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古城初建 气象万千
□ 刘振超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11-09 10:54
分享到:
更多

  

  

  清代沈阳才子、著名学者和诗人缪润绂在其所著的《陪京杂述》一书中说:“按沈阳城建造之初,具有深意。说之者谓,城内中心庙为太极,钟鼓楼像两仪,四塔像四象,八门像八卦。郭圆像天,城方像地。角楼、敌楼共十二,像四季。城门、瓮城各三,像二十四(节)气。此说与当日建城之意相附相否?诚不敢知。但说为近理。”

  尽管缪润绂对自己记述的沈阳古城建造缘由,还不敢十分肯定,但是却为盛京古城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更加捉摸不透。再加上民间流传的大东门外的邓大人庙(邓公祠)和邓大人修沈阳城的传说、街谈巷议的九门洞里的蝎子精、怀远门(大西门)上的“鬼门六眼”、抚近门(大东门)里的蝙蝠飞等奇闻轶事,从而使这座凌驾于“七十二地煞”之上的宏伟壮丽的盛京古城,更加令人神往。

  沈阳古城的来历与变迁

  天命六年(1621年),清太祖努尔哈赤率兵攻占了沈阳城。天命十年(1625年),出于战略的需要,努尔哈赤又把国都由辽阳东京城迁至沈阳。由于当时的形势和人力物力情况,他没能对沈阳城做大规模的修建,只是加固了明代留下的城垣。

  沈阳这个名称,始于元成宗铁穆耳当政的元贞二年(1296年),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了。从文献记载和考古发掘所见,沈阳古城的历史可以上溯到距离现在二千三百年前战国时代的候城,秦汉时期的候城县,以及其后辽金两代的沈州城,元代的沈阳路和明代的沈阳卫城。而延续到近代的盛京古城,则是由明代砖城直接拓建而成。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沈阳中卫城指挥闵忠,在元代土城的基础上修建沈阳砖城。当年的沈阳中卫砖城,周长九里三十步,城墙高两丈五尺,城墙外壁用大青砖砌筑,内壁为石基土墙。在四面城墙中,辟有东西南北四洞城门,分别建有城楼和瓮城。东门称永昌门,西门称永宁门,南门称保安门,北门称安定门。当时的沈阳城里,有东西、南北两条交叉的十字大街,通向四座城门,环沈阳中卫城,有两重城池,均为三丈宽,八尺深,内池周长十里多,外池周长十一里有余。

  皇太极即位,大兴土木,于天聪元年(1627年)开始在明代砖城基础上,继续拓建沈阳城。到天聪五年(1631年),大体完工。皇太极在改建沈阳城时,基本上还是遵循我国历史上沿袭的都城传统规划的路子来建造的,即大体具备“前朝后市”、宫城和外城的特点。

  修筑后的沈阳城规模是城周九里三百三十二步,比明代的城周多三百零二步,城高三丈五尺,比明代的城墙加高了一丈,城阔一丈八尺,城墙内外皆用砖石筑成。城墙上筑有女墙(防御用的矮墙),高七尺五寸,设有垛口六百五十一个,加强了防护措施。

  改明城的四门为八门,另外明城的北门没堵,成了第九个门。当时的九门是抚近门(大东门)、内治门(小东门)、德盛门(大南门)天佑门(小南门)、怀远门(大西门)、外攘门(小西门)、福胜门(大北门)、地载门(小北门),还有在福胜门与地载门之间明代留下的北门“镇边门”(原来的安定门)。同时建了各为三层的门楼八座,角楼四座,并在瓮城设了吊闸。

  当年的城门,下面为砖筑基座,中辟券洞门。洞门上面里外都嵌有门额,上书门名,城门外书满文,城门内书汉文。城门之上和角楼处,各建三层歇山式门楼,上铺灰瓦,四面出廊,梁枋彩绘,朱红地杖,宏伟壮观。对此,在同治年间出版的《陪都纪略》,曾有诗《三十六天罡》道:“内城八门楼,门各分三头。方角十二数,恰合四九筹。”

  环城还有护城河,河宽十四丈五尺,周长十里二百零四步。城池的面积是东西宽三百九十三丈八尺,南北长四百二十五丈六尺,合计一千六百七十六万零一二八平方尺,为两千七百九十三点四亩。

