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演出信息 > 京评 正文
交响乐章中的柔美音符
http://www.syd.com.cn   来源:   2017-11-08 09:22
分享到:
更多

  欧阳逸冰

  如果说“百万雄师过大江”是现代史上异常恢宏的交响乐章,那么,淮剧《送你过江》就是其中一个柔美婉约的音符。这柔美婉约的音符绝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它在震撼人心的历史巨变的交响中,把“解放”这个主题诠释得更加富于人性、人情的诗意之美,显示了人民对幸福的追求是革命洪流所向披靡的内在动力,是渡江胜利的历史根由。

  具体说来,这个剧本值得称赞的地方至少有以下几点:

  第一,以“过江”为这部戏的主旋律,全剧人物的戏剧行为或由此而派生,或以此为归结,编织紧密、相融相通,架构浑然一体。首先是郭逸夫与江常秀,他们因“过江”而重逢,为“过江”而分离,又在“过江”的战火中获得情感与灵魂的升华;其次是江常秀为保证心上人郭逸夫能够实现革命理想,参加具有历史巨变意义的“过江”战役,毅然决定与一向爱慕自己的小叔子江更富结婚。却不料,江更富为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婉拒圆房,决定全身心地投入“过江”战役,以真正获得江常秀的芳心。再次,郭逸夫、江常秀和江更富的言行深深打动了江老大,他羞愧难言,毅然献出龙头大船,诚心诚意支援“过江”。还有,王科长采用调动的办法,迫使亲密的战友郭逸夫斩断情丝,全身心地投入“过江”……这里的爱情、亲情、友情在“过江”的主旋律中,繁衍铺陈出冲荡心灵的、或委婉或激昂或九曲回肠或震颤魂魄的歌咏。

  随着全剧对人物丰富内心世界的层层挖掘,“过江”已经不仅仅是全剧的总行动,还是一种颇富哲理内涵的象征。“过江”是自我突破,对剧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一种抉择和考验,时时如此,人人如此。江常秀战胜自我,为心爱的郭逸夫能实现革命理想而舍弃自己的情感追求,她的“过江”使爱变得崇高;郭逸夫的“过江”,把革命理想高高地举起,胜过生命与爱情;江更富的“过江”是战胜自我的懦弱,成为男子汉;江老大的“过江”,是战胜了小农的自私。“过江”使每个人的生命放射出异彩。

  第二,全剧架构充满了戏剧性。一本识字课本翻开了一段历史,郭逸夫与江常秀从相爱到离别;合上识字课本,郭逸夫与江常秀重逢;重逢之中又戛然而止,江常秀突然宣布与他人结婚;新婚之夜,新郎又毅然走开……在枪林弹雨中,郭逸夫搭救了江更富,自己中弹牺牲;江更富以身体为掩护,保住了江常秀而献出了生命。如此起伏跌宕、回环往复,一个激变有机地联系着下一个激变,正是戏剧艺术魅力的存在形态。正如亚却的《剧作法》所说,戏剧“只给我们展示几个顶点”,这种“戏剧性的激变总是通过——或者可以设法使它很自然地通过一连串较小的激变而发展,并且在发展的过程中或多或少地含有能激动人的情绪的东西,如果可能的话,还含有生动的性格表现在内”。

  第三,全剧唱词优美,富于苏中色彩,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和戏剧的动作性。譬如,江老大所唱的“龙心凤肝莫当粮,星星点灯不见光……长江不是养鱼塘……茅草抬头挺脊梁……”其中运用了明喻、暗喻、借喻,既夸张又形象,最后一句“现在就去找首长”引发了全剧又一个异峰突起。江更富那段“不是楠竹不做桨,不识水性难走江……吞下丝线三千丈,日扯心肝夜牵肠,生柴引火烤竹笋,外层皮焦内心凉……”把一个小青年的自省和渴望成为男子汉的心情描述得淋漓尽致、形象生动,显示了唱词高超的艺术性。

  当然,剧本还会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精益求精。相信,对男主人公郭逸夫的形象定位会更加精确,对他与江常秀的爱情表现会更加适度和适宜,对某些细节处理会更加稳妥。

  (作者系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原院长)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