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阳笔记 > 名胜典藏 正文
这里的贵族墓堆满贝壳 这里出土了汉武帝赏赐的马蹄金
瓦房店张店:大连建城始于斯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沈晚报  2017-10-25 10:12
分享到:
更多

  提起大连的建城史,很多人认为只有百余年而已。其实,早在2000年前的汉代,大连是除了辽东郡首襄平(今辽阳)之外,东北经济、文化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

  当然,大连在2000年前的汉代并不叫大连。公元前206年,刘邦称帝建立汉朝,汉承秦制,设辽东郡于襄平(今辽阳),在今大连地区设沓氏县(今普兰店以南地区)、汶县(今瓦房店境内)。

  可以说,汉代是大连地区文化发展史上第一个黄金时期,政治、经济、文化都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今天我们可以通过大连普兰店张店汉城城址遥望那个闪光的年代。

  大连地区历史十分悠久。从旧石器时代起,就有人类在这里劳动、生息、繁衍,1981年在瓦房店附近古龙山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出土了4件石器和许多骨器,以及大量的动物化石,经科学测定,距今已有17000年的历史。这是迄今在大连地区发现最早的人类遗迹和遗物。

  此外,在大连周围的黄、渤海海域,屡有骨器和披毛犀、猛犸象等动物化石出水。联系到大连近邻的本溪发现的距今40万至50万年的庙后山人和营口发现的距今20万至30万年的金牛山人,大连地区还应有比古龙山更早的人类遗迹和遗物。

  西周中期至战国时期,大连地区成为一个以使用曲刃青铜短剑为主要特征的民族的势力范围。这一时期考古发现的重要地点有普兰店双房石盖石棺墓、甘井子岗上墓地、长海大长山岛上马石曲刃青铜短剑墓地等。

  燕昭王十二年(公元前300年),任秦开为将,大败东胡,东胡“却千余里”,置辽东郡等“以拒胡”,大连地区即属燕辽东郡辖地。这是大连地区最早有明确记载的设治之始。于是,大连地区出现了一批最早的城——战国城。

  仅存两年的沧海郡

  大连普兰店花儿山的张店汉城城址被考古学家认为是“大连最早建城的地方”。

  今年6月,来自全国考古及历史学专家汇聚大连市普兰店区,专家们一致认为:张店汉城为汉武帝时期沧海郡治所,较比国内外学者以前论述的说法更为科学合理,依据更加充分。普兰店张店汉城理应是西汉时期沧海郡的遗址所在,其筑城年代可能早于西汉,因为在张店古城内发现了战国时期的文化遗存,大连的城史纪元开端应提前至汉武帝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沧海郡的建制。

  沧海郡被认为是汉武帝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至三年(公元前126年)在中国东北辽东半岛设立的一郡,位于今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境内。沧海郡是我国汉代一个城市,在历史上存在时间很短,仅有两年。

  据《汉书·武帝纪》《后汉书·东夷传》《三国志·东夷传》等诸多历史文献记载,公元前128年,秽国(有专家认为秽国是汉代一个少数民族政权,位于今天吉林帽儿山、东团山、西团山附近。)国君南闾,带领28万人口投降汉武帝,汉武帝将其安置在辽东内属,并设立沧海郡。公元前126年,沧海郡被撤销。沧海郡之名又见于《史记》。

  在当时,兴起于嫩江流域的索离国后裔——夫余人,频繁越过松花江。不堪夫余人侵扰的秽国国君南闾决定南迁投降汉朝,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南闾的决定契合了汉武帝的“外交”战略。因为全力攻打匈奴的汉王朝,需要稳住东北和辽东。于是,汉武帝将南闾率领的28万军民安置在“辽东内属”,并专门设置沧海郡。

  不过,对于沧海郡的位置,学界一直存疑,这个只存在两年的“城市”,也成为一个历史之谜。

  张店汉城城址位于普兰店铁西街道二道岭社区平房屯,南距普兰店主城区约5公里,经勘察,张店汉城由大、小两座组成,大城南北长约340米,东西长约240米;小城在大城南侧,东西长140米,南北宽约113米,面积约10万平方米。城址于1972年考古调查时被发现。根据城内外出土文物推测,张店城址始建于战国,两汉时期呈现出繁荣景象。此前,有东北史学家认为,张店城址为辽南地区最早有确切记载的建制县沓氏县的治所。

  贵族墓中堆满贝壳

  1972年,普兰店张店汉城遗址在考古调查中被发现。遗址距普兰店主城区5公里,出土了包括马蹄金、鎏金铜贝鹿镇、“千秋万岁”瓦当、临秽丞印等在内的大量战国和两汉时期的珍贵文物。

  马蹄金和麟趾金,均属于皇帝祝祷封赏的宝物,“千秋万岁”瓦当、“临秽丞印”封泥、鎏金铜贝鹿镇也都是郡侯级别使用的物件,进一步佐证张店汉城的等级之高。

  张店汉城遗址的墓葬中带有浓厚的海滨地域特色,就是堆积贝壳的积贝墓。积贝墓是以牡蛎、海螺、蛤仔、沙海螂、鲍鱼等海产贝壳为主要构材散布在墓室四周的墓葬形式,其目的主要是为了防御潮湿。积贝墓除了代表西汉时期沿海居民墓葬形式的显著特点外,还代表墓主人的显赫身份。

