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精彩书摘 正文
别具风味香蘘荷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10-17 09:14
分享到:
更多

  □吴建

  蘘荷,在日本有个极典雅的名字——茗荷。然而,别看它与“荷”沾上了边,却与莲荷没有丝毫的瓜葛。它既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壮观,也没有“映日荷花别样红”的风采,名贵花草中没有它的名分,它是地地道道的草根一族。

  蘘荷属姜科,喜温,耐阴湿,农舍的墙角边常见它的身影。无需管理,不要精心照料,连阳光也很少光顾,平凡得就像一根小草,自生自长。起先我是不喜欢蘘荷的,因为它有股涩味。时间久了,才渐觉其味别具一格,它既有荷之清气,也具菊之甘饴,且鲜美清凉,实是美味。

  记得老家的后墙边就生长着这么一排蘘荷。6岁那年,我患了哮喘,母亲听说蘘荷能镇咳祛痰,就从舅舅家移植了几株。春天,它萌出了新芽;夏天,它郁郁葱葱;早秋,蘘荷尖尖的头顶就像竹笋一样破土而出,然后慢慢地探出半个身子,此时的蘘荷呈现出紫红色,它的“嘴”张开还未开花时,就可以采食了。母亲将它们一一掰出,回家洗净,和鱼腥草煎煮,汤汁让我服下。只服了十多剂,我的哮喘病便痊愈了。

  蘘荷的生命力特别旺盛。母亲栽下的那几棵蘘荷以后年年生长,年年繁殖,越串越多,连成一片,以致我家十几米长的后墙根全被它覆盖了。夏秋之际,苍翠繁茂,形成一道亮丽的绿色风景线。

  许是它治好了我的病的缘故吧,从小到大我对蘘荷一直有着特别的感情,虽然它的味儿有点怪怪的,但我很喜欢吃。每年秋季,我总要打电话叫母亲送些蘘荷来。日常与妻有着严格的分工,她主内,我主外。可有了蘘荷,我就破天荒下厨,找来一本厨艺书,翻到蘘荷一页,边学边做,竟也能做出一道风味独特的美餐。为体现蘘荷的原味,我用色拉油下锅,依次放入毛豆、蘘荷和千张皮,猛火快速翻炒。放盐少许,盐多蘘荷显老。起锅前加一点白糖,糖可以收收蘘荷的野性,增添它的亲和。早秋,秋老虎仍在发威,但有这么一盘色香味俱佳的菜肴卧在纯白的瓷碟子上,仿佛遇到深山水泊处的隐士,内心倏然清凉寂静。搛一块放进嘴里,清新清香,很有春天的感觉。

  蘘荷老了才开花,也算是秋花吧。它的花不是开在枝头的,而是开在根部花轴的上端,花苞悄悄地绽开、展露芳容,鲜艳而不夺目。荷花高立枝头,袅袅娜娜,国色天香,招来众多文人雅士追捧,直把她捧成了“仙子”。但蘘荷的花慈祥、安逸,人们把它称作“观音花”,比“仙子”还要高出一等。

  蘘荷的花不是开给别人欣赏的,而是献给自己的。它不需要喝彩,不需要赞美,寂寞地开,寂寞地谢,化作春泥,化作养分,滋养根部,使来年的蘘荷更加枝繁叶茂,生机勃勃。蘘荷虽然不像莲荷那样闻名遐迩,但它同样有荷的风骨,荷的气质。它默默无闻、乐于奉献;它乐观向上、宠辱不惊;它香远益清、清纯高雅……

  “平生夏日舍边阴,掰出秋光紫青衿。不与莲荷争丽色,师模竹笋顶尖吟。”吟诵蘘荷的古诗甚少,然而就这么寥寥几句,便把蘘荷高风亮节的品质刻画得淋漓尽致。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