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精彩书摘 正文
远去的园丁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10-12 10:01
分享到:
更多

  □杜一白

  人生真如白驹过隙,我调来沈城这所高校工作,转瞬间已经半个多世纪了。我所在的中文系是个大系,教师众多;多年来进进出出,队伍变化频繁。细数一下,已调出的不计,在本系工作期间去世的同行,至今人数竟已超过半百,真令人感慨无限。他们之中常有一些人,让我想起并引发绵长的思念。

  一位是活得最短者之一、绝对算得上是英年早逝的赖应棠兄。1980年远行时,年仅47岁。他是广东人,195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继而又考取本系的研究生班,专攻文艺学。获取硕士学位后,满怀青春的理想与激情,赴东北支教,来到这所学校讲授文艺理论课,并兼任教研室副主任。他专业基础扎实,对毛泽东文艺思想、马列文论、文艺典型问题等,钻研尤深。早在“文革”前他才二十多岁时,就时有文章在报刊上发表,并出版了研究《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学术专著《创作与批评》,广受各方面的关注。他为人热情、随和,群众关系融洽,同事们平时都爱跟他开开玩笑,比如戏称他为“赖大师”,称其同行夫人为“赖大嫂”(借用西戎的同名小说篇名)。他们的女儿和儿子分别名叫赖明、赖力,有些同事便故意正色地质问他:为何这般热衷“名、利”,而且“赖”于其上。面对这类戏谑,他总是嘻嘻一笑而从无愠色。我们之间常有过从,有时候,他还携带着新完成的论文复写稿,光临敝舍征求意见,不耻下问。他给学生上课、辅导,都很认真、尽责,不端师道尊严的架子,使学生感到很有亲和力,课余可以与他随便聊天、说笑。由于他来自国家一流大学,又红专并进,不失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因此改革开放后高校恢复职称评定工作时,他成为中文系最早评定的少数几位副教授之一。可惜的是,他成年累月忙于工作,经常挑灯夜战,却忽视了对自身健康的维护。特别是国家三年困难时期,物资匮乏,他们两口子又不擅家务,疏于调理生活,经常蹲在地下用小火炉做点粗茶淡饭,“简单吃吃”,以致埋下了恶疾的隐患却不自知,待到一旦发现并确诊,已是让名医也束手无策的晚期,短短两三个月后,即与世长辞,令全系上下以及仰慕他的学生们无不震惊和唏嘘不已。今天看来,他最大的遗憾,乃是不仅未能在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下进一步建功立业,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和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且也无缘体验到这一历史时期人们在物质、精神等各个方面越来越明显的获得感。真是天道不公,人生憾事何能免啊。

  另一位则截然相反,是逝者中最长寿的、活到了94岁高龄的王前先生。先生1948年参加革命,早年在辽南的中学和师范从事语文教学工作,以其突出的敬业精神与教学业绩,曾多次被评为省、市、县的模范教师,后来还成为省人大代表。他热爱并精于唐宋诗词和书法艺术,1980年调入我系任教,根据工作需要,先是在写作教研室教文选与写作,后来首开书法课,不仅吸引了本系学生,有些留学生也兴致勃勃地来听课。这使他更加热情高涨,不仅兼任了外事书法美学教授,还牵头成立了校书法研究会并任会长。他将教学与科研紧密结合,先后出版了《论书绝句百首》《晴空鹤詠》等书。前者以诗论书,提出诗书美学同源的创见,同时指出学诗者虽不一定都要学书,但学书者一定要学诗,是中国书史中第一本韵文散文结合论述的著作。后者是诗词创作集,题材广泛,真情洋溢,被论者认为是一本高格调的优秀诗词集。先生广结善缘,乐于助人,凡是向其请教习书法、求墨宝者,一律不厌其烦,有求必应。专业之外,他于养生之道也颇有会心,对气功、太极拳、五禽戏、穴位按摩等传统健身法,都堪称行家;每天在校图书馆前的广场上晨练时,都能看到他一招一式地耐心辅导大家的身影。他是一位全面发展的老人。从他的笔名“童心”,也可以窥见他深知心态对于人的健康的重要性。有趣的是,我系的另一位自号“常乐翁”的王恩涛老先生,竟也活到了88岁的耄耋高年,才安然离世。我以为这不只是一种巧合,而更是一条规律。令人钦佩的是,王前先生离休后离而不休,老当益壮,不仅精研素来钟爱的禅学,而且依然每天临池不辍,先是应邀赴东瀛讲学和举行书展,后来又在首都的中国美术馆举行书展。90寿诞那年,还身着红色唐装,神采奕奕地从家乡海城专程来到沈阳,参加学校每年一次为80岁、90岁离退休教职工举行的集体祝寿活动,并即兴发言,声音洪亮,令所有在场者惊羡不已。

