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改变欧洲历史走向的马镫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沈晚报  2017-11-13 10:28
分享到:
更多

  1965年,辽宁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在北票西官营子发掘了北燕权臣冯素弗墓,清理出近500件陪葬品,如精美的鸭形玻璃注、被称作“珠画秘器”的彩绘木棺、堪为明清朱漆箱匣之祖的嵌骨漆器……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对鎏金木芯马镫(或称木芯包铜鎏金马镫),别小瞧这马镫,它被引入欧洲后,竟成为改变欧洲历史的催化剂!

  有“中国靴子”之誉的三燕马镫

  中国人以“四大发明”为荣,但在西方人眼中,为世界带来深刻改变的中国发明实为两样:一是马镫,二是火药。马镫被西方世界称为“中国靴子”,它的出现对欧洲中世纪的历史产生了深远影响。据专家考证,马镫是由鲜卑人发明的,而对马镫的改进起了决定性作用的,则是起家辽西的慕容鲜卑。

  马镫的全面改进出现在慕容燕国时期,经改进并全面装备马镫的燕军所向无敌,促发了东北亚乃至整个中国的军事变革。新式马镫由中亚又传入欧洲,使欧洲封建骑士的进攻能力成倍提升,加速了欧洲中世纪保守势力的瓦解与崩溃,直接催化了欧洲社会的巨大变革!

  挖掘过冯素弗墓的辽宁省考古专家冯永谦表示,两件一副的马镫看似简单,却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从已有考古资料看,最早马镫的雏形是单镫。在游牧民族中,很早就有用于方便上下马的皮扣和木扣,但皮扣和木扣易朽烂,保存不易。借鉴了游牧民族使用皮扣或木扣的做法,产生了单镫,但单镫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马镫。“试想骑乘者只使用单只的马镫,将更容易失去平衡。所以,在骑乘过程中,单镫是不起作用的。”冯永谦说,在秦始皇兵马俑二号坑中出土了许多与真马大小相似的陶马,马身上的马具虽很齐备,但没有发现马镫。在考古发掘中获得的真正马镫,出自冯素弗墓。

  冯永谦介绍说,出土于冯素弗墓中的这副马镫,做工精细,造型规整,通高23厘米、宽16.8厘米,镫环以桑木制成。之所以用桑木,是因为桑木有一定的弹性,这是其他木材不能比的。这副马镫的镫环以三棱体的桑木条揉成,形状近似圆角三角形,木条两端向上合成镫柄,分裆处再填以三角形木楔,这样踏脚承重时不致变形。

  若将这副马镫置于深蓝背景下映衬,会呈现出柔和的金色。“这是因为镫环和柄的外表都包钉了鎏金铜片,镫环内侧则加钉了一层薄铁片,上面涂了黑漆的缘故。”冯永谦说。

  马镫催生战争史上的“骑兵时代”

  很多人不解,一副小小的马镫怎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力,竟影响到整个世界的军事改革乃至催化了社会结构的新陈代谢?

  何谓马镫?简言之,马镫是一个平底的环形物,用皮带固定,悬挂于骑乘动物(主要是马,也包括骡等马科动物)上,在鞍的两边,供骑者放置双脚,也可以辅助骑者上下。在马镫出现以前,人们骑跨于裸马的背上,仅靠抓住缰绳或马鬃并用腿夹紧马腹使自己在马匹飞驰的时候不致摔落,但这种方式是很不可靠的。首先是长时间骑马容易疲劳,同时在奔跑的马背上也难以有效地使用弓箭。在近战中,骑手无法随心所欲地使用刀剑和长矛,劈砍或刺杀一旦走空,骑手就可能被惯性甩出去,甚至双方兵刃撞击产生的动能,都可能让骑手滚落马下!

