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辽代安州城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10-12 09:46
分享到:
更多

  辽代安州遗址、复原模型和龙纹瓦当。

  几十年来,昌图的四面城遗址一直被当作辽代的通州。由于元朝末期编撰的《辽史》记述错误、疏漏很多,这给考证辽北地区城池分布制造了较多麻烦。近年来,随着出土文物增多,考古工作者逐步校正记录中的疏漏,其中就包括四面城遗址,通过出土的石碑证实,四面城是辽代的安州。

  出土石碑证明四面城为安州,

  金时改为归仁

  在铁岭市博物馆辽代展区中,研究人员根据四面城遗址制作了辽代安州城沙盘模型。

  考古调查表明,辽代安州城的四面城墙由夯土筑成,呈不规则方形。它的南墙长314米,西墙长510米,北墙长400米,东墙长584米,占地面积18万平方米。安州城有南北两门,城东、北两面有护城河。

  周向永说:“在17年前,史学界一直认为四面城遗址是辽代的通州城。”

  据介绍,尽管辽代200多年的统治在我国北方留下大量的遗址、遗迹,但是由于特定的历史原因和民族特点,辽代留给后人可供准确研究的历史文献非常少,一部《辽史》还是直到元代末年才由元朝宰相脱脱主持,于很短时间内编撰完成的。因此,《辽史》中的差错正如中华书局编辑部所指出的那样:“没有认真搜集考订史料,再加上纪、志、表、传之间相互检对也很不够,因此前后重复、史实错误、缺漏和自相矛盾之处很多。甚至把一件事当成两件事,一个人当成两个人或三个人。”

  对于四面城遗址是辽代的具体哪个州城,历代史学家根据《辽史》简短的记载有着各种理解,由各种理解产生的结论出现很大差距。

  周向永说,《辽史》对于安州的地理位置和设置年代没有确切记载,而史学家们将四面城遗址一度认定为通州,依据是《辽史·地理志》中有两则关于通州的介绍。

  据了解,史学家中的代表人物,我国著名史学大家金毓黻结合《辽史》,再根据《奉天通志》有关记述,即“辽于渤海扶余府之地置黄龙府,后改通州……今四面城即辽通州”,推定四面城遗址即为辽代的通州州治,这一推断此后长期居于主流地位,以至于四面城遗址1988年被确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以后,有关部门也采用了这一说法,即四面城遗址为“辽通州州治”。

  转机出现在1999年的春天,四面城一户农民赶着牛车拉着犁来到古城遗址内耕地。突然,犁铧被一块大石头给卡住了,他找来铁锹挖出挡住犁铧的大石头。他发现这块石头表面光滑平整,棱角清晰,上面还有文字。他感到这不是一般的石头,上边的文字一定与古城遗址有关,于是他把发现这块石头的事儿报告给镇文化站,文化站的有关人员看到这块石头后又向县文物管理所报告。县文管所来人后,确认这是一块残碑,马上将其运回县文管所内保管收藏。

  据介绍,这块残存碑为长方形,青石所制,石质细腻,碑高66厘米,宽36.7厘米,厚37.4厘米。残碑正面右侧为宽5厘米的缠枝卷草花纹带,花纹带左侧即为阴刻楷书碑文,目前能辨认出来的有62个字,即“……辽东之地为州者五十有四,而安州即其一也……俗阜视其地利,甲诸辽左,真一境之佳致也……并吞辽宋,一匡天下,封疆万里。夫以……取民之所归,惟归有仁之意……夸耀……”

  铁岭市博物馆得知四面城遗址出土残碑消息后,派出考古人员对残碑出土的地方进行了清理,他们挖了两条2米宽、10米长的探沟。在发掘过程中,发现了一些散碎的石碑残块和辽金时期的琉璃建筑材料,包括瓦当、滴水等,还发现了铁箭头、铁刀、头盔、铁甲片等军事武器及生活用具。

  周向永说:“发现的残碑已经讲清楚了,四面城是辽代的安州。”这是对以往根据史料做出的各种研究推测的一次匡正。据介绍,这块石碑刻制年代应该是在金吞并辽王朝之后。金统治者废掉了辽代的安州,在当地改置归仁县。

  1000年前的辽北耕田棋布,城郭相望

  “昌图的四面城遗址非常有特点。”铁岭市博物馆副馆长、研究员周向永不止一次这样对记者说。

  经过铁岭市各级政府,特别是文物保护部门的多年努力,如今四面城遗址已经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周向永说:“铁岭绝大多数遗址遗迹都属于辽金时期的,因此我们有个说法,称辽金是辽北历史上人类文明的第二次繁盛期。”

  这种繁盛可以从北宋使节出使辽国的吟咏中看出来。如北宋时期曾官至宰相的苏颂在辽道宗年间,也就是距今1000多年前出使辽国,留下了多首诗,其中《和仲巽奚山部落》写道:千里封疆蓟奚间,平时忘战马牛闲。居人处处营耕种,尽室穹车往复还。他的另一首诗《牛山道中》有:农夫耕凿遍奚疆,部落连上复枕岗。种粟一收饶地力,开门东向杂夷方。田畴高下如棋布,马牛纵横似谷量……