  应当着重提及的再一位,无疑是曾长期担任系主任并年高德劭、深孚众望的张震泽教授。他不仅是本系的创建者之一和首席元老,也是全校的重镇。早在1981年就领衔为中文系建立了第一个硕士点,培养了一大批高质量的英才,也是1991年全校首批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八位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之一。他1911年出生,祖籍山东,早年负笈国立青岛大学时,即师从闻一多、游国恩、肖涤非等著名学者,扎下了深厚的专业功底。抗日战争期间,任教于陕西、四川等地多所高校,被聘为副教授、教授。1952年来到东北地区支教,最后扎根于本校,直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张教授襟怀坦荡博大,为人正直仁厚,待人平易谦和;作为一系之长,主政期间一方面能够以崇高的威望广泛团结全系教职工齐心合力,为国家积极培养出大量的有用之才,使中文系成为全校有名的大系、强系;另一方面,作为中国古代文学专任教师,他又始终站在教学第一线,给本科生、研究生以至夜大、函大学生开设了先秦两汉文学、诗经研究、文字学、音韵训诂等多门课程,他的深入浅出、循循善诱、诲人不倦的讲述,受到了学生的欢迎和好评。作为“双肩挑”干部,他成功地做到了繁重的行政事务与劳累的教学工作两不误,可谓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任劳任怨。他治学勤奋、严谨,成果丰硕,除发表学术论文外,还出版了《孙膑兵法校理》、《诗经新论》、《许慎年谱》、《张衡诗文集校注》、《扬雄集校注》等多种著作,影响广泛,有的书如《孙膑兵法校理》还引起了外国专家的浓厚兴趣并莅临寓所拜谒,最后还将其翻译成英文出版。张教授兴趣广泛,博识多才,除了学术研究之外,他还工于诗、书、画特别是花鸟画和金石篆刻,出版有《海北馆诗集》,其书画曾在国内、日本举办展览,反响热烈,不少作品被选入专书出版,或被多个省市的博物馆收藏。张教授还关心世务,热心于社会活动,他是辽宁省政协委员,并担任了众多学术团体的理事、会长、名誉理事长、顾问等社会兼职,对国家文化教育和学术事业的繁荣发展,实可谓贡献良多,省内罕有其匹。1992年临终前,他在口授给全系教师的遗书里,还对工作牵肠挂肚,念念不忘,殷切表示期望大家消除抵牾,同心同德,和衷共济,为中国文学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尽心尽力,作出更大的贡献。其拳拳报国之心,令人无法不为之动容!

  如今,在出色地完成了“传道授业解惑”的使命之后,三位园丁早已挥手远去。但他们培育的众多桃李,已经遍天下且卓然有成。他们亲手题赠或由其后代转赠给我的皇皇大著,还珍藏在我的书橱里散发芳馨。他们生前生活清简,工作劳顿;作为当年的同事和师友,我谨在此双手合十,祝祷他们在悠闲宁静的天国,永远安息!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