  在这种情况下,骑手若在飞驰的马背上射箭,就必须减速或者下马拉弓射箭;交战双方在马背上格斗,也不能竭尽全力大幅度摆动,否则会失去平衡而落马。这一时期的骑兵,除速度占优外,其战斗力是远不如脚踏实地的步兵的,所以在骑兵到达目的地后,往往下马作为步兵投入战场,亚历山大时代的马其顿骑兵就是如此。

  马镫的发明,使骑兵的双脚有了强劲的支撑点,骑者更容易在鞍上坐稳,战马更易驾驭,人与马连接为一体。骑在马背上的人解放了双手,骑兵们可以在飞驰的战马上且骑且射,也可以在马背上左右大幅度摆动,完成左劈右砍的动作。这样一来,马匹不仅可用于迅速集中力量,而且能投入作战,利用马匹的速度进行正面冲击成为可能,骑兵的速度优势立刻转化为生猛骇人的突击力量!

  马镫的出现,使骑兵这一兵种必然成为冷兵器时代战争的主力兵种。自此后,以骑制步、以少胜多、以快击强的“骑兵时代”正式拉开序幕。恩格斯明确指出,不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骑兵在整个中世纪一直是各国军队的主要兵种。《大英百科全书》中写道:“让人无比惊讶的是,人类骑兵时代的实现,居然是因为马镫的发明!”

  慕容鲜卑对马镫的“革命性改造”

  考古发现表明:马镫的始创者是距今约1700多年的中国北方的鲜卑民族。同时代的古代波斯人、埃及人、米堤亚人、亚叙人、古罗马人、巴比伦人、希腊人都不知道使用马镫,甚至亚历山大率军征战中亚时,也未装备马镫。

  在中国,直到秦代,马镫仍未产生。《孙膑兵法》中提到骑兵有十项作用,也只是袭扰、侦察等辅助作用,说明那时军队拥有马镫的可能性不大。朝阳学者周亚利表示,虽然中国最早的马镫雏形是在长沙西晋永宁二年(302年)墓出土的陶俑见到的,但这只是单镫,呈三角形,只能供骑者上下马蹬踏,骑上马后就不使用了。

  中国乃至世界上最早的骑乘用马镫实物,是在三世纪中叶至五世纪初的慕容鲜卑墓中发现的。朝阳北票房身村北沟墓发现一副马镫,镫体为木芯外包铜片,长柄,椭圆形镫环。朝阳姚金沟墓出土的马镫,为双蹬,木芯外包皮革。朝阳十二台砖厂墓地出土的单镫,铜板制成,表面鎏金。这几处出土马镫的墓葬,其时代都比较早,大概在三世纪中叶至四世纪中叶,即慕容鲜卑创建的前燕政权前后。辽西地区慕容鲜卑墓中发现的马镫实物,时代早,数量多,形制原始,基本上反映出马镫由最初的单镫到较完备的双镫,由较原始的皮革或木质马镫到比较成熟的铜、铁铸制马镫的发展过程,表明全新的马镫应是由慕容鲜卑民族为适应游牧和骑兵作战的需要而首先创制的。

  由此可知,慕容燕国时代已开始大规模使用金属马镫,并且改单镫为双镫,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正如朝阳市三燕学者孙国平总结的那样,慕容鲜卑虽然不是马镫这一发明的始创者,却是马镫的关键改进者,而慕容鲜卑所创造的世界上最早的双马镫,比欧洲年代最早的马镫至少早出300年!

  马镫发明的划时代意义

  马镫的出现,使慕容将士的战斗力成倍提升。当慕容前燕将马镫这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装备全面改进并大规模装备军队后,随之衍生的各类战术便具有更好的机动性与更强的冲击力,也使得高智商的慕容主帅们拥有了更多临敌机变、出奇制胜的策略选择空间。而与慕容燕国接壤的周边邻国,很快就感受到这种先进装备引发的巨大威胁。

  公元338年,后赵皇帝石虎派几十万大军(以步兵为主)进犯辽西,攻击慕容国都大棘城。慕容皝先率兵坚守,待赵兵受挫退却时,立即派其子慕容恪带配有马镫的精锐骑兵尾随掩杀。慕容恪所带骑兵只有两千人,却斩杀了三万赵军,1:15的击杀率,令敌胆寒!

  公元351年,前燕进军中原。慕容恪领军在廉台对阵威猛无敌的名将冉闵。慕容恪借助已配备马镫的重装骑兵的机动优势,不断侵扰、冲击以步兵为主的冉闵近卫军,并以独创的连环马战术将敌军拖疲拖垮,最终生擒冉闵,一战成功!

