选景点,其中有得月楼、听涛阁、涵碧楼、湖心亭、九曲桥……雕梁画栋,古木参天,流水潺湲,曲桥婉转,诗情画意。亭台楼阁,各有其美,结合在一起,和谐宁静,的确体现一个“豫”字。可见,园林给人美好体验,更因它的主题和内涵。奕为大,大为好,但愿年轻的奕园,若干年后也能修炼出豫园那样隽永的味道,成为一处真正的名园。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