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阳笔记 > 资讯 正文
齐小家爱大家
——记2017年全国“最美家庭”徐占海家庭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10-25 10:04
分享到:
更多

  徐占海(前排左四)与群众在一起

  徐占海与家人合影

  

  “幸福沈阳共同缔造”行动如火如荼。

  大型策划报道《家春秋》,幸福从一个个家的“春秋”说起……

  1998年2月,他由一名民办教师回到家乡,10年间,带领乡亲们将一个负债近百万元的贫困村,变成了人均收入过万元的富裕村;2008年4月,他担任新民市周坨子镇党委书记,8年间,把一个柳绕地区贫困落后的乡镇,变成了人均收入超万元的科学发展先进乡镇。这个人就是2017年全国“最美家庭”荣誉获得者徐占海,现任新民市政协副主席、周坨子镇党委第一书记,同时也是辽宁省优秀共产党员、辽宁省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人民满意公务员、党的十八大代表。

  徐占海齐“小家”,爱“大家”;“小家”支持他,“大家”赞扬他。他用廉洁的作风,带出良好的家风;以良好的家风,又促进养成廉洁的作风,形成一个和谐廉洁的家庭。徐占海坚持以德治家、以廉保家,把家庭建设成为“温馨的港湾”“廉洁的港湾”“幸福的港湾”,筑牢了家庭拒腐防变、清正廉洁的坚固长堤,带领了“大家”共同致富。

  扣大棚带乡亲致富

  1998年,徐占海初到新民市姚堡乡中腰堡村时,村里人均收入不到千元,330户人家的村子欠着近百万元外债。

  经过多次考察,徐占海决定带领乡亲们发展大棚蔬菜。由于资金缺乏,村民响应者很少。徐占海就用自己的全部家当为村民们抵押贷款20万元,动员村干部和家属为村民的80万元信贷资金作担保,让村干部与村民特别是贫困户结成利益分享、风险共担的帮扶体系。当年,中腰堡村建起80个大棚,从资金到技术到销售,全是村干部负责。建大棚,扯电线,村里没钱雇工,徐占海就领着村干部抬电线杆子,带着村民砌大棚墙。“半夜下大雨、下大雪,徐占海就去大棚巡视,发现问题,立即招呼村干部和村民去处理。”村民吴玉国说。

  几年时间,中腰堡村建起2800个冷棚。每个冷棚年均效益1万元左右,昔日负债累累的贫困村变成了人均收入过万元的富裕村。

  2008年4月,徐占海被任命为周坨子镇党委书记。他走遍全镇38个自然屯,要领着周坨子人扣大棚。为筹资,他押上自己的工资卡到银行贷款;为保质量,在修建首批大棚的3个多月里,他吃住在棚区,一家一户地指导。106个大棚建起来了,徐占海更是丝毫不敢大意,请来技术员驻村指导,组织机关干部四处联系客户。平日,一有空闲,他就往棚区走,过年、过节,别人在家看电视打麻将,他去看大棚,生怕着火。雨雪大风对他来说就是无声的命令,深更半夜也要从被窝里爬出来,到棚区查看。一天半夜,在帮村民姜玉山家压塑料薄膜时,一阵大风把徐占海和塑料薄膜卷起一米多高,摔出3米多远。

  2009年,棚菜丰收,一个大棚一茬菜就能卖5万多元,首批建大棚的村民个个喜笑颜开,徐占海始终悬着的心方才落地。眼下,周坨子镇的冷暖棚已发展到3万多亩,人均收入达到1.5万元。

  主动公开财务收支

  徐占海时刻告诫自己和镇村干部:当干部只有汗水、泥水,不能有油水。

  2009年,周坨子山场重新发包,有人送上现金和礼品,想按原价承包。但徐占海不为金钱所动,坚持竞价承包,政府每年多获承包费22万元。任党委书记期间,有人说:“没背景、没票子,想升官,没门。”徐占海听说后,在全镇领导干部大会上公开说:“什么背景?工作能力和水平就是背景。事业需要就是背景!”8年来,已先后有10余名出色的镇村干部走上了新的领导岗位,他没有收过任何人一分钱。过年时,一些人打来电话,说想到家中看望,他一口回绝,并在电话里警告说:“我家门口有摄像头,如果谁来,我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就开会放录像。”

  为了将工作时刻置于群众满意的框架之中,徐占海在周坨子镇首创了“镇级财务公开小组”“重大事项监察小组”,每月定期公开政府财务收支情况,对于工程项目建设等重大事项,由机关干部、村干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人组成监察小组进行全程跟踪监察。工程结束后,由监察小组出具一份监察报告,附有工程前、后的现场照片和小组全体成员签名,政府再支付工程款。在酝酿成立“镇级财务公开小组”的时候,有人对徐占海说:“政府的财务主要看的就是你们领导的开销情况,你如果将这些情况公开,就捆住了自己的手脚,这不是和自己找别、较劲么?”可是徐占海却不这样认为。他说,作为领导干部,只有给自己“找别”,群众才不会给你“找别”;只有和自己较劲,群众才不会和你较劲;只有捆住了自己的手脚,才能不该伸的手不伸,不该做的事不做,真正让干部群众从心底里信你、服你、跟着你走。

  婚丧嫁娶不收礼

  正人先正己,打铁还需自身硬。1998年,徐占海从担任中腰堡村村支书的时候,就给自己立下了规矩:戒烟、戒酒、戒麻将。到周坨子镇上任之初,徐占海又给自己立下“三不条约”:不吃请、不赌博、不收礼,并在全镇党员干部中叫响“勤政跟我干,廉政向我看”,还制成小牌牌放在办公桌上,时刻告诫和提醒自己:机关干部和全体党员都在看我这个“班长”,我必须带好头儿,让大家看我是怎么干工作的,是怎么为人的。

  几年来,2个儿女先后结婚,孩子们都想要个风风光光的婚礼,可是徐

  占海立下了“三不准”:婚礼不准大操大办、不准向亲属以外人员发请柬、不准出国度蜜月。他说,作为“一把手”,带一个好头,影响一大片;带一个坏头,也影响一大片,他必须带好头儿。

  2002年7月,老母亲去世时,徐占海没给任何人发通知,但是村里300多户村民都来了,50多位村民代表齐刷刷地跪在遗像前磕头,起身后纷纷从兜里掏钱往炕上扔,他们说:“老太太不只你这一个儿子,我们都是。发送老人的钱我们都有份。”可是事后徐占海把钱一一返还。

  虽然不再担任村支书,但是徐占海至今仍然居住在中腰堡村。每到年节,有很多乡亲们拿着自己家的鸡蛋、猪肉等年货到他家串门,当场能退回去的,他坚决退回去;实在退回不了的,他就高出市场价格把钱给他们,乡亲们看他这样做,不高兴地说:“徐书记,平日没少麻烦你,赶上过年了,这些都是自己家出的,也不值几个钱,你这样做就是太和我们见外了。”徐占海却说:“我有我的原则,平日里做的都是我应该做的,再苦再累我也心甘情愿、更心安理得。如果收了你们这些东西,我可真是寝食难安了。”

  为孤寡老人尽孝

  这些年,徐占海从一名村支书到党委书记、政协副主席,在外人的眼里“官”是越做越大了,可是他的爱人始终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在家经营着一个小商店,每天起早贪黑挣着微薄的收入。

  2008年的一天,徐占海到王甸子村走访,得知史传伟唯一的儿子刚刚因病去世,留下两位老人、儿媳和3个正在读书的孩子。当徐占海赶到史传伟家中时,史传伟哭着说:“儿子没了,我们一家以后可怎么活啊!”

  见此情景,徐占海郑重地对老人说:“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亲生儿子。”

  自那以后,徐占海就像亲儿子一样照顾史传伟一家人,平日里送钱送物;逢年过节,就接到自己家里一起过。每逢开学,徐占海就给读书的孩子送去学费和生活用品。后来,二老年纪越来越大,为方便照顾,徐占海就在镇政府旁边给他们买了房子。

  “我答应做他们的儿子,就要尽到儿子的孝道。看到他们身体健康,听到他们叫我儿子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幸福。”徐占海说。

  在周坨子镇,被徐占海当父母一样照顾着的,还有五六位孤寡老人。残疾人夏瑞臣去世后,徐占海为老人置办丧葬用品,给老人净身洗澡。刘喜林受伤无钱医治,又是徐占海把刘喜林送到医院,替他交了住院费,临走时又留下1000元钱。徐占海的爱人说:“他见不得别人苦,一见别人有难处,就要帮。”几年下来,他先后为14名孤寡、五保户老人净身洗澡,穿衣送老人最后一程。

  大年三十,是万家团圆的时刻,也是徐占海儿子的生日。可是十几年的除夕夜,他没有在家与老婆孩子度过一个团圆年。

  在孤寡老人家中,尽一份做儿子应尽的孝道。在一望无际的棚区里,独自守护着百姓来之不易的富裕,尽一名领导干部应尽的职责,唯独没有尽一个父亲和丈夫应尽的义务。徐占海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而他的家人给予的始终是理解和支持。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何强/文

  王雁/摄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