  据了解,积贝墓主要在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出现,而且墓群主要形成于战国至西汉时期。考古部门也曾发现过春秋时期的贝壳墓葬。所谓秦砖汉瓦,在古代砖瓦也是很珍贵的。而沿海居民靠海吃海,则选用贝壳做墓,贝壳也具有防潮防盗的特点。春秋时期的贝壳墓葬则不是单纯的用完整贝壳,而是把贝壳碾磨成粉,这样更有利于防潮。

  积贝墓的出现也说明在张店汉城遗址内有一批汉代贵族。据当地的老人说,他记得小的时候还见识过古城墙的残迹,在附近耕地的农民经常挖到一些古代的瓶瓶罐罐。村中人代代相传着一种说法,这古城是一个大城套小城的结构,城外是墓地,大城里住着平常百姓,小城里住着达官贵人。

  张店汉城具备了县城的规模,城内出土过大量的汉代建筑构件、铜钱和生产工具以及铜印、铜镞、临秽丞印封泥等。因封泥是官府之间传递公文信件的缄封印记,说明该城应是县治一级。此外张店城周围分布有几个大墓地,各类墓葬不仅规模大,而且随葬品也十分丰富精美。

  罕见马蹄金被按斤两卖

  马蹄金,西汉时期称量货币,底面呈圆形,内凹,中空,状如马蹄。马蹄金一般重250克左右,相当于汉代的一斤。2015年12月,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出土马蹄金等金器。

  马蹄金在具体使用过程中仍需称量,因此也是一种称量货币。马蹄金一般是用于帝王赏赐、馈赠及大宗交易的上币。

  马蹄金在全国考古中发现不多。就东北而言,张店汉城遗址出土的“马蹄金”是罕见之物,是东北地区唯一经正式考古发掘且最完整的两件金制货币实物,东北地区仅此一对。

  这对汉代马蹄金大小基本相同,底平作椭圆形,体中空,呈马蹄壳状,均高为2.8厘米,这两件马蹄金的形状一件直径5.6×5.9厘米,重259.45克,底部中心刻有“上”字圆印,底侧刻有符号;另一件直径5.6×6.1厘米,重260.45克,刻有符号。据测定,两件马蹄金含金量均达98%。马蹄金这种在汉代被视为贵重礼物的特殊货币在普兰店出土,可见在汉代,普兰店就是达官显贵的居住地。

  这对马蹄金是如何被发掘的呢?1983年1月27日下午,大连新金县(今普兰店)花儿山公社驿城堡大队农民王兆和,在距张店古城址东南约1.5公里的南海甸子挖碱泥苫盖房顶时,挖到两块黄澄澄亮晶晶的东西。他向一同挖碱泥的四弟王兆清说:“我挖了块金子。”王兆清说:“什么金子?是黄铜吧。”王兆和又让隔壁坑挖泥的李学财看。李学财让他用牙咬一咬,说是能咬出牙印就是金子。王兆和在马蹄金上咬了个牙印,“是金子”!

  当天晚上,左邻右舍纷纷来到王兆和家里看金子,有的用手摸,有的用鼻子闻,还有的用嘴舔。直到第二天,来看金子的乡民还是络绎不绝。这时,有个农民给王兆和出了个主意,赶快把这玩意给处理了。

  于是他们拿着马蹄金来到县银行。银行收购员当时用喷灯烧验了一下,问金子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说是亲戚家传下来的,等钱花,才送来卖的。于是,收购员收下了马蹄金,并开了票,付给他人民币6624.80元。后银行工作人员觉得应该是文物,立即上报。经专家鉴定,证实这对马蹄金是文物。目前收藏于旅顺博物馆。

  这对马蹄金跟盛产良马的大宛国有关

  原来张店汉城遗址的马蹄金是当年汉武帝征服西域大宛国后,特意铸造的用于宫廷赏赐,仅在权贵高层间流通的“纪念币”。谁拥有马蹄金,就意味着谁拥有荣耀与恩宠;哪个州郡拥有马蹄金,必是家国枢纽地、富庶兴旺邦。

  汉武帝为何要造这批马蹄金?原来,西汉初年,北方的匈奴经常南下抢劫掳掠,匈奴成了汉帝国的心腹大患。但击败匈奴,就必须培养出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在这一时代大背景下,驯养大批优良战马即成当务之急。汉武帝将目光锁定在盛产良马的大宛国。然而大宛国国王不但不肯交换宝马,还中途劫杀汉朝使者。汉武帝闻讯大怒,派兵攻打。

  大宛之役前后历时四年。汉武帝出动六万大军,战马三万匹,驴、骡、骆驼等共万余匹,粮草充足,兵械精良。大军出动,各地震动,沿途小国均为汉军提供饮食。大军到大宛王城时还剩三万人,先改其水源,围城40天。大宛贵族紧急商议,杀掉国王,献出宝马。大军回到玉门时仅剩万余人,军马千余匹。

  西汉战胜大宛后声威大震,汉武帝借势下诏书威慑匈奴,西域各国亲汉势力大增,争相与汉交结,送其子弟入汉为人质,或遣使奉献礼品,双方使节往来不断。
汉武帝为彰显自己此次远征的功绩,将过去的金饼、金币,改铸成麟趾和马蹄形状的黄金币作为上币用于宫廷赏赐和馈赠收藏,以资纪念,这便是马蹄金的由来。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