  诗中不仅介绍了契丹部族的风土人情,也为后人展现了一幅农田里农人、牛马耕种如织,契丹部落远近密布,契丹人游牧生活所居住的穹车来来往往的景象。

  周向永研究文物古迹的视野非常宽,对于一个时期的遗址遗迹不仅从具体文物着眼来判定文物所属年代,更从时代的特点入手,研究这一时期文物遗存受人文、气候、环境等诸多因素影响后所表现出来的时代特征。

  根据我国著名科学家竺可桢的研究,唐宋时期,中国进入了5000年以来的第三个温暖期,这一时期的平均气温较现在高出1℃至2℃。在辽代统治的200年间,越来越温暖的气候给辽北的生产生活带来极大的方便,契丹人大力发展农牧业和手工业,兴建城市和交通。昔日异常荒凉的辽北地区,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如诗歌所描写的耕田棋布、城郭相望、道路纵横的景象。

  在考古发掘时,周向永也非常留意这点:在很多辽代的城池遗址,如四面城遗址,没有发现更久远的人类活动痕迹。

  耶律留哥大败金兵,从此辽北安宁

  周向永说:“从《辽史》所载看,安州最初设刺史,后来经历团练使,一度升至防御使。”《辽史》的这类记述,可以反映出安州的最高长官职位在升级,对应了安州地位的重要性在不断地提升。

  然而此后,在《金史》当中,改置为归仁县的这座古城在史册中沉寂下来,直到金朝末年,这里经历了一场几十万人往来冲杀的战争洗礼,引出辽北地区在历史上活跃过的一位重要人物——耶律留哥。

  《元史》专门为耶律留哥立了传,在推翻金朝末期的腐败统治过程中,这位契丹人起了特别重要的作用。

  据介绍,耶律留哥曾担任金王朝的北边千户。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诸部不断发展壮大的时候,金王朝的统治者害怕了。为防范契丹人叛金投蒙古,金朝统治者下令两户女真人夹居一户契丹人,以此防范他们。

  耶律留哥见此情景,感觉不妙,乘金兵调防的机会,于金王朝崇庆元年,即公元1212年举兵反金。他后来与另一支起义军耶的合兵,拥众十余万,自立为都元帅,以耶的为副帅,史载“营帐百里,威震辽东”。

  这时成吉思汗派兵讨伐金朝,与耶律留哥的兵马相遇,就问他们:“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耶律留哥说:“我们是契丹军队,想要投奔你们,道路险远,人马疲惫,所以在这里驻扎。”

  蒙古军队统帅按陈那衍说:“我们奉命来征讨女真人,正好遇见你们,是老天安排好的吧。但是你们说要归顺我们,有什么凭证。”

  于是,耶律留哥把所部兵马在金山这个地方列队,杀了白马、白牛,登高向北,与按陈那衍折箭盟誓。

  按陈那衍说:“我回去就报告,请求把征伐辽东的重任托付给你。”

  此后,金王朝派了60万兵马,号称百万来攻打耶律留哥。他们公开悬赏,得到耶律留哥一两骨头,赏金一两,得到耶律留哥肉一两,赏银一两,世袭千户。耶律留哥担心打不过金兵,急忙报告成吉思汗。成吉思汗立即派兵增援,结果大败金兵。

  金王朝硬攻不成,派一个名叫青狗的使者前去用高官厚禄诱降耶律留哥,结果这个使者见耶律留哥兵强马壮,觉得人家根本不能投降,自己就留下来做了耶律留哥的属下。

  金朝皇帝大怒,于是又派蒲鲜万奴统领40万兵马攻打耶律留哥,这场大战就发生在归仁县北河上。

  周向永对四面城遗址周边环境进行过调查,在四面城遗址北面附近有两条河,一条是现今流经四面城遗址北墙外的红山河,另一条为距离稍远的二道河。从史料中没有讲到城池争抢情况看,他认为,这场双方几十万人参加的大战应该发生在四面城北稍远的二道河子附近。

  双方经过激战,结果“金兵大溃,万奴收散卒奔东京”,此后耶律留哥又一举击败金王朝左副元帅移剌都的十万兵马的进攻,随后开始进行反击,并一举攻占金的东京,也就是现在的辽阳,史载“尽有辽东州郡”。

  随着耶律留哥的势力不断强大,其属下纷纷拥戴他当皇帝,多次被他拒绝,他说:“我已经跟按陈那衍对天盟誓,愿意归顺大国,平定疆土。如果违背盟誓自己当了皇帝,那是违背天理,肯定会遭到报应。”此后,耶律留哥又追随成吉思汗平定周边部族,多次立功,受赐金虎符,被封为“辽王”。
 □本报记者/郭平文/摄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