  公元367年,面对东晋战神桓温一路势如破竹的北伐,前燕名将慕容垂、慕容德仅以不到两万装备马镫的骑兵部队,左右邀击、前包后抄,竟将五万训练有素的东晋步骑兵杀得片甲无归,取得中国战争史上一次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枋头大捷。

  公元385年,东晋名将刘牢之率勇冠天下、被后世誉为“中国五大精锐部队之一”的北府兵北援前秦苻丕,在邺城下,激战围困苻坚的慕容垂。慕容垂的骑兵尽配马镫,面对劲敌并不恋战,而是大踏步后退诱敌深入,待敌露出破绽时,迅速回师,于五泽桥反戈一击,杀得北府兵狼奔豕突,刘牢之惊险万端地跃马跳涧方免一死,狼狈至极!

  因连续战败、教训惨痛,从东晋开始到此后南朝的宋齐梁陈,无论有无条件,各朝都开始引进并自产马镫,慕容鲜卑改进的新马镫由黄河以北传至长江以南。

  与此同时,慕容鲜卑改进的新马镫迅速由辽东传到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因为谁先配有这种装备,谁就有可能在战争中迅速掌握主动权,这在当时是公开的秘密。如慕容燕国与辽东诸侯国间战争不断,经常占据压倒优势,除了慕容统帅足智多谋、麾下将士英武敢战外,马镫的广泛使用是制胜的一大内因。最开始是辽东诸侯国打不过慕容燕国,认识到马镫的重要性,开始大规模装备部队,并依据自身情况加以改进。到了4-5世纪初,连当时栖身孤岛的倭国(今日本)军队也开始致力发展骑兵,配备马镫。这个时期是日本的“古坟时代”,在这一时代的日本墓葬中,出土了大量随葬的马镫。

  更令人震撼的是,这种如多米诺骨牌般的传递,很快又由中亚传入欧洲,没人想到,慕容鲜卑改进的新马镫居然引爆了一场声势浩大、脱胎换骨的军事革命!配备马镫的欧洲封建骑士向欧洲中世纪的守旧势力发起锐利进攻,势不可挡,宣告了黑暗的欧洲中世纪的结束!

  欧洲普遍使用马镫要晚得多,到中世纪早期,欧洲各国的常规军队才开始使用。其原因之一是当时欧洲各国还没有中国那样发达的金属铸造技术。

  大约在公元6世纪中叶,剽悍的阿瓦尔人从东向西,穿过俄罗斯南部最终到达多瑙河与蒂萨河之问的地带定居,阿瓦尔人是来自蒙古高原的柔然人的后代,柔然被北魏击败后于公元6世纪沿草原丝绸之路西迁至匈牙利定居。公元560年时,阿瓦尔人对强大的拜占庭帝国构成了严重的威胁,他们之所以锐不可当,其中一条重要原因就是使用了当时独一无二的铸铁制的马镫。为了消除这种威胁,拜占庭国王提比略二世对骑兵进行了大改组。公元580年,他又亲自训练骑兵,特别强调必须使用铁制马镫。这是欧洲文献资料中第一次提到马镫。

  中世纪时欧洲的军队,有了牢牢地联结在马鞍上的马镫,马背上的骑士就坐得更稳了,可以举起宝剑向下猛砍,可以抵挡刺来的长矛,也可以在马鞍上移动躲闪,在中世纪由步兵到骑兵的主要兵种的演变过程中,在封建骑士阶级形成的过程中,在欧洲中世纪向封建时代过渡的重要历史时段里,马镫无疑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英国科技史权威李约瑟博士说:“只有极少的发明像脚镫这样简单,但却在历史上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催化影响!就像中国的火药在封建主义的最后阶段帮助摧毁了欧洲封建主义一样,中国的脚镫在最初帮助了欧洲封建制度的建立!”毫不夸张地说,正是由古代中国鲜卑人发明、由崛起于辽西的慕容鲜卑改进的马镫,助推了中世纪的欧洲迈入“骑士时代”,促发了一场翻天覆地的时代变革!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主任记者张松
学术支持、图片提供:辽宁省博物馆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