  城内将原来的十字大街改建为井字大街。井字街第一横画的中心是皇宫,即今沈阳路(今清代一条街);井字街的第二横画的中心是四平街(今中街)商业区,四平街的两端建有钟楼和鼓楼。《柳边记略》载:当年的沈阳城“城中有钟鼓二,百货集其下”。这种把钟楼和鼓楼为“两仪”的四平街,辟于皇宫北侧的做法,正吻合“前朝后市”的中国都城的传统规划和建造原则。

  中街诸色店铺林立,各地商贾云集。井字街的八个尖端,直达砖城四面八个城门。皇太极在修城垣、建宫殿、筑皇陵,修太庙、天坛、地坛,造四寺四塔,开商埠,置内阁六部、都察院、理藩院之后,遂于天聪八年(1634年),将沈阳更名为盛京。满语称“谋克敦”,即盛大的都城。

  顺治元年(1644年),清王朝迁都北京,盛京城为留都(亦称陪都),设有和北京相近的中央机构,即礼、户、工、刑、兵五部衙门,各部的首脑为侍郎。并仿明代两京之制,于顺治十四年(1657年),在盛京设奉天府,取“奉天承运”之意,与京师(北京)顺天府相应。

  康熙十九年(1680年),清政府拨款维修盛京城垣,并在盛京城外围增筑郭墙,即环绕砖城再修建由夯土筑造的关城墙。关城墙高七尺五寸,周长三十二里四十八步。城墙与关墙中间地带称为关厢,厢内设立八关,即大东关、小东关、大西关、小西关、大南关、小南关、大北关、小北关。

  随着厢内八关的出现,与八座城门相对应,在关墙四周建有八个边门,即大东边门、小东边门、大西边门、小西边门、大南边门、小南边门、大北边门、小北边门。关门建造比较简单,即用砖砌两个高大门柱,上面筑起一条横枋,其上盖有起脊灰瓦。这样,盛京城就有了“八门”、“八关”、“八边门”,从此盛京城就更加气派了。

  通过这八个门的具体位置,我们现在也还可以找到清代当时关墙墙周的范围所在。当年城内井字大街通向八个边门,所形成的街道呈放射状。现存最明显的就是东华门至大西门到大西边门这条大街,基本上还是同当年的街道走向变动不大的。从大北门、大北边门乃至东北大马路,以及其他的路线,也多少可以找出原来的一些痕迹来。

  由于清代盛京城的街道是从明代的“十”字形改为“井”字形的,所以都城就被分划为九个自然区域。正中为皇宫所占据,其他的八个区域则为满洲八旗分驻。当年抚近门内及大东关为镶红旗界;内治门内及小东关为正红旗界;德盛门内及大南关为镶黄旗界;天佑门内及小南关为镶蓝旗界;怀远门内及大西关为镶白旗界;外攘门内及小西关为正黄旗界;福胜门内及大北关为正蓝旗界;地载门内及小北关为正白旗界。这种皇宫占据中央的一个区域,由清代军政合一制度产生的八旗分据周围的八个区域,让每旗各守一方。宫廷与八旗间,都有着严格分界。而且宫廷内有御林军护卫,外有八旗军队的双层保护,这就使得都城戒备森严,固若金汤。

  后来,在康熙、乾隆年间,盛京古城又经过多次重修、扩建,古城的城垣、城楼和角楼也更加添姿增色。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在日俄奉天大会战中,在大西门、小东门、大北门等处均有激烈战事发生。俄军把大炮架在城头,日军用排炮猛轰城垣,轰毁了几座城楼和角楼,并将西南城炸开了大豁口。所以到了光绪末年,大东、小东关门皆圮毁,瓮城上的城楼也先后颓废,有的由三层改建为二层或一层,只有小西门城楼仍保留三层原貌。当时还在小西边门重建一座门楼,上嵌“陪都重镇”四字门额。

  抚近门奇闻

  沈阳的抚近门,又称大东门或大东城门,是清初皇太极扩建沈阳古城时,开辟的八座城门之一,在天聪五年(1631年)建成。康熙、乾隆年间又多次重修。城门台高三丈五尺,阔一丈八尺,内外两侧砌有七尺五寸高的女墙和六十个垛口。城门上配有大炮一门,以防备和打击来犯之敌。

