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精彩书摘 正文
想念恩师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10-12 10:02
分享到:
更多

  □李东芳

  早上,我在手机微信的朋友圈里,看到这样一段话:“老师这个职业,说得形象点,就是每天带着学生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

  看了这段话,我想起了在我求学路上的恩师们。

  在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的班主任曲淑娥老师,三十多岁,是一位美丽端庄的女子,梳着齐肩的卷发,皮肤白皙,眼睛看人的时候很温柔,笑起来如春光般灿烂明丽。我记得很清楚,老师的家离学校远,她须乘火车来学校。虽然辛苦,但是她教学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有一天早自习时,曲老师来到我的座位旁边,翻开我的数学书,悄声问我:今天要讲的课预习了吗?我点头。老师又问:都明白吗?我回答老师我已经看明白了,并且还指着书把我理解的意思告诉老师。老师微笑点头,对我耳语:“老师嗓子哑,说不出话来,一会儿第一节课你能给同学们讲吗?”然后她期待地看着我。我略一迟疑,还是很愉快地告诉老师我能讲。老师笑了,她唇边那道笑纹让我记忆犹新。那一天的数学课,我给同学们讲了新的内容,还跟同学们一起做练习。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站上讲台扮演老师的角色。

  曲淑娥老师经常在放学后把功课差一些的同学留下来补课,每当这种时候,老师就得乘晚一班的火车回家。我长大后才明白,老师那么辛苦地工作,就是不想让她的任何一个学生落后。

  高中三年的学习生活忙碌而紧张。在那期间,我最难以忘怀的是我的语文老师邹立志先生。他在我入学后的第一篇作文《起点》后面,用红笔写的评语是:“抒情笔调的记叙,见出一定功底。”就是这一句评语,成了我写作动力的源泉,使我至今还能偶尔有文字见诸报端。

  老先生当年就已经五十多岁了,头发全白,戴着一副深色框的眼镜。喜欢穿着整洁的深蓝色的正装,纽扣永远扣得整整齐齐。他是那么谦和有礼。每次他来上课,先端端正正立在讲台下面对着我们,说:“上课!”我大声说一句“起立!”当同学们站起来后,老师一定是认认真真地低下头去,字字清晰地问候我们:“同学们好!”在我们也问候了“老师好”以后,他就请我们坐下。

  邹立志先生批改作业向来严谨,并且不吝给予学生真诚的鼓励和赞赏。有一次他在走廊里拿着一份外地杂志给我的约稿信告诉我:“一定要立足本地,你可以给当地的报纸投稿。”在我19岁高中毕业那年,我的一篇散文“夕阳无限好”在《沈阳晚报》上发表,那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往报社投稿。这件事情和邹老师的鼓励是分不开的。可笑的是,我用了笔名,报社给我的稿费我用自己的名字取不了。

  最后要忆起的却是我读初中时的葛秋兰老师,她是我初三年级的班主任。那个时候她应该在四十岁左右,略长的面孔,小眼睛,说话语速快。葛老师特别严厉,“眼睛里不揉沙子”,很敏锐,经常在发现问题后把学生批评得痛哭流涕。

  她在我们上晚课的时候,悄悄地在教室后门观察谁没有认真学习,然后被捉到的同学肯定挨一顿批评。当时同学们都讨厌老师这样严厉地管教。可有点奇怪的是,当我们毕业,葛老师最后一次在班上跟我们话别的时候,老师哭了,同学们也都落泪了。

  这些年来,我也有自己的学生,我辅导他们做功课,教他们诵读诗词,我总是记起我的老师是如何教导我的,我明白为人师者,是上苍抬爱,我不敢有所疏忽,恐负家长重托,恐误孩子人生。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