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名人佳作 正文
两根果子一碗浆子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10-18 09:26
分享到:
更多

  □振勇

  那应该是1965年,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上学以后,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体检,结果很糟糕,X光透视居然查出肺子有毛病。

  其实我自己什么感觉也没有,不疼不痒不发烧。但学校通知了家长,让去医院进一步检查。谨遵医嘱,我爸带我到了沈阳市结核病防治所。又是一次X光透视,我听见医生在透视室里报出检查结果:“右肺门肿大,左肺纹理增强”。最后的诊断结果出来了——肺结核。治疗方法:打针——青链霉素;吃药——雷米封片。医生特意还嘱咐我爸要给孩子加强营养。

  药,按时吃就是了;打针,去家附近的二门诊就能打。可是这一句“加强营养”却让人挺为难。那时有一句流行语说:“幸福的肝炎,美丽的肺结核,倒霉的高血压”。意思是说,得了肝炎、肺结核可以吃有营养的东西,而得了高血压就得粗茶淡饭。可是当时正值物质供应匮乏的时代,鱼、肉、蛋等所谓有营养的东西,甚至豆腐,都要凭票按人头供应,哪里有什么办法可以“加强营养”?而且即便能淘弄着有营养的东西,以当时的家庭经济条件也买不起啊。

  在带我去二门诊打针的路上有一个小饭店,每天早晨卖果子和浆子。所谓果子浆子,就是油条和豆浆。我们沈阳人似乎传统上就是把油条叫“果子”,炸油条叫“炸大果子”;豆浆就直接叫“浆子”。两根果子要二两粮票一毛钱,一碗浆子五分钱。当天打完了针,我爸带我进了这个小饭店,给我要了两根果子一碗浆子,看着我吃完,然后对我说:以后每天你打完针就来这里吃两根果子一碗浆子吧。就当是加强营养了。

  嘿,这办法真好!以前我看着馋得直流口水就是吃不着的美味佳肴,竟然可以天天吃。这病得的,真是占了大便宜了。

  从那以后,我每天去打针,都带上一毛五分钱和二两粮票,打完针就去那小饭店吃两根果子,喝一碗浆子。那香喷喷的脆生生的大果子啊,那如甘泉一样甜丝丝的浆子啊,不仅是在营养着我的身体,也是在滋润着我的心田!呵呵,天天吃油条喝豆浆,这还不算是加强营养吗?!那真是一段难忘的神仙一样的幸福的日子。

  说实话,每天去饭店,吃两根果子一碗浆子,这在当时我家乃至我们那整个大杂院,都是难得的奢侈。那时我家姐弟五个,我上边是两个姐姐,下边是两个弟弟。连父母一共7口人。还有我奶奶也长年在我家。父母两个人上班养活这一大家人,收入基本都是“月月光”。而我一次患病,还是自己没知没觉不痛不痒的病,竟能天天吃到那么美味的果子浆子,一想到这儿心里就有一点儿说不出来的窃喜,当然还夹杂着一点对家人隐隐的歉意。

  我这“幸福”没持续多长时间,二弟也病了。

  二弟比我小两岁,那时也就是5岁多吧。本来感觉他就是个头疼感冒的小毛病,可后来就说啥也不吃饭了。孩子不吃饭,当妈的心里急啊。我妈只好变着法哄他。米饭?不吃。面条?不吃。鸡蛋?不吃。烙饼,不吃……这孩子得什么毛病了?怎么不爱吃饭呢?总不吃饭也不行啊!我妈越想越担心,生怕是得了什么大毛病,就一再问他,你到底爱吃啥啊?你想吃点儿啥啊?你想吃啥妈就给你做啥吃。我这二弟犹犹豫豫嗫嚅了半天,终于说出了一句话,我妈一听就乐了,那颗提拉着的心也放下了。原来我二弟跟我妈说的是:“妈,我想吃两根果子一碗浆子。”

  吃了一顿“两根果子一碗浆子”,二弟的病也就好了。也许这“两根果子一碗浆子”真是灵丹妙药,不久,经过复查,我的病也基本上好了。病好了,我也就被取消了特殊待遇。

  “两根果子一碗浆子”,从此成了我记忆中永久的美味佳肴。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