  城门上有城楼三层,歇山顶周围廊式,面阔三间,进深二间。城楼下方正中为券洞门,上嵌“抚近门”,内书汉文,外书满文。

  抚近门外接半圆形瓮圈,围墙东西各辟一券洞门,人们可来往通行,此即瓮城。为此,清代著名学者刘世英著的《陪都纪略》一书中,有诗《瓮城两便开》道:“城门八卦式,街道仿田畴。瓮城开两洞,二十四气周。”

  康熙十九年(1680年),康熙皇帝诏令拨款重修盛京城。这次修城的规模可称史无前例,不仅维修内城的城楼、角楼和城垣,还新建了城外的土城墙,在原有的城门之外,又在新修的外城(土城)增开边门。城门与边门之间,为关厢,称抚近关或大东关,清代属盛京镶红旗地界。从抚近门往西,直通盛京皇宫前,当年清太宗皇太极出巡,上堂子庙拜天与到太庙祭祖,都从此门出入。

  据近代学者杨同桂《沈故》书中记载,“抚近(大东)门蝙蝠:省城抚近门内,栖蝙蝠以千万计,而他处则无,亦一奇也。”这则信息告诉我们,在清代,抚近门的城楼和门洞,栖息有大量的蝙蝠,其数量当以千万计。每到黄昏时分,黑压压的大小蝙蝠,上下飞翔,其情景十分罕见。说起蝙蝠,是一种具有飞翔能力的哺乳动物,分大、小两类,大者食果实,小者以昆虫为食。个别种类的蝙蝠,有吃鱼和吸食其他动物血的。抚近门为什么有这么多蝙蝠,这些蝙蝠都是从哪里来的呢?而沈阳的其他几座城门,为什么无此异象?这件事情没有人能说得清,因而被称为当时盛京城的一大奇观。1941年,大东门被扒掉。

  令人欣喜的是,在时隔五十多年之后,1998年沈阳市人民政府决定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重修抚近门,当年8月工程竣工。在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年月里,雄伟壮观的抚近门,又重新矗立在沈阳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了。

  德盛门“女儿墙”

  沈阳古城每座城门上都建一座城楼,城周修六百五十一个垛口。唯独德盛门(大南门)城楼上的六十个垛口,比别的七座城门上的五百九十一个垛口少一层青砖,矮一截。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皇太极嫌墙修得太慢,便下旨大量地抽夫征丁,沈阳城方圆百里的男子都征来修城。城南六十里的山堡屯有那么一户,就父女俩,爹爹六十开外的年岁,体弱多病,不能从役。他的二十多岁的女儿扈巧云就女扮男装替父修城,被分在德盛门城楼上的修垛口处抹灰,几天后,被监工头目发现了,报告了总监,总监不敢怠慢又禀报给皇太极。皇太极听了既夸奖她孝道,又讨厌女人修城不吉利,就对总监工说:“把德盛门的六十个垛口顶上都去掉一块砖,矮一截,就叫女儿墙吧!”就这样“女儿墙”的名字便叫开了,人们还编了一句歇后语:“大南城门上的垛口——矮一截。”

  可是,象征妇女“矮人一等”的“女儿墙”,后来又接上了一层砖。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那是过了二百七十年后,奉天义和团在首领刘喜禄和张海的领导下,在大南门外起义,攻进了奉天城。

  义和团的妇女组织“红灯照”,也参加了这次起义和战斗。刘喜禄的妻子姓林,是“红灯照”的坛口(队长),她带领一队女战士,手持大刀,抢先登上了德盛门。

  “红灯照”的女战士们向坛口嚷嚷道:“林大姐,咱们平了这些矮一截的女儿墙吧!这是瞧不起咱们女的,把女人看低了才这么修的。”说着,举起大刀背就要砍。

  林大姐忙上前拦住她们,说:“不要砍,也不要平,我想,咱们‘红灯照’每人搬几块砖,运几袋灰,把女儿墙修高,让它和别处的垛口一样高,不是更好吗?”

  女战士们异口同声地说:“林大姐说得对,咱们就是要和男勇一样。”

  一杆三角的大旗,上面写着十个大字:“夺回奉天城,加高女儿墙!”插在城门楼上,随风飘扬。近百名“红灯照”一齐努力,很快就加高了“女儿墙”,使它与别处的垛